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4 00:56:57  2136063
黄荣文‧兼容并蓄是国家前进的解方
大新闻笔

2020年吉州财政预算案中,每所独中各获10万令吉拨款;而州内60所人民宗教学校(SAR)获100万令吉,平均计算每所只获区区1万6000令吉。

伊党议员周二在吉州议会辩论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时,提出以上数据做对比,忿忿不平州内3所独中所获拨款比宗教学校多。

不过,2名伊党议员莫哈末沙努西和旺罗马尼周三先后在议会内外澄清,伊党并没有反对独中的拨款,只是希望“州政府能够更加公平对待宗教学校,给予更多的拨款”而已。

伊党议员到底有没有忿忿不平其实不重要,但是他们把独中和宗教学校作为对比,却也突显不同族群、不同立场的人士,看待同样一件事有差异,而这并不奇怪。

华社一直认为,政府多年来忽视了独中的发展,好不容易州政府今年终于纳入预算案,明文规定明年会给予独中一笔拨款,友族议员却也来争取给予宗教学校一笔公平的拨款。

州政府没有资助宗教学校吗?许多人都不清楚州政府有没有资助宗教学校,只是个人观感中就“以为有”、“应该有”,或者“不可能没有”。

现在,伊党议员跳出来强调:每所宗教学校只获得1万6000令吉的拨款而已,很少很少,不够不够。

事实上,独中和人民宗教学校都没被列入主流教育体系,只是多年来因宗教原因,被纳入需要向宗教局登记注册的教育单位,避免传扬的教育有违伊斯兰教义;基本上应该算是半官方的地位。

为此,我们需要非议伊党议员的看法吗?还是指责希盟政府为何没有给宗教学校各10万令吉,这是一道难解的议题,因为大家的要求是永远没有尽头的。

西班牙加泰隆尼亚自治区人民上街争取独立,据称原因之一是不希望自己的富庶,“浪费”在支援其他经济每况愈下的地区,但是中央政府却把国家视为一个整体。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后,人民的努力让国家取得一系列令人骄傲的成就,若是当年中国比较富庶的沿海地区,不愿意支援其他较贫困的地区,中国会变得怎么样?

中国学者张为维这样形容,中国坚持本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否则国土幅员这样广阔的中国,早已像前苏联般分崩离析,因为不同的省市可能有自己的地域考量,不同的族群又有本身的计较。

中国政府在强调“以民为本”的情况下,让国家日渐进步。遗憾的是,小小的马来西亚现在还在计较单一地区、单一族群的利益为优先,那国家的前景又在那里?

作者 : 黄荣文(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