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5-31 16:00:00  2134223
工业4.0厂房的好伙伴,IPMA打造全自动未来!
开创 “金典之路” 企业大奖

IPMA团队齐心合力,同步迈向工业4.0。
IPMA团队齐心合力,同步迈向工业4.0。

从创业、成长到稳定发展,再从突破、求变到创意转型,IPMA经过30年岁月洗涤之后,今已形成一支信念坚定,韧力超强且可面向世界的工作团队,逾150人员的队伍正在为全球4.0工业厂房所需要的,全自动生成、包装、配送机械进行研发、设计、建构、安装之后,再给予专业且全面的售后服务。

王庆中三父子携手打天下,左起日升、庆中、日光。

IPMA的成功背后,蕴含孔子踏实诚执的儒家思想,又兼备老壮无为精深的道学精粹,一如创始人王庆中所言;“要先站在客户的位置,去想出一个可帮他们省时、省力、省工的方法,一切省下来后,就等于帮客户省钱了,我们也可以从中分享利益,这才叫双赢是吧?”

勤以耕耘,不要追问收成,结果就必有收成,这不就很孔子,也很老庄吗?

机械手推动工业4.0,IPMA设计的全自动生产和包装线,都要借助机械手完成任务。

纯朴的米都人,予人敦厚憨直的印象,要创一番大事业或得投向大都会,牢守米都总会让人感觉胸无大志,难成大事。

但是,深谙老壮哲学的人就懂得,胸中大志需要的不是大城市,而是实力和干劲。IPMA就是铁证;即使吉北日得拉如此偏僻的工业区,靠实力和干劲以及不畏前行的勇气,也可撑起一家掌握先进技术,可助各类厂房迈向工业4.0的机械领头羊。

IPMA,今日已属公认的国内企业机器设计的佼佼者,一直都在承接新加坡、菲律宾、台湾、中国、西班牙、印尼等厂房自动化工程,遗憾的是仍未受到国内业界青睐,甚至不知道IPMA早已扬名国际,且已成为东南亚工业4.0的重要发展伙伴。

“现在,我们转回吉打,再放眼北马正在高唱工业4.0,但是真正达致工业4.0目标,恐怕还真不容易,因为连最基本的厂房全自动化都还未成形,这块正是IPMA的专长,我想也是时侯回归北马,再为北马工业4.0的征途作出一些努力和贡献了。

他一再强调,先去为客户思考,包括思考何谓工业4.0,再去思考帮助客户实现工业4.0的有效方案;“何谓工业4.0的基础建设?就是厂房全自动啊!这就是我们的方向,是我们理当设定的目标。”

王庆中(左二)全程监督工程,决不允许丁点错漏。

从未知到认识、了解进而掌握自动化生成、包装和配送功能,身处米都的这一佼佼者,其实就始于生产传统的米较机械,

今已是IPMA工业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的王庆中,至今都还会感慨自嘲;“行家都看不起亚罗士打人,他们不相信这个小地方有这样高的技术,不相信亚罗士打人有能力设计出全自动化的生产和包装机器。”

这一点也不夸张,就连亚罗士打人也未必知道,原来这里卧虎藏龙,这里有个IPMA已做好十足准备,也有绝对资格,走向国际,为工业4.0陪跑。

王庆中本身处事低调,但遇阻难却有过人的耐力;“凡事从零做起,都得先认真学习,遇难题不可轻言放弃,‘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就是一种智慧,你要懂了,你就赢了。”

他也曾经跌入谷底,甚至险些失去辛苦创建的工厂,但是从来没有放弃的念头,就因为如此才有了今天;“今天回头看两座厂房,以及遍及全球的客户群,这才明白今天拥有的,已是当年不敢苛求、不敢奢望的,专为东南亚先进工业厂房研发、设计、建构全自动化机械的团队。”

IPMA

工业1.0是蒸汽机时代,工业2.0是电气化时代,工业3.0是信息化时代,工业4.0则是利用信息化技术促进产业变革的时代,也就是智能化时代。

王庆中说,即使已经拥有所需要的知识和技术,但要走向真正的工业4.0,还得具备从零开始,从无到有的勇气,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突破零点,进而生成万事、万物进而创造无限可能性。

一直都在默默耕耘的IPMA,虽然今已生意遍布海内外,当他向大马投资发展局局长提及公司运作方式时,对方竟然对IPMA一无所知,更惊讶于亚罗士打也有能力设立可助推动工业4.0的机械制造厂。

IPMA

他还得向大马投资发展局的局长解释,IPMA1990年在日得拉立足,并在10年后增设IPMA2厂房,今日已是双厂房同步运作的规模,从电脑设计图、每个零件的装备,从构思、设计到生成,从原料打模到架构安装,堪称“一条龙”服务;“只要你想得到自动化方案,IPMA都可做到,IPMA的宗旨就是为商家度身定造他们所需要的全自动化生产线,甚至可直接延伸到包装出

货都没问题,IPMA能做到的就是迎合需求,为厂家打造独一无二的,专属的全自动化机械。”

促进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主要机构MIDA多次派员前往其工厂参观之后,已正式颁发官方认可状予IPMA。

今日,IPMA也因其卓越表现获领研发奖掖之后,与UPM(博特拉大學)和UNIMAP(玻璃市大學)携手合作进行米厂机械产品和感应器的研发工作,多年来也以大量资金资助这一领域的机械工程师课程学生研发产品。

玻璃市大学与IPMA配合研发感应器,工程系学生亲自到厂内参观学习。

不要因为被人笑,就真以为自己真的笨。

IPMA就是例子;过去是业界的笑话,今日已是楷模!

