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1 06:47:00  2134263
张晋玮.不分种族是否妙想天开?
微观时事

对于马大毕业典礼举牌风波,华人大体上有三种看法,一者,力挺大学生;二者支持他提出的诉求,但不赞同他提出诉求的方式;三者,则是担忧华人挺华人学生,巫裔挺巫裔校长,最终导致种族纠纷。

很多时候,华人的心情是矛盾的,当华人不认同友族的做法时,人们一方面希望有人为他们发声,另一方面又顾虑到会否激怒他族。华人希望让中华文化发扬光大,但又怕锋芒太露,被标签为不融入大马社会。

对于新马来西亚,许多人有一个憧憬,希望看到人民不分各族,不分宗教,团结一致。这是一个崇高的理想,但它有很多实际的难题,其中一个就是人以群分是天性。科学家做过一个实验,他们观察3岁小孩的脑部,发现他们看到同族的脸孔时,其反应与看见其他族群脸孔时截然不同,换言之,人们很可能从3岁起就开始区分“我族”与“他族”的观念。

人以群分是自然定律,它也是政治现实。英国曾被称为日不落帝国,它的殖民地遍布全球。它以区区4万人就能统治人口超过两亿的印度,靠的就是卓越的分而治之手段。在大马,政党利用种族和宗教主义分化人民以捞取选票,已是家常便饭。

人以群分是政治现实,也是社会问题的根源,它导致人民被分化,当年善于分而治之的英国人,如今也深受其害。在脱欧事件上,北爱人与英国人持不同的立场,前者要与爱尔兰共和国维持一个“软边界”,后者要与欧洲人划清界线。英国人要脱欧,苏格兰人要留欧,英脱欧后,苏格兰会否卷起脱英浪潮还是一个未知数。对于提升国人的归属感,前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自认英国做得不如美国好。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国内有4700万名外来移民,他们来自140个国家。前总统威尔逊(Woodrow Wilson)曾自豪地说美国人没有个别的族群,若有人把自己归纳为某个族群或群体,那他尚未成为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威尔逊与许多大马人有着同一个憧憬,即国人不分种族、宗教、文化、背景等,彻底地融入这一个国家。

但《Politcal Tribes》一书里提到,在当时的美国,亚裔在加州被限制不能买房,美国有非白人不能就读的学校,黑人遭不公平甚至暴力的对待。到了今时今日,“黑命贵运动”(Black Lives Matter)还在为黑人争取公平的权利,电影奥斯卡奖被批评偏向于白人,即使是思想前卫的美国,它至今仍然无法摆脱人以群分的宿命。

人以群分的存在难以被否定,但它的方式却有很多种。除了用种族和宗教,人们可以用理念、性别、经济条件等不同的元素进行区分。理念可以分成左派和右派,东方思想和西方思维,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性别分男、女、两者之间或不确定;经济条件分B40、M40、T20群。你我可能在种族议题上意见分歧,但我俩可能同样偏向资本主义。

多年以来,马来西亚强调人民应该不分宗教与种族,但人以群分是自然定律。或许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个国家可以有不同的群组,关键其实在于人们能否学会异中求同。回到马大毕业典礼举牌风波,如果华人挺华人学生,巫裔挺巫裔校长,此事并无不妥,关键在于大家能否异中求同,寻找适合双方的解决方案。

一个国家可以允许人民以不同的群组区分,但不可以纵容任何一个群体霸凌其他群组。每一个群组可以为自己争取利益,但不能歧视其他群组。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要在每一个国家议题上,要求人民不分种族做考量,此事难如登天;但至少,政府应该做到公平对待各族,对种族歧视零容忍,人民则需学会互相尊重,异中求同。

作者 : 张晋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