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4 11:43:57  2135961
黄家贤.媒体也需显著马来社会好消息?
花城


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发文告指,2020年财政预算案对华社是好消息,只是这项好消息被传媒刻意淡化了。

根据行动党的理念,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都是马来西亚人。不管是华人社会、印裔社会,还是马来社会,行动党都有义务给予援助,公平对待每一个民族。

行动党的斗争目标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秘书长林冠英说他是马来西亚人,不是华人,若传媒真的淡化了华社的好消息,行动党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根据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的数据,2020年财政预算案,华教拨款比前朝增加了6700万令吉;传媒,特别是中文媒体却选择报忧不报喜,更不能被接受的是,传媒转移了重点,刻意强化报道拉曼100万令吉的拨款。

拉曼是一所已走过半个世纪的民办大学院校,由马华创办,得到华社支持,并造就了成千上万的华裔子弟。

华社和拉曼血浓于水,唇齿相依,不是说要切割就切割的。

在国阵年代,政府从不少给拉曼行政拨款,最高6000万令吉,最低也有3000万令吉。

去年,希盟政府给拉曼的发展拨款是550万令吉,今年更少,剩下100万令吉。

华社的理念是再穷也不能穷教育,3000万令吉,华社有能力筹得到,只是3000万令吉具有象征意义,那就是政府肯定华社对国家教育的贡献。

拉曼的100万令吉拨款,政治味浓,摆明是行动党要和敌对阵营马华对着干,财长还以100万令吉来羞辱拉曼师生和全体华社。

玛拉土著生是天之骄子,获得财长林冠英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才是马来社会的好消息!

我们无须和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的人员争论,让数字说话。

玛拉工艺大学从7.5亿万令吉增加到8.7亿万令吉,增加了1.2亿万令吉,一年的增加拨款可以充当拉曼4年的行政拨款。

你可以说,拨款给国立大学是政府的责任,但行动党的领袖不是经常强调一视同仁,公平对待各民族吗?为何政府要大力资助一所只招收土著生的国立大学?

林冠英还宣布拨款34亿9200万令吉给土著学生,土著人民信托机构旗下的教育机构获得13万亿令吉,5万名土著生瓜分20万亿令吉贷学金,还有土著教育领导基金,考取专业文凭课程,下专业文凭课程,每一项拨款都是上亿令吉的。

政府每年拨下天位数字的公家钱给土著生,玛拉当局有公告天下如何使用这笔款项吗?

或许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的人员会反驳说,拉曼是私立大学,不应享有政府拨款,然而,吉隆坡大学(UniKL)是玛拉属下的私立大学,为何这所大学可以获得3150万令吉的政府拨款,而拉曼却不能?

是不是大多数的拉曼生是华人,而UniKL的大多数学生是马来土著?

以上所述都是华社的坏消息,没有好消息可言。

林冠英不断提醒华社要感恩新政府,因为61所华文独中获得1500万令吉拨款。林财长知道吗?民办宗教学校和私人宗教学校获得2500万令吉,注册宗教私塾学校2500万令吉,总共5000万令吉,希盟政府用独中生的尊严去换取华社的好消息,叫华裔情何以堪!

至于华商中小型企业1亿令吉的贷款,若和土著企业家14亿4500万令吉的拨款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从字眼来推敲,贷款是要摊还的;拨款需要还的吗?我们不是很清楚,有劳林冠英说明一下。

80%的国家税务是我们的族群交的,90%的钱却用在别人身上,这是华社心中永远的痛。

2020年财政预算案公布后,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要媒体刻意强化华社的好消息,如此一来,媒体是不是也要刻意强化马来社会的好消息呢?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