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8 11:15:43  2137761
陈驹腾‧保管拉大建校金砖券忆旧
观点

1968年,马华为筹建拉曼大学,正如火如荼地在党内展开建校献金砖运动。

萧隆兴,当时是马华中央宣传主任,身兼芙蓉西区国会议员和森州马华秘书,他由总部携回3000本建校金砖券,准备分发给州内各区部认购。

金砖券每本10张,每张到底是10令吉或50令吉,因事隔已久,记忆已模糊;但对我而言,1968年是我最难忘的一年。

那年,在事业与感情方面皆遭重挫,情绪几乎崩溃,一天在下班时,突然一口鲜血由胸口喷出,鲜血溅在墙上,鲜红一片,吓坏了在旁的同事,将我扶到座位上。

也许当时对各事已万念俱灰,我没看医生。数日后,萧隆兴在国外公干回来,看到我面容枯槁,吓了一跳,他二话不说,赶紧将我载去见医生。

证明身体无大碍后,就在那天,他将那3000本筹建拉大金砖券交给我,本来是希望我尽快把金砖券分配给州内各马华区会,但看到我身体极虚弱,便吩咐我暂时把金砖券置入党所内的保险箱,由我负责保管,待我病愈后再作安排。

大家也没想到,随后森州马华内部一场大动乱,包括我在内的领导层被马华总会长陈修信谕令“冻结”,3000本金砖券必须交出给新任接管者。过后它们的下落如何,新领导层未作出交代,至今仍是一个谜。

当时,森州马华会长郭开东与萧隆兴两位领导对销售拉大金砖券的兴致不高、没积极推动,我猜想有两大原因:

第一,拉大的产生,是因马华无法、同时也无能力去迎合整体华社与华教人士要求,吁请联盟政府让民间成立华文独立大学。最终退而求其次,成立联合政府教育政策的东姑阿都拉曼大学。

但是,华社的反应是采取欲拒还迎的态度,对创办“独大”仍无坚持立场。民间为创办“独大”而举行的义卖、义踏、义剪等义举,在全国如排山倒海般涌现,郭、萧两人与华社有极深渊源,知道在此情况下,为拉大而向华社征求资助,恐非易事。

第二,郭、萧两人虽在马华中央身负重任,郭为财政,萧负责宣传,但他俩与在党中央拥有实权的领导如陈修信、许启谟、甘文华、林瑞安、李三春、李孝友等人,为权力斗争而相互出现矛盾,造成郭、萧两人为准备1969年大选而推举的候选人,被他们诸多刁难,最终闹得不欢而散。

郭、萧皆拒绝参与大选,对于拉大筹款问题,也没有人再提起。我保管的3000本拉大建校金砖券,依然在保险箱内“冬眠”。

1969年大选,森州马华遭受空前惨败,陈修信与许启谟两人老羞成怒,进行秋后算账,谕令郭、萧两人交出森州马华领导权,总共16人组成的民选马华公会委员会全被冻结,委员会解散。

我当时所扮演的角色,就如清廷的李鸿章,作为全权大臣代表委员会到森马华党所办理移交钥匙手续。在接管人张湖庆上议员监督下,我亲自打开保险箱,将拉大建校金砖券取出,点算清楚后,交给张湖庆。

作者 : 陈驹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