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3 06:44:18  2135452
“争取10+6华小不曾缺席”·魏家祥5点回敬张念群
全国综合
1668PEC20191022211946007489.jpg
魏家祥在贴文出示巴西古当市议会于去年发给沈慕羽华小的批文(Kebenaran Merancang)。

(吉隆坡22日讯)在“10+6新建和搬迁华小”课题上,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今日以5点回敬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反驳,他说,10+6华小从争取到成功取得教育部的批文,然后再与董事部进行规划及呈上图测予地方议会,他都不曾缺席。

“请张念群不要用‘半桶水’的解释来忽悠华社。”

指张避重就轻大作文章

魏家祥今日在脸书贴文说,张念群避重就轻指5月2日没有国会上议院会议,所以大作文章。

他指出,他在之前的帖文已解释清清楚楚,他是依据一家华文报章的报道,注明该报道取自于5月2日张念群在上议院的声明。张念群确实于4月29日在国会上议院这么表示,报章只是押后5月2日刊登相关新闻。

“为何张副部长选择避而不答,是不是无法回应?我质问为何说好的2018年2000万令吉特别拨给10+6全新及搬迁华小的款项,只有3间是属于10+6的名单内,即1300万令吉给非“10+6”名单内的华小,做法耐人寻味。”

“我也想知道2019及2020年相同的2000万令吉特别拨款将会拨给哪几所新华小?这题目真的很难回答吗?若证实2018年至2020年总共6000万令吉供兴建全新及搬迁华小的拨款都无法各分配700万令吉给沈慕羽华小及郭鹤尧华小,那么希盟政府的立场就不言而喻了!”

沈慕羽华小校地早获批准

魏家祥说,张念群以沈慕羽华小与新廊华小仅距离2公里,故前者就必须先让路予后者。张念群是否知晓沈慕羽华小9.66亩的校地早在几年前获得州政府批准用为华小用途,新廊华小校地则去年才批准,而且土地税捐(land premium) 还未解决,为何徧徧要沈慕羽华小让路给新廊华小先建校舍?

“再者,当年在野的张念群也曾在2017年10月26日发表伟论,依据城乡规划局的《学校规划指南》,凡人口达3000至7500的新住宅区,就必须兴建小学,而且住家与学校的距离必须介于0.4至0.8公里之间或走路时间不超过10分钟,同时政府必须负责所有的建校费用。请问张念群妳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吗?换了位子换了脑袋?”

对于张念群说沈慕羽华小位于1313亩的新发展区,仅25%的土地已开发,他指出,这意味已有300多亩地已经发展,若以每亩土地兴建10间住宅,难道新住宅区人口还没达到3000至7500吗?

指控对2华小不公平

针对张念群说沈慕羽华小与郭鹤尧华小只进行动土仪式,其他的准证未获得批准,准备工作根本就是“零”,魏家祥说,这项指控对于沈慕羽华小和郭鹤尧华小董事部是非常严重和极度不公平。

他说,这两所新华小董事部已根据一切所需程序提出申请,做了应该准备的工作。

“我仅此出示巴西古当市议会于去年发给沈慕羽华小的批文(Kebenaran Merancang),以证明张念群撒谎。与此同时,郭鹤尧华小的董事部也已经在去年初呈交图测予新山市政局,市政局一站式委员会(OSC)也已经发出提早开启工程(early commencement)的批文。即使董事部在建校过程面对问题,难道身为副教长的张念群没有责任给予协助吗?”

质疑为何偏袒新廊华小

魏家祥也挑战张念群为何偏袒新廊华小,该校的图测是否已经获得巴西古当市议会批准,如果土地税捐未缴,图测是不可能呈上市议会一站式委员会并获得批准,土地拥有权未有定案,市议会基于什么发出建校批文?没有批文却于去年获得张副部长特别照顾并给予额外400万令吉建校拨款,合理吗?”

他说,在新廊华小动土礼上,柔州前大臣卡立已宣布州政府同意象征式征收1令土地税捐,发展商绿盛世集团高层还宣布将100%负责第一期建校的700万令吉费用,不知何故张念群还这么慷慨拨出400万令吉让发展商多兴建6间课室,这合理吗?

魏家祥说,绿盛世在希盟执政之后,献意在离郭鹤尧华小两公里的EkoFlora的发展区兴建一所华小,并资助50%费用,郭鹤尧华小的建校计划就出现了变化。

“如果到现在张念群还是无法在国会交代到底郭鹤尧华小的准证是否已被骑劫到EkoFlora,大家不觉得耐人寻味吗?既然教育部可以全资建培才华小和培民华小,为何不能全资建郭鹤尧华小呢?若发展商愿意出资在EkoFlora建一所新华小,那教育部绝对有权力多批准一所新华小,我们必定乐见其成。”

“若说发展商愿意资助及兴建华小,符合新政府的政策,我不明白为何张念群又搁置马星集团全资兴建沈慕羽华小的计划?”

对于张念群之前说,政府应全资兴建华小,现在却改说发展商出资建校是在帮政府省钱,魏家祥质问:“到底张念群觉得,兴建华小的费用,政府应不应该全资支付?”

“张念群自己说教育部将全资两所搬迁华小,即雪州蒲种培民华小及新山武吉英达培才华小,为什么偏偏独漏郭鹤尧华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