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19 16:18:43  2133701
阿密·鬼丈夫
城人小说

在我小时候的某一夜,我在父母安排下,换上大红的裙挂,头戴红巾,懵懵懂懂地被牵到一个地方。

在那个,盖头下的我听见许多男男女女的声音,有我爸妈、奶奶,还有隔壁家黄伯伯,不过当中有一个人的声音非常尖锐,几乎盖过所有人的声音。

我知道这个人叫“媒婆”。妈妈在早些时候已嘱咐过我,不管媒婆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

当“礼成”两字落下后,我短短的手指也被套上一枚尺寸稍大的翡翠戒指。接着,我便被送回家了。

后来爸妈告诉我,那一夜的我嫁人了。这是村子里的一个习俗,老人们认为与阴间的人结婚,可得后者的保佑,而我那鬼丈夫是在十年前过世的,死时不过十八年华。

这场婚礼在我人生中仅留下淡淡的痕迹。随着年龄增长,我也开始淡忘这回事,然而我的颈上仍戴着用银链串着的翡翠戒指。

XXXXXX

小学六年级,学校举办激励营,地点就在学校后方的森林里。

激励营的其中一个环节是每一组依照校方提供的地图,到达营地终点。

途中,我竟然跟组员们走散。在我慌乱无措时,耳边响起一把幽幽的男子声音。

“别害怕,我会为你指路。”

“我好累,好渴。”

“再坚持一下,你很快就能够出去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在整个过程里,我都只能听到这把声音陪着我,却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但也因为有他一路指引我,我才能顺利找到出路,成功回到营地。

事后,所有人都在说,是山神显灵带我找到正确的路,就连我也这么以为。

XXXXXX

我升上中学后,几乎每一晚,我都会梦见自己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牵着手,两小无猜地坐在开满花的青翠草原上聊天。

“你长得真好看。”我说。

“嗯,谢谢你的赞美。”小伙子闻言,露齿笑说。

小伙子告诉我关于他童年的趣事,我也跟他分享我在学校的事情。小伙子静静地听,偶尔会用手指帮我梳理头发,明媚的阳光落在他手指上的翡翠戒指,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来,我认识了同校的一个男生,还和他交往了。

一晚,小伙子在梦里落寞地看著我。

“你怎么可以跟其他男生交往呢?”小伙子问我。

“为什么我不可以?”

“你忘了,你已经嫁人了?”

“那不过是一个习俗,何必放在心上呢?”我不以为意地说。

小伙子听了,默不作声。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都没有再梦见他了。

再后来,我和喜欢的男生发生了车祸意外。我被抛出车外,但奇迹的是,除了手骨折外,我一切无恙。反倒是那男生受了重伤,在医院躺了两个多月才出院。

“你还想跟他一起吗?”小伙子在梦里问道。

“当然。”

“那好好珍惜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吧!我会等你的。”

我根本就不把小伙子的话放在心上,没想到我17岁生日时,厄运降临到我身上,我竟然在运动时,猝死。

我站在角落处,看着自己僵硬的身体被送入太平间,而我什么都不能做。

“我终于等到你了。”小伙子在我身旁出现。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他是真实存在的。

“是你,对不对?”我红着眼瞪着他,萌生想掐死他的念头,可是我俩已入了阴间。

“生死天注定,即便不是我,你也过不了今天。”小伙子摇摇头说。

“为什么?我才17岁,这不公平。”

“世界本就不公平,可至少我们有彼此的陪伴。”

“为什么你不放过我?”

“自你盖上红巾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小伙子摸摸我的头发,“走吧!”

“去哪儿?”

“回家。我们的家人会将你与我合葬,那里就是我们的家。”他拉住我的手道,“记住,我叫霍启辰,是你的丈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