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2 11:54:02  2135035
女佣律师“闹双胞”·庭上出现另一名代表律师
即时国内


希尔薇

(怡保22 日讯)指控遭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性侵的印尼女佣,代表律师今日“闹双胞”,原本女佣母亲委托嘉比尔和吉拉德出任女儿的旁听律师,以及古巴灿星代表女佣和其母亲,但今日出现另一名女佣代表律师希尔薇。

印尼驻马大使馆领事事务一等秘书萨巴迪安指出,女佣本身决定委任律师,因此大使馆给予支持,委任了魏顺成律师楼(希尔薇所属律师楼),而女佣母亲要委任律师是母亲的事。

询及女佣阿旺的情况,他指出,他们正尝试恢复女佣的心理,因为创伤发生了。

他透露,女佣依然害怕见任何人,不想见除了妈妈以外的人,但她母亲坚持只能在律师陪同下和女儿见面。

“我刚才也为女佣母亲打开机会,告诉她女佣将会致电给我,以便和她讲话,但她拒绝了,并一直说:‘请和我的律师说’,我不知道她的用意是什么。”

询及嘉比尔及吉拉德指无法见到阿旺,他表示这是不正确的,大使馆一直都开放这个机会,但大使馆的优先考量是保护阿旺,没有其他任何别的考虑。

询及阿旺的期望,萨巴迪安表示:“那起事件肯定会一直被她记起,我没有说任何名字。她依然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留有创伤。”

女佣母亲委任律师将申请见女儿

女佣妈妈委任代表女佣的旁听律师嘉比尔指出,他们将在本周内向高庭申请庭令,以允许他、吉拉德、古巴灿星和女佣妈妈一同和女佣见面。

他指出,总检查署拒绝他们与女佣母亲一同会见女佣的申请,而他们也收到一封来自魏顺成律师楼的信,指女佣要和妈妈通过视讯方式交谈。

“我们不接受,因为或许会有人坐在女佣旁边指导或影响她说的东西。”

他披露,女佣妈妈到目前为止只见过女儿一面,仅20分钟,而就在女佣要告诉母亲一些东西时,大使馆的官员就“护送”女佣和其母亲离开大使馆。

“母亲不能自由地和女儿会面,律师也在毫无理由下被拒绝见自己的客户。”

他指出,他们也不知道大使馆方面协助委任别的律师来代表女佣,除非他们有机会与女佣见面,得到她的同意(委任出任代表律师);目前女佣母亲已经给予同意让他们出任女佣的代表律师,他们会进行一切尽可能的努力以和女佣见面。

倪可汉:女佣母亲认为女儿不情愿下被“扣留”
行动党霹雳州顾问兼霹雳州议长拿督倪可汉表示,女佣的母亲和律师不被允许到安全屋见女佣让人觉得很奇怪,女佣的母亲认为其女儿根本是在不情愿下被“扣留”。

“在法律下人人都有人身自由,更何况女佣已经是23岁的成人,阻拦她(见母亲和律师)是不恰当也是犯法的事,(总检察署)要保护是另一回事,但现在女佣根本是在不情愿下被‘扣留’。”

他要求总检察署和主控官展现透明度,维护真理和公义也是他们的责任,如今也不是控方和辩方争执的时候。

他表示,现在女佣检验报告显示女佣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杨祖强的DNA和精液,这表示“No touch”(没有接触),他要求主控官重新考虑撤销这宗案件。

他指出,主控官要求女佣通过视讯审讯的做法,也是不能被接受的。

“加上之前我去报案说一个华人和印度人给钱和拿枪威胁载女佣去报警的人这个事情,主控官也有责任调查好才做判断和决定。”

杨祖强律师团:
拉泽巴、梁卓经、法汉、倪福齐

女佣律师团:
希尔薇、古巴灿星、吉拉德、旁听律师嘉比尔

副检察司团队:
阿兹哈、艾诺瓦达、阿迪娜

印尼驻马大使馆领事事务一等秘书萨巴迪安

吉拉德
女佣及女佣母亲代表律师古巴灿星
嘉比尔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