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29 17:19:56  2138474
罗水萍‧雨季到 丹人心彷徨
东海岸观点

●印象中,从小到大我经历了3次大水灾,第一次是在小学,当时的记忆比较模糊,只记得家住楼上,水灾时妈妈不许我们下楼去。而第二和第三次经历的大水灾,则已步入社会工作。

这两场大水灾让我印象深刻,其中,2004年丹州大水灾是我才踏入职的第一年,之后,则是2014年的大水灾。

回想起2004时抱著传真机离开灾区的办公事,后来涉水行走好几天进行采访,完成采访工作,就想起后来那几乎要“报废”的双腿。

2014年的情况更是糟糕,大部份地区断水断电,通讯也中断,但工作还得继续,采访中遇到任何问题,只能自己设法解决。即便位于瓜拉吉赖的住家被水神光顾,奈何家中无人,道路中断,只能放任不管,灾后家俱一件一件的丢,清洗工作似乎没日没夜,断断续续的清理工作,持续了2个多月。

庆幸的是,这场大水还不至于让我家房子被大水冲走,家人也都平安。

从事新闻工作这15年来,经历的这2场大水灾,实在让人难忘。

这么多年来,每逢雨季将临,政府和各救援单位能做的似乎是“听天由命”,大家在雨季前都只设想,一旦发生水灾,有什么应对方式。实际防范雨水泛滥成灾的预防工作,虽有一步一步地展开,却一直不到位,比如,多年前提出的丹泰边境防洪工程,迄今也未见行动。

反观,泰国方面的防洪工程已在进行中。

丹州方面,往往灾后应对工作年复年上演,每到雨季,丹州子民心里就彷徨,实在让人心里无限感慨。

作者 : 罗水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