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4 07:58:00  2135941
宋明家.怯弱的公立大学教授
微隐于学

教授朋友们偶尔聚在一起,其中一个热门话题是:国内公立大学的教授和精英分子,太过怯弱,太过安静,太过被动,不敢吭声反抗“由上而下”的压制和欺辱。

你可以说这和“Biar mati anak, jangan mati adat”的全民思维(宁愿孩子死,风俗不可亡;包含了对长辈和领袖的礼俗、柔顺、盲从)有关。基于礼貌,教授们不敢反抗领导(噢,除了极小撮敢出声的精英,和已退休高官教授们;例:Mohd Tajuddin Mohd Rasdi、Marina Mahathir、Siti Kasim、Azmi Sharom、Gurdial Singh Nijar、G25成员们)。

但这可能只说对了一半。

套用“未来首相”安华的形容词,“马屁精”(penjilat)绝对适用于部分公立大学教授(见星洲日报10月16日报道)。

这些高喊为马来人斗争、随政客起舞、擦官爷鞋子的教授们,在国家面对律法不公、滥权、贪污和种种腐败课题时,却只会保持沉默,彻底的沉默。

例子很多,包括1MDB课题、《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罗马规约》,或跟随政客胡乱解读子虚乌有的所谓“社会契约”等等。

他们也没有为年轻学术人员树立良好学者模范,他们习惯于对执政党唯唯诺诺、屈服和讨好政府官员、盲从旧社会思维和规范。

拿最新例子来说,马大校长和首相马哈迪在马来人尊严大会发表偏执、歧视性言论,乃至引发毕业典礼举牌风波,至今都没有马大或其他大学教授,或学术人员集体表述,抗议校长和首相的言论和作法。

全部选择噤声,独善其身。

有的只是如国家教授理事会、马大行政与学术人员协会、马大普通员工职工会,发表“马屁”看法,甚至提呈备忘录给校长,力挺马大校长。

“Jangan mati adat”思维模式,似乎已经混淆公立大学精英们的批判性思维,以致于绝大多数现任教授们,不敢、不要、不想、也无能发声,点出并纠正攸关民生、教育、国家发展的诸多弊病。

又或许,几十年来“saya yang menurut perintah”、盲从愚忠的公务部门文化和信念(马哈迪在2018年末改为“saya yang menjalankan amanah”),不断驯养教授们屈服于政客的牵制,跟从政客的无良煽动,危害国家未来发展,甚至是国家团结。

重点是,“jangan mati adat”和“saya yang menurut perintah”这两种观念,绝不适合用在国家各个领域的教授、精英智囊们。

若然,那不叫智囊,而是窝囊。

正因为教授精英们比一般民众多读几本书(知识渊博),比一般民众多几个学术头衔(相对较高的社会地位),比一般民众见多识广(和国外学者有诸多交流),意识形态比一般人进步(到过许多先进国游学),头脑比一般民众精明开通(要不怎么当教授),比一般民众多几分幸运(使用国家和纳税人的种种资源,尤其被政府保送出国留学的),比一般民众更拥有这些(能引领国家进步)的前瞻性条件和特质 -- 那么,为病态国家诊断,为弱势人民抱不平,为无辜学子的问题教育发声,就是教授们的责任。

坐上教授这个位子,戴着学者这顶桂冠,绝不能只持有“揾两餐”、上班式的敷衍工作态度。

如果连精英教授们也习惯屈服于旧有思维和规范,当国家需要他们的时候,不勇于担当,却事事退让,事事沉默以对,不敢奋起引领民众思维,反抗荒谬,那这个国家。绝对。真的。注定。必然。完全。肯定。没有希望。

教授们,舍我其谁?

过去几年里曾就多项教育相关议题,在中英媒体批判政府和公立大学政策;有华裔教授朋友两次善意私下劝告:不要得罪“那些人”、不该使用真名。

或许,教授们都忙着收集(或挂名)论文,以提高论文产量,忙着升正教授;任何升职以外、攸关国家未来、下一代的事,都不关爹娘的事了?

偶然读到以下这首诗,很是热血欢喜,愿和所有“怯弱的大学教授们”共勉之:

Menahan fikiran aku tak mungkin / Menumpul kalam aku tak kuasa

我不可能战战兢兢,审视内心每一丝想法,也不能怯弱的放弃我手上秃笔;

Merdeka berfikir gagah perkasa / Berani menyebut yang aku yakin

我无惧于让思想自由翱翔,也勇于表达我的内心思维。

Celalah saya makilah saya / Akan ku sambut bertahan hati

对于侮辱我、诽谤我的人,我报以无限的忍耐和毅力;

Ada yang suka ada yang benci / Hiasan hidup di alam maya

有人喜欢我,也有人讨厌我,都是虚幻世界里的,生命花絮。

(摘译自:印尼已故文学家Haji Abdul Malik Karim Amrullah的诗《Nikmat Hidup》最后两节。)

作者 : 宋明家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