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3 08:20:00  2135353
达祖丁.大学和学术界失去尊严
冷眼横眉

名誉扫地的国家教授理事会,支持马大(大马顶尖大学)扣押一名在毕业典礼上抗议其校长发表种族言论学生的学位证书的举动,等于告诉大家大学和学术界,几乎完全丧失了尊严。

我说“几乎”是因为教授理事会在上届选举中,没获得过半支持。当我看到有学生(我猜是马来人)要求撤销2名华裔学生的学位时,我对这样无知和愚蠢的请求,微笑以对。

终究,这些人只是马来毕业生,我几乎一生人都遇到这样的毕业生。我完全知道他们的优缺点,特别是弱点。但是,当“名誉扫地的教授理事会(the Council of Discredited Professors)”给予全力支持时,情况就变得更加严重了。

我们看到4所公立大学的声明,但许多人认为是种族主义和毫无根据的言论。但最近,“名誉扫地的教授理事会”觉得马大校长言论,毫无错误或无种族主义。他们50位教授在加影会面后,得出这样的一致结论,并发表文告。

我的问题是,这50名教授是谁?来自哪所大学?

截至目前,我们知道4所大学是种族主义大学,其余的16所公立大学也是吗?如果这些教授来自其余的大学,一点也不奇怪。

27年在公立大学的经历,和在媒体上看到的特定学术话语,我在15年前就得到一个结论,之后写了一本名为《为何听校长的》书籍,并由时任槟州首长林冠英推介。

推出有关书籍后,我发觉到公立大学演讲的邀约越来越少,和担任与国家课题相关的政府委员会成员的邀请,同样减少。

尽管我出版过50本书和获得4个国家书籍奖,我提早退休后申请成为教授的请求,被3所公立大学拒绝。当我询问友人被拒理由时,答案是我争议性的写作,批评马来人、伊斯兰,罪中之罪是,我批评学术界。

我不得不放下要率领公立大学和学术界成为第一线斗士,带来政治经济改变,以建立新大马的梦想。

如今,我要在公民社会努力达成上述目标,并让学术界随时间流逝而腐烂。

至于是否要撤销或扣押2名学生学位证书的课题,我的看法如下。

首先,作为学者,在学术界最重要的角色,就是要确保学生能根据自己的学科选择,准时毕业。

我现任和过去的工程学院院长,都曾严谨地提醒学术职员,工作期间在办公室享有弹性,但要注意没有学生投诉教学质量、随时能咨询,及所有学生一定在要特定时间内毕业。

5年前,当我受委成为学生纪律局一员时,我确保任何学生的违规行为,一定要考量到对其学术成绩带来的影响。例如,如果学生被发现在考试中作弊,那么我将毫不犹豫当了该名学生,即便该科目是他或她毕业前,最后一个要考的科目。这是因为涉及他学术内容的质量。如果学生涉及肢体霸凌或导致他人受害的指控,我会毫不犹豫冻结其学籍,即便是他或她的最后一个学期。

不过如果学生已经完成他或她的最后一个学期,面对非考试作弊的指控,则我会建议以行为不当处理,给予一定数额的罚款。

重点是我们纪律局认真看待学生的毕业,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任何会阻止他们毕业的事情,因为这代表了父母的希望和学生本身的梦想。

让我非常生气的是,“名誉扫地的教授理事会”所发表的冷酷文告,让人误以为大学理事会非常强大,可以为所欲为!在这个不负责任的文告中,显而易见毫无尊严。

涉事学生的行为,若被视为道德或大学方面的违规行为,我会考虑以行为不当处理,处以罚款。

这学生已经完成学业,他没有通过作弊或贿赂获得学位,他仅是扰乱了2小时的仪式,和校长与大学的“声誉”。

现在,我来问普罗大众,撤销或扣押一个人的学位,否决他这4年的努力、金钱,公平吗?是以“玷污大学声誉”这类空虚理由,来破坏学生的未来前程。

哎呀,在我一半的学术生涯中,我也面临着同样的指责,因为我揭露了有关马来人、伊斯兰和学术界的真相。当一个大学更在乎自己的尊严,不理会学生的尊严或他未来的日子,则该大学无法得到任何道德或学术上的尊重。

如果一群教授也同意严厉纪律处分,那这群代表大学(由大马纳税人资助)的信誉差教授,不会获得我们尊重。

黄彦铬事件不仅让学生蒙羞,也让我们整个公立大学和学术界失去尊严。

我不知道,也不再关心了。写了20年已经足够了。无可救药。我够聪明,当我知道自己输了,就找其他事继续前进。

这次事件,是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英文版请點擊 The lost dignity of universities and academia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