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2 17:53:45  2135317
约2千海内外嘉宾见证·日皇登基大典神圣隆重
天下事

德仁天皇身穿“黄栌染御袍,登上宝座“高御座”,发表讲话,他立誓贴近国民。雅子则在一旁的“御帐台”。在场官员随后一同高喊“万岁”。(图:法新社)

(东京22日讯)日皇德仁登基大典“即位礼正殿之仪”周二下午1时(大马时间12时)在皇宫正殿举行,德仁天皇登上宝座“高御座”,发表讲话。他称“立誓在始终祈愿国民幸福和世界和平,贴近国民的同时,遵循《宪法》,作为日本国与日本国民统合的象征履行职责”。

海内外约2000人出席仪式

包括174国代表及联合国、欧盟(EU)代表在内,日本海内外约有2000人出席仪式。仪式大致安静地进行,只有敲锣和鼓声。

德仁夫妇下午1时将在皇宫正殿“松之间”举行约半小时的“即位礼正殿之仪”。身穿“黄栌染御袍”的天皇登上“高御座”,身穿“十二单”的皇后将登上一旁的“御帐台”。

日皇宣示时说:“根据日本宪法及皇室典范特例法的规定,我继承了皇位。现在在此地举行即位礼正殿之仪,向海内外宣示即位。”

德仁称,盼人民以睿智及不懈的努力,让日本得以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以对国际社会的友好与和平以及人类的福祉与繁荣做出贡献。

安倍宣读贺词喊3声万岁

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站在日皇德仁面前宣读贺词,表示聆听方才日皇所言,深深感受到日皇的心意,同时再度心生对日皇的敬爱之念。

安倍致词完毕后,面对日皇德仁举双手大呼3声“万岁”。之后,皇居外苑的北之丸公园内的自卫队施放21响礼炮。皇宫庭院竖立多支旗帜,包括刺绣着安倍挥毫写着“万岁”两字的万岁幡。

据报,在仪式上,侍从呈上被视为皇位象征的3种神器中的剑和玺(勾玉),以侍从为首,宫内厅的官员和职员将全部身着古装。在宫殿的中庭,将排列着幡旗,被称作“威仪物”的太刀和弓也将登场。犹如平安时代的画卷所描绘的场景。

皇室上午举行“即位礼当日贤所大前之仪”。德仁向祭祀在皇居“贤所”内被视为日本天皇祖先的天照大神“汇报”当天举行即位典礼事宜。德仁身着被称之为“帛御袍”的纯白束带在长廊上缓步向前,侍从们双手托举从历代天皇所传承而来的“剑”和“曲玉”一并缓慢前行。(图:法新社)

时隔30年再举行“即位礼”

这是时隔30年日本伴随天皇更迭再举行“即位礼”。但天公不作美,因“浣熊”台风逼近日本,一早便下起大雨。

德仁和雅子先于上午9时(大马时间上午8时)在皇宫宫中三殿举行“即位礼当日贤所大前之仪”、“皇灵殿神殿奉告之仪”,净身向皇室祖先和神明报告即位之事。

在“即位礼当日贤所大前之仪”时,德仁和雅子分别穿着白色的束带“帛御袍”和白色的十二单“帛御服”,这也是自平安时代初期起至今,天皇家祭祀时穿的服装。

穿着白色的十二单“帛御服”的雅子离开宫中三殿。(图:法新社)

政府动员2万6千警力维安

日本政府这次动员了2万6千警力,皇宫周边、皇族车队经过的沿路警备森严,警察们穿着雨衣冒雨执勤,路旁的民众则穿雨衣、打着伞等待皇室车队经过。

皇宫大门前也聚集了一些民众。51岁白川知子向法新社说,德仁年轻和具有卓越领导活力,她希望他会支持持续面临灾害和刮风的人民。25岁的铃木良雅则说:“如果新天皇能与前天皇一样仁慈和亲民将非常棒。”

天皇游行推迟至11月10日

日本政府为了庆祝德仁登基,将周二订为仅限今年的国定假日。原本预定举行天皇夫妇乘坐敞篷车巡游的“祝贺御列之仪”,但是为了应对“海贝思”

台风的灾后重建工作,决定将该仪式推迟至11月10日举行。

有民众表示,“本来想看天皇游行,虽然因风灾改到11月10日举行,但仍想利用假日来一睹天皇的风采。”

晚间还将在宫殿举行祝贺宴“飨宴之仪”。这场即位仪式虽然简化,但也花费160亿8500万日圆(约6.2亿令吉)日媒报道,伴随着5月1日天皇即位而开始的一系列仪式将持续到11月的“大尝祭”和2020年4月的“立皇嗣之仪”。

德仁胞弟秋筿宫文仁亲王大妇率领真子公主、次女佳子公主等成年皇室成员进入皇居,出席仪式。由于未成年皇室成员不会出席仪式,因此爱子公主将无法亲眼看见父亲登基。此外,已从公务退休的上皇明仁和上皇后美智子也不出席。(图:法新社)

难得一见
服饰宝座神器吸睛

在神圣和隆重的日皇“即位礼正殿之仪”上,一般难看到的服饰,精致的宝座和神器都亮相。

周二上午,德仁与雅子在皇居内的宫中三殿(贤所、皇灵殿及神殿的总称)举行仪式,德仁穿着纯白的“帛御袍”;雅子也穿着纯白的“十二单”传统服饰,发型采用平安时代贵族女性“大垂发”。

