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31 06:18:00  2139080
玛丽安莫达.脚车党和父母疏忽
逆思流

政治领袖是否会在更多人死亡之前,有政治意愿解决蚊型脚车党所构成的威胁?警方何时才会重视蚊子脚车党的威胁?

在10月28日,24岁的推销员沈可婷,因发生车祸被控鲁莽驾驶,并导致8名青少年丧生。事故发生在2017年2月凌晨3点20分新山内环公路。

推事庭法官西蒂,控方无法证明沈可婷表罪成立,因此她不需抗辩。西蒂随后作出无罪释放、并立即归还驾照和1万令吉保释金的判决。

法庭的判决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昏暗和曲折的道路、遮挡道路照明的大树、数十名骑着脚车的脚车手,有些人甚至使用改装后的脚车进行比赛,这种脚车称为“蚊子脚车”。

蚊子脚车把车把降低到与座椅相同的高度,这样脚车手可以平躺在座椅上,伸长双臂以降低风阻,就是所谓的“超人”姿势。

最主要的问题是,青少年的父母时候知道他们的孩子们在凌晨3点时的活动。同样的,应该问问因开车兜风而被警方开枪射杀的阿米奴拉昔(Aminulrasyid Amza)的父母,他们是否知道他在晚上做了什么。他不应该被射杀或丧生。

孩子们不应该在晚上外出,且是在凌晨3点,在高速公路上非法赛车。

当沈可婷发生车祸的新闻出街时,许多不负责任的人试图将此案归为种族事件,因为司机是华裔,而受害者是马来人。这不是种族主义。他们完全不明白的是,这是一群不负责任的小孩和他们同样不负责任的父母的错。

这些不负责任的人试图说沈可婷超速。他们怎么知道?他们能够在发生车祸之前测量汽车的速度吗?

一些不负责任的受伤青少年宣称,沈可婷在开车时使用手机。随后调查显示,她没有超速,也没有使用手机。

这种对沈可婷的敌意,让一些偏执狂试图组织示威活动,而至少有一名柔佛王室成员出面警告人们不要散布仇恨。

新山的脚踏车悲剧事件是一场早晚会发生的事。警方曾多次尝试赶走脚车党但都没有成功,而且,骑着蚊型脚车的男孩,一发现警车就会迅速逃离消失。

骑脚车的人不应该出现在双行车道上。他们不应该出现在路中间,也不应该聚集在中央分隔带。

任何遇到这些道路威胁的道路使用者,都知道脚车党和飙车党不在乎道路安全,他们随处可见,他们穿梭在道路上,他们忽略自己对他人造成威胁,也对自己造成威胁。涉及这些活动的年轻许多都是辍学生。

许多飙车党和脚车党事故都涉及马来孩子。育儿的责任在哪里?为什么这些父母都在否认?

当你告诉马来父母,他们的孩子正在危险驾驶,并可能导致车祸时,他们会说:“如果这是上苍的旨意,那只能如此了”。

一切都交由命运来决定,但他们不明白上苍是要他们帮助自己。

两年前,一些在这起车祸中受伤的脚车骑士的父母,作出了两种值得注意的反应。

一名孩子臀部受伤的父亲,承认他没有“严厉管教”他的孩子。他担心他的孩子在父母的告诫下会感到“很大压力”。

他承认自己的孩子,曾几次,不聼他的话,并在晚上偷溜出去。

其中一名母亲恳求民众停止谴责父母和受害者。她认为,民众责怪父母忽略孩子是不公平的。

她是对的。孩子们并没有被疏忽,他们只是太过放纵。

当一对马来父母以“上苍的旨意”来为自己的过错辩护时,他就免除了自己的任何责任。

非法赛车的扩散,显示没有人有意愿,无论是政治上或是其他方面,来解决脚车党或飙车党的威胁。许多赛车牵涉到数百万令吉的多次易手。全国警察总长是否会在更多人死亡之前采取行动?

惩罚父母,尤其是那些涉及非法赛车活动,未满18岁的孩子的父母。或许,这样做父母才会对他们的孩子采取纪律行动,并解决他们在公路上造成的威胁。请立刻采取行动,在脚车党学会骑摩哆车并成为飙车党之前。


英文版請點擊 Mat Basikal and his negligent parents

 

作者 : 玛丽安莫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