毕业于管理系的王庆中,一直以来对机器情有独钟,虽然只会以手绘草稿设计图,但他坚持投入自己兴趣的领域,开创自己的一片天。

当年刚从纽西兰毕业回国,他先投身米较行业,但时机不对,那个80年代是米较业最不景气的时候,很多业者因经营不当被逼脱售米较厂。雪上加霜的是,87年的金融风暴使得各领域都陷入难题。当时,他就认为应该做出革新和改变,才能走出困境,脱颖而出。

那时候,他提出米较业必须转型,唯有让传统运作改变成机械自动生成的米较,整个行业才有可能走出经济不景,进而闯出另一个天地来。当年他提出这样的见解时,米较同业都只回他一句:“笑(福建音,可意译为傻瓜、笨蛋)的。”

万没料到,当时被视为“笑的”(傻瓜或笨蛋)王庆中,却是今天米较业全自动机械生成的领头羊,且已走向更多元领域,以积极开发各类工业厂房机械业务,且已朝全自动化工业4.0终极目标挻进。

永不言倦,取代人力的机械手。

“我不允许我的产品,被人当废物晾在一旁。”

这是王庆中从一名日本公司高层巡视工厂时,对方一句话留下深刻印象。他也不希望为了赚钱,公司所设计的机器不宜,导致顾客必须放在一旁,无用武之地。

公司精心设计的机器,都必须物尽其用,除非已耗尽功能,或已用到理当淘汰的时候,否则就不要因为不适合用,而被丢弃在一旁;“生意当然是为了赚钱,但也必须是良心钱,最重要是给顾客最好的,这才是最赚钱的方式,我们不希望做出不理想、不适合,结果客户埋单之后弃置一旁等同浪费的产品。”

一个符合客户要求的设计,同样的成品取用不同材料,价格可就会有十万至廿万令吉差异,不合理省钱,肯定会生成劣质品,要达到预期效果以保证品质,就必须提供最合理、最适合、最好效果的设计,更重要也最关键的就是售后及维修服务;“从一开始,你就必须为客户著想,要确保收货之后,不会面对未来不堪负苛的维修成本,只要你做到品质和售后皆合理,维修成本也相宜,你就肯定赢得客户的心,这等成就感真不是外人所能体会的。”

这是王庆中选择与客户建立信任的方式,宁可少赚钱,也不让客户去花冤枉钱。

这才是长远经商的秘诀,若为了贪一时的盈利,这样的经商态度是走不远,也走不久的。

MIDA官員視察IPMA研發的機械產品後發認可狀。

越先进,越讲究科艺技术的行业,就越需要人才支撑。王庆中承认,在吉打,人才是难题,年轻人毕业后都外流,他们都不愿意回到这小地方,担心妨碍未来发展空间。

庆幸的是,他的两名儿子,王日光及王日升毕业后,都选择留在家乡支援父亲的大事业,他们注入的新概念,也成了IPMA创新的动力泉源。有了这两名左右手,IPMA简直如虎添翼,父子三人就天天沉浸在全自动机械的探讨、研发和生成的狂热中,堪称父子三人都已全心投入,都在努力锁研、创造工业4.0的奇迹。

然而,走得太前端,也会很寂寞,尤其论及工业4.0技术,很多商家都还处于摸索阶段,即便已做好准备的IPMA,在迈向工业4.0的路上,也要面对不可预知,等著面对的挑战。

他们不怕,因为自动化是未来趋势,减人工可省大笔开资,又可保证质与量的同步提升,这在工商界人人皆懂;工业4.0追的是速度,面对未来市场,今日不增值,明日就被淘汰了。

“这就是电子时代的压力,以前我们5年才设计一台新机,现在每年都要设计一、两个产品。”

王庆中本身是个重视社会责任的企业家,也曾担任吉华校友会主席和吉华H校董事长等,吉华H校全体师生就曾组团进入IPMA工厂参观学习,以让学生了解制造机械的过程以及自动化机械与未来工业4.0之间的关系。

经商经验再丰富,也难免会面对生意纠纷,王庆中当年也曾因为一场与股东的官司,日夜专研法律,成了半个律师。

这场官司缠身至少5年时间,在那期间,他几乎每天埋头苦读法律,返家客厅都被白纸黑字覆盖,是最低潮且黑暗的时刻,也是人生转泪点。因此这一场官司,他细读法律条例,现已精通法律,商场上不会再让自己重蹈覆辙。

这就是人生,充满挑战,每一个挑战都不是偶然的,而是让你从中收获一些经验,让你再去面对任何问题时,都可从容应付和解决。现在的他更强大,不再提心吊胆,官司解决后,他就大拳脚,终有今日成就。

王庆中经常周游列国,服务客户兼汲取新知。

IPMA生成的机器,都会在日得拉架设测试,确保无暇之后才运出海外组装,因此他必须亲赴海外工厂,监督安装机器和教导当地技术代理妥善操作。从日得拉生成到海外厂房安装,每一步骤都要跟时间赛跑,一旦签约,就必须准时交货,否则就得罚款。

行规就是压力,即使技术上没问题,也抵不过人力和时间上的延误,每个步骤因此都必须精准拿捏,务求时间到就交货。

虽然中国同类产品价格较低廉,但客户也有不同层次的要求,IPMA依据的是客户需求,量身设计和调整的特殊服务,倒是不可替代的。

在国内尤其北马,自动化机械迄今仍处新兴行业,IPMA也是其中一个处于尝试阶段的观望者,但是引领IPMA开疆辟土的王庆中,早已走出米较业,早已迈向更多领域,早已在做不一样的全自动机械产品了。

作者 : 陈绍安、黄惠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3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