而在下午登场的“即位礼正殿之仪”上,德仁穿着从日本平安时代开始的日皇服装“黄栌染御袍”(黄袍);雅子则穿着白色、黄绿色、淡紫色及红色交叠的“十二单”。据悉,“十二件单衣”古礼服源自于平安时代,是贵族最正式的服饰,常人一般不曾看过。

德仁登上“高御座”,向海内外宣示即位。皇后雅子则登上一旁的“御帐台”。高御座是日皇即位时使用的宝座,现存在的高御座是配合1915年日皇嘉仁(年号大正)即位时制作,一般保存在京都。高御座没有使用钉子,均用榫卯结构接合,黑漆底座上围绕着朱漆高栏,八角形地板上竖有8根圆柱支撑起宝座大顶。

日本在本次即位礼开始之前,宝座被拆分成将近3千个部份,于2018年9月用卡车运送到了东京的皇居,由专业人士对其进行了重新刷漆等修缮工作。

3神器代代相传

高御座左右有平台,将放置历代日皇相传的剑与玺、公务使用的御玺及国玺。日皇代代相传的神器有三,分别是八咫镜、草薙剑及八卢琼勾玉(曲玉),被称为镜、剑、玺。

到了晚上7时20分起在皇居宫殿举行的“飨宴之仪”,德仁将穿着燕尾服,并戴上日本最高等的“大勋位菊花章颈饰”勋章;雅子则会穿着长礼服,并配戴从上皇后美智子承继的皇冠头饰及勋章。

曾在国外生活谙数种语言
德仁雅子更具亲和力

日皇德仁和皇后雅子在5月即位后,让世界上最古老王室之一的日本有了更多的亲和力,接触外国访客时以英语交谈,甚至在公共场合开怀地与孩子大笑,并逗弄狗儿。

两人是日本首对拥有大学学历的皇室夫妇,并懂得数种语言,还有在国外生活的经验,包括德仁天皇甚至在英国求学时自己洗衣。

两人在继位半年后,看起来实现了让日本皇室更国际化及更亲近一般老百姓的期望。这半年来,他们做出了令许多日本民众惊喜之举。此前许多日本人都担心两人无法继承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步伐,履行皇室的任务,尤其是雅子皇后,因多年来患上皇室声称的“适应障碍”,鲜少公开露面。

但名古屋大学历史学副教授河西秀哉表示,虽然明仁天皇夫妇看起来已很亲民了,但如今德仁夫妇有过之而无不及,并称他们在很多方面都很适应现在的令和时代,譬如有照片拍到德仁用智能手机。

夫妇用英语和特朗普闲聊

德仁夫妇在国外生活过的痕迹,在接触外国访客时,也明显地显现出来,如他们在即位不久后设宴招待来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时,两人与特朗普夫妇闲聊后,德仁最终才跟随外交礼节让翻译员介入翻译。

河西指出,明仁夫妇也能说英语,但却没有德仁夫妇表现得那么自然,这归功于两人曾在外国生活。

此外,德仁曾在海外时与公众自拍,而在日本,新天皇夫妇还在一次访问一个狗儿之家时,与孩子们笑开了怀,并逗弄狗儿。河西表示,两人相对年轻是他们的魅力所在,而这是难以在上一任天皇夫妇身上想像得到的。

雅子公共职责表现改善

庆应义塾大学皇室专家教授笠原英彦指出,雅子在其公共职责上的表现已有所改善,并参加了不同的活动。

笠原指出,雅子皇后如今会见外国代表,令她恢复了信心,对话量大增,反而有助于她减轻压力,更帮到了她的复原。

皇家仪式用公帑被指违宪

对于日本皇室而言,民间反君主制情绪是几乎不存在的。不过,有人却对包括周二的“即位礼正殿之仪”及11月的“大尝祭”两个具有高度象征性的皇家仪式的花费却罕有地出现了异议。

违政治宗教分离原则

批评者指出,这两个仪式实际上是宗教仪式,而为两者拨出公款是违反了宪法中的“国家与宗教分离”原则。

一个主要的基督教新教组织“日本基督教团”今年较早时发表声明说:“大尝祭只不过是一个神道仪式。”

它补充,为其拨出公款是“违反了政治与宗教分离的原则......也侵犯了信仰自由。”

这课题触及了日本天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角色的敏感历史。

战败后有人促废皇室

根据日本战时宪法,天皇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是陆军及海军的最高统帅,也被推崇为日军在亚洲各地战场作战的推动力。

日本战败后,一些人认为皇室应完全废除,但美国为首的盟军剥夺了天皇的政治权力,并在新编的宪法中赋予他有限的角色,仅成为国家象征。

据报,日本宪法规定,“国家......应该避免进行宗教教育或其他任何宗教活动”。批评者指出,若政府为今年的皇家仪式拨出公帑,将违反这项条规。

文仁支持异议者

这项异议不仅是在基督教群体中出现。自去年起,有300名包括了佛教僧侣和大学教授的起诉人也针对政府为有关仪式拨款的计划提出诉讼。而令人意外的是,这些批评者竟获得皇储文仁的支持。

日本政府早前表示,有关宗教仪式是“公共活动”,因此有资格获得拨款。

据报,所有与即位大典相关仪式的费用达160亿日圆(约6亿令吉),因此不会是区区小数。

日本政府为这些活动拨出了约6400万美元(约2.6亿令吉)的内阁资金,而其余的则由宫内厅(本身也是由纳税人金钱支付)、警察厅、外务省及防卫省分摊。

针对有关开支的几项诉讼在法院持续进行者,但没有一宗具有胜诉机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