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5 06:56:00  2136503
郭秋香.希盟解体的可能性与民主的崩坏
香谈秋事

事到如今,希盟会不会是一届政府已经不是焦点,希盟会不会在近期内解体的传言甚嚣尘上。从希盟4党发表文告警告巫统前副主席希山慕丁及其盟友,及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发表的“巫伊绝望改政策”、希盟政府及行动党须要砂拉越协助的言论,可以一窥希盟解体的传闻绝不是空穴来风。

从马来西亚这些年来不少重大事件可以佐证,政治绝对是一门可能的艺术。从2015年同属民联政府的伊党和行动党断交后,行动党和伊党在雪州依然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继续执政,到509时任前首相马哈迪,与昔日死敌安华及林吉祥携手合作,都在在打开了普罗大众对政治这门高深艺术的认知性,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与朋友。

现在,首先传出的是希山主导,要策动筹组一个排除行动党与诚信党在外的新政府,从最近一连串的事件发展看来,包括马哈迪和巫统及伊党领袖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高喊“马来人万岁”、行动党陷入支持恐怖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指控,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大。

再来公正党老二阿兹敏一再发表和老大安华不同调的言论,要支持马哈迪任相满一届;土团领袖和行动党领袖在多个课题上的不同调,包括从爪夷文到最新的刘天球“希盟无需土团党”论,两党的分歧已经白热化,希盟内部的团结高度被挑战。

对于这一连串的发展,有两种解读,一种是希盟解体,土团与其他主要马来政党筹组马来人大联盟,另一个是只纯粹为了保住马哈迪任满一届首相。这两个可能性都可能存在。

前面提到,政治是可能的艺术,而很多时候,局势的发展会改变原有的布局。除了马哈迪之外,希山这个人是关键。虽然有报道提到他的举措,没有获得巫统的大力支持,但是不要忘了他也是前首相纳吉的表弟,亲情的力量不到最关键的时刻,谁也说不准会发挥什么作用。如果他的计划成功,希山变成首相或副首相,或者只是执政党的要员,只要他开口要保住纳吉,以马来西亚过去令人乍舌的司法运作,例如操纵法官升迁的林甘事件,还有就算有一个当事人已经承认的男男性爱短片的调查至今无声无息,如果纳吉无罪释放或1MDB案最终也以静静的方式消失在众人的眼球,都不会令人意外。巫统议员最后会支持谁,这绝对是利益问题,不会是原则问题。

有媒体报道希山等人可以动员土团党(27)和伊党(18)所有国会议员、以及40名的国阵,加上阿兹敏掌控15个公正党国会议员,只有100席,虽然仍不足112席的执政议席,但是只要获得东马两州共12席的支持,希盟的解体就有可能发生。

目前沙巴民兴党有9席,砂州政党联盟(GPS)有18席。以过去东马政党跳槽的历史看来,倒戈的发生不是神话。看看1991年超级强国苏联如何在始料不及下解体,就可以想像政治的艺术有多广阔。

当然,刘天球也有他的“希盟不需土团论”的计算法,但是可能性有多高就见仁见智。 目前行动党有42席、公正党50席、诚信党11席,民统党1席。这个算法的基础必须建立在公正党没有分裂的情况下,阿兹敏究竟在关键时刻对公正党忠心还是琵琶别抱仍是个未知数。

希盟在首相接棒这个课题上的不协调,在在打击选民的信心。一个在选前就公开宣布的交棒协议在执政1年多以后出现各种无法说服选民的版本,政客实在不能再把选民当傻子。

而这一连串的事件,就像很多评论人所言,如果没有获得敦马的默许,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局势发展,敦马是背后操纵者还是纵容者,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巫伊结合的操弄种族与宗教及马来人特权议题下,成功唤起了马来人的不安感,使希盟的改革举步维艰。那些过去行动党以为可以在马哈迪下台后以时间来换取兑现竞选宣言中的承诺,例如统考的承认,也越来越难。

当然,政权易手不会轻易发生,毕竟这涉及太多的利益既得分子,利益相关者会竭尽所能阻止。对于马来领袖和大部分的马来人而言,为了马来人的权益大团结,没有所谓的违背民主议程,背叛选民,但是如果真的发生希盟解体,是马来人的胜利,那些为构建更美好的新马来西亚而被嘲笑为天真的一群,促成509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变天的马来西亚人,就是最大的输家,彻彻底底打击了我们自以为政权和平交替赢来的新民主,形成最讽刺的民主崩坏。

这样的“另类”变天手法,肯定会给世界提供另一种对于民主进程的考察方式,原来政治真的是可能的艺术,究竟还有多少意想不到的“创意”易权手法,就拭目以待接下来的发展。

作者 : 郭秋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