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3 07:00:00  2135160
果子狸午后/卓彤恩(居林)
星云

近来发觉室内就有一股莫名的班兰叶香,外面打着响雷。不久才发现原来梁上住着果子狸,这只英文名为civet,马来语唤作musang pandan的小动物,身上散发异香。刚回家满一周的午后,家中无人,响雷下雨。

家里其实也不是无人,梁上不就有果子狸吗。播放着古尔德演奏的古灵精怪贝多芬钢琴奏鸣曲,他用巴洛克风格来演奏古典音乐乍听非常新奇。但,始终不是耐听的。古尔德的巴赫演奏堪称一绝,也许技无十全,贝多芬是他拿来实验的作品所以总有一股实验气息。

班兰味从我的卧室飘到了内厅,小家伙还真的把我家的梁间当自己家了。说起它的身世,它的老祖宗在华夏的神兽是有谱系的九尾狐。在古籍所曾翻过《路史》,里面记载的尽是上古稀奇事。神兽,谱系,三皇五帝,诸仙轶事在书中都不缺席。些许年前曾得一方印,刻印者把我的“彤”字刻得极似小狐狸的毛绒尾巴。彤字三撇,三三得九,我也有只小狐狸在我身边了。

狐狸在西方寓言故事体系有只“列那狐”特别出名。列那狐一出,西方世界的狐狸都成了狡猾精明的代表,连儿童的动画片也喜欢把它的形象负面化。还记得小时候看的西班牙动画片,Dora the Explorer 就有一只特别令人讨厌的狐狸。搞得小时候爱看动画片的我总是讨厌狐狸这个动物。加之小时候,还常听幼儿园的老师说狐狸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故事,就对它好感全无了。

再大一点,就常听到人家说猫屎咖啡。年少总是无知的,同班同学去峇厘岛说自己喝了很香的猫屎咖啡。我还真的以为他们喝的是猫屎掺咖啡煮的咖啡。一杯还要好几十块美金,简直莫名其妙。脑子满满的恶心画面,令我看到咖啡都会胸闷起来。

后来才知道它的正确名字是Civet coffee, 就是果子狸吃了咖啡豆然后排遗出来的咖啡豆,洗干净后才供人饮用。本来是当地土人的佳饮,后来却被我们这些莫名其妙的游客弄得人家只好商业化。果子狸都被圈养起来,永无止境地一直吃着咖啡豆,排遗着人们要消耗的咖啡豆。想来还真的是悲哀极了。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永无止境地吃豆子,过着非物的生命,畜生也没了自由。人们顾着杯中的贵价咖啡,时髦的谈资。仿佛喝了一杯Civet coffee就是咖啡达人。人类就是那么肤浅的生物,虽然我们的脑袋是其他物种不能比拟的,但自以为是总是我们的强项。就像小时候我们总是自以为是地觉得狐狸就是代表狡猾的生物。

狐狸等于狡猾,其实就是符号学的一种表现。罗兰·巴特这行人就是研究这种符号是如何产生的。他们负责刨根问底,告诉我们不该止于狐狸就是狡猾的本身,要知道为什么狐狸会成为狡猾的化身。这个看似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却是人类的思考能力进步的体现。

后来读《聊斋志异》,里面的狐仙狐妖总是那么的多情善感。总是所托非人,豆蔻年华读到这些文字不禁会与她们一起同悲同喜。负心的读书人,没脑的士子,穷困的书生,在故事里与各路狐族接触。喜剧收场的微乎其微,狐仙把自己搭进去的故事却很多。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对狐狸的印象不再止于狡猾精明。她们一样对爱有追求,对生命有向往,对家庭有美好的寄托。却如山鬼中一般“思公子兮徒离忧”,那些士子终究还是薄情寡义。那时的我,心里恨透了那些登科子,暗忖世间情义岂可如此凉薄?难道他们忘记于微时与狐仙狐妖们相濡以沫的情谊吗?

读庄子的〈天下〉篇方知,“相濡以沫”的下一句便是“不如相忘于江湖”。想来不禁令人唏嘘不已。男女之情应该长什么样子才不会有相忘江湖的一日?如今想来,此题该是千古难题吧?巧如沈复妻芸娘与夫君同心同德,也最后困于持家无法,后来得病早夭,无法见自己的儿女长成。现在的人老是骂小三狐狸精,小三们也自知是狐狸精。然而跟聊斋里的狐仙比肝肠寸断时,也许不及她们的十分一?

午后的雷阵雨停了,三伏天的热气在雨水刷开后全都散去。小家伙从梁上大胆地跑到我家花园晒太阳。它应该不会知道我在家吧?小家伙,姐姐并不讨厌你,因为你真的很香,只要你不要乱乱排遗就好啦。

作者 : 卓彤恩(居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