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0-31 06:55:00  2139124
“不知7亿美元流向”沙鲁尔:接受方从未申报
全国综合

第9证人:1MDB前首席执行员

5586FYS201910301518246147335.JPG
沙鲁尔准备上庭供证。

(吉隆坡30日讯)1MDB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阿兹拉说,他并不晓得1MDB的7亿美元部分资金分别转入PetroSaudi International(PSI)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Tarek Obaid、董事Patrick Mahony及White&Case律师楼的银行账户;对方也从未申报从1MDB-PSI联营计划获得8500万美元佣金。

辩方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第28天审讯中,向沙鲁尔出示数份银行文件,以证明1MDB原本计划投资在1MDB-PSI联营公司的7亿美元,汇入Good Star公司后的流向。

沙菲宜出示Good Star公司的苏格兰皇家顾资银行(RBS Coutts)账户存结单显示,该账户在2009年6月12日是零余额,直到1MDB于2009年9月30日将7亿美元资金汇入才有存款。

他出示Tarek Obaid在JP Morgan的账户文件,证明他于2009年10月5日接获从Good Star汇款的8500万美元。

他指出,1MDB于2009年9月30日汇出的7亿美元流入Good Star的账户,其中的8500万美元在5天后汇入Tarek Obaid在JP Morgan的账户。

Tarek Obaid没申报获佣金

沙菲宜指出,Tarek Obaid在JP Morgan银行账户文件注明,8500万美元是1MDB-PSI联营计划的佣金。沙里尔指Tarek Obaid也没有向其他人申报从联营公司计划获得佣金一事。

他也认同沙菲宜所言,Tarek Obaid从联营公司中取得佣金,与他在PSI担任的职位有利益冲突。

沙菲宜指出,Tarek Obaid于2009年10月20日将8500万美元中的3300万美元转入Patrick Mahony账户。

“那一年的圣诞节来得有点早啊。”

沙鲁尔说,他接受调查时,查案官或曾向他提起有关汇款,但从未向他出示银行汇款的文件,他当时被告知有关汇款时感到惊讶。

沙菲宜说,Tarek Obaid也于2009年10月6日支出12万7015.59英镑予1MDB-PSI联营公司代表律师事务所White & Case作为律师费。

沙鲁尔说,律师费理应由公司如PSI或PetroSaudi Holdings(Cayman)Ltd支付,并认为Tarek Obaid向该律师楼支付律师费,可能涉及个人利益。

他说,Tarek Obaid曾致函告知1MDB,该公司已接获1MDB的10亿美元,因此他们不曾怀疑7亿美元流入刘特佐所属的Good Star公司,并同意沙菲宜主张信函内容是个谎言,因PSI从未接获该笔款项。

Tarek及Patrick阻查询汇款

他说,他们曾尝试取得联营公司银行账户资料,以查询是否接获1MDB的资金,但Tarek Obaid及Patrick Mahony却阻止查询,并表示有关事件发生于2009年杪及2010年初期间。

他说,他们曾电邮要求查询,但PSI给予诸多借口,他也透过刘特佐询问,最后为他们带来“成本加成融资票据”(Murabaha notes)。

资金查询交Casey Tang处理

沙菲宜追问沙鲁尔为何没有查询1MDB 10亿美元中的其余3亿美元;沙鲁尔说,除了他,Casey Tang也是JP Morgan账户的授权签署人,因此他交由Casey处理。

他说,他当时觉得没有理由怀疑,他则专注在联营公司投资方面,并表示不同意沙菲宜主张自己是1MDB阴谋的一分子。

涉及马与沙地交易
股份转换票据很重要

沙鲁尔指出,他当时相信将1MDB在联营公司40%的股份转换成Murabaha票据,对国家来说是重要的一部分,因为这涉及政府与政府之间的交易,在沙地阿拉伯和大马两国的战略关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他指出,本身当时并没有就股份转换成Murabaha票据一事提出质疑,因为当时他看见的是政府和政府之间更大的交易。

作者 : 黄静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