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9 07:00:00  2138077
林瑞源.敦马3年交棒?
风起波生

坊间流传有2至4名希盟议员可能与13名巫统州议员合作,准备在11月18至26日召开的州议会会议投首长阿德里不信任票,以组成“后门政府”。这项传闻让人有无限联想。

阿德里来自诚信党,与甲州巫统主席阿都拉勿夫及数名巫统州议员会面的是甲州土团党署理主席兼行政议员莫哈末拉菲,土团党有2个州议席,与巫统合作就可以推翻阿德里,组成马来政府。

较早时盛传巫统前副主席希山慕丁及其盟友在筹组排除行动党及诚信党的新政府,此刻马六甲上映政治皮影戏,令人揣测诚信党是不是继被分而治之的公正党、惹上支持恐怖主义和宣扬共产主义麻烦的行动党,成为最后一个被针对的目标?

为何土团党被传要推翻诚信党的首席部长?这是不是一项警告,或者是挺敦马哈迪任满5年的“保马行动”的测试计划?

马六甲土团党是不是受到中央的指示?因为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日前才表示,诚信党支持希盟共识,即让公正党主席安华在此届任期内接任首相。

甲州土团党最近有很多脱序的行径,不顾同僚的感受,比如拉菲上个月邀请印度籍传教士扎基尔参加在马六甲华人清真寺举行的“伊斯兰团结之夜”;霖区巫统州议员卡查里披露,拉菲与巫统代表会面,是讨论举办甲州马来人尊严大会;也是土团党最高理事的拉菲日前也发表文告谴责行动党中委刘天球,他认为土团党有必要重新检讨与行动党的政治合作关系。

反之,阿德里却是中庸的首长,他曾经访问甲州慈济分会及出席浴佛典礼;他也是首位出席培风中学校庆庆典的首长,并宣布甲州政府无条件承认独中统考文凭。

从甲州希盟的矛盾,可以看出希盟成员党的理念有天渊之别,勉强结合,导致政府的执行力不强、方向模糊。

随着政治的变化,甲州“后门政府”剧码可能暂时中止演出,因为丹绒比艾补选即将提名,希盟将进行内部协商,以找出各成员党都能够接受的权力转移、消除矛盾的方案。

敦马已经同意通过希盟主席理事会讨论交棒的课题,而希盟领袖也自我抑制,比如诚信党宣传主任兼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周五在推特发文抨击马来人尊严大会,星期天却再次发文,否认自己“驳斥”马哈迪,并强调认同马哈迪的言论。与此同时,甲州土团党主席礼端则出面否认接获党最高领导的指示,以便与反对党商讨共组新政府。

看来“保马行动”已遇到障碍,凑不够所需的议席,巫统和伊斯兰党拒绝参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强调,伊党与巫统将堂堂正正从“前门”入主布城,不玩“走后门”的把戏;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则表示,巫统及其盟友可以结合组成第三势力,他声称这股第三势力拥有91位国会议员。

很明显的,巫伊在坐山观虎斗,一旦希盟分裂成“挺马派”及“挺安派”,反对党阵营就可以利用91席,坐收渔人之利。

巫伊不参与组成“后门政府”,因为他们不相信敦马,行动党的处境是最好的借鉴。

敦马知道两头不到岸的道理,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坚守大选前的协议,另一方的巫伊毕竟是政敌。要保相位,最简单及保险的做法是获得希盟三个盟党支持,但关键是交棒的时间,敦马开出的条件是“直到他将所有前首相纳吉的错误纠正至他‘满意’为止,他就会卸任”;在反对党阵营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希盟三党为了大局,不能撕破脸,只有退一步。

如果希盟各成员党妥协,交棒时间可能是3年或超过3年,这达到土团党的目的,让该党有更多时间扩展政治势力。

即使希盟最终暂时搁下争议,但还是无法恢复稳定,因为彼此的信任已不复存在,危机并未解除。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