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8 14:29:03  2137873
陈艳芳‧脱售南北大道公司
投资茶室

政府在财政预算案宣布明年让南北大道公司旗下所有大道收费降价18%,这应该是全民都开心听到的消息,不过政府同时表示有意脱售南北大道公司,如果是让私人界接手大道公司,这就会引起市场的疑虑了。

南北大道公司在马股下市后,在2011年国有化,现有的股东是国库控股(KHAZANAH)通过独资子公司UEM集团持有51%股权,另外49%由公积金局(EPF)持有,因此是政府相关企业,理论上也是归纳政府所有。

现任首相敦马哈迪当时是反对南北大道国有化的人之一,他认为南北大道国有化会破坏经济发展,让国家倒退。敦马哈迪再次任相后,又提出脱售南北大道给私人界的建议,但忘记当初签下南北大道“每3年调整过路费,否则政府赔偿”,让人民怨声四起的条款,就是在他担任首相的时期。

南北大道公司旗下共有7条收费大道,包括南北大道(PLUS)、新巴生河流域大道(NKVE)、芙蓉─波德申大道(SPDH)、南北大道第二中环衔接大道(ELITE)、马新第二通道(Linkedua)、北海居林大道(BKE)及槟城大桥。这些大道每年向数以百万计的驾驶者收取过路费,扣除维修和其他成本,还带来丰厚的回酬。

对两大股东来说,南北大道公司是只金鸡母。

公积金局虽是政府相关投资基金,但必须对1500万名邀纳人负责,投资南北大道带来的回酬,成为该局可以稳定派息的重要支柱。国库控股被指责去年进行高风险投资蒙受了63亿令吉亏损,这时候也不适合失去南北大道这稳定投资项目。

除了两大股东,大道兴建是通过发债融资,因此还有550亿令吉的债券持有人,如果在特许经营权2038年届满前取回经营权,必须赔偿或提前赎回有关债券。

新政府以落实在大选宣言为理由,有意全面控制南北大道公司,或由私人出面收购,条件是必须降低过路费。

敦马哈迪主张让私人界收购,不过纵观4家有意收购公司的出价,并不吸引人。两大股东的意见不一,公积金局“油条”地说,价格合适不抗拒脱售;国库控股则坚决反对,认为私人界收购南北大道公司,“存在严重的道德风险”。

目前提出收购南北大道公司的私人公司,包括马驹公司(MAJU HOLDINGS)的出价349亿令吉收购南北大道股债,豁免政府摊还27亿赔偿。另外大马人持有的亚洲私募基金RRJ资本建议以35亿令吉收购南北大道和债务,过路费降25至36%。WIDAD商业有两个提议,15亿收购国库的51%股权,或30亿收购全部股权、免政府赔偿、过路降25至40%。土著企业家丹斯里哈林沙辖则建议以52亿令吉,收购国库控股的51%股权。

而有消息称,政府计划以不超过75亿令吉收购南北大道,这项自我融资计划由国库控股接手政府发出的债券,让政府可以不付现金,省下250亿令吉,而全面持有南北大道公司,并可以在无须赔偿的情况下降低过路费。

作为消费人,降低过路费让人开心,但同时作为公积金邀纳人,失去这只金鸡母,除非价格非常诱人,否则可能得不偿失。

私人界接手南北大道,管理是一个疑虑,收费也是个疑虑。私人界以利益为出发点,降低收费的同时,可能让南北大道的经营权再度延长。同时,私人界的永续经营也是风险,会不会中途又撒手丢回给政府,让政府收拾烂摊,全民“埋单”。最担心是如果管理不当,大道维修保养等不善,为过路人带来生命的危险。

如果由政府全面接手南北大道公司,能够不伤及政府财政,又可以降过路费,人民当然无任欢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