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2 07:00:00  2139167
过程/曾真(新山)
星云

画了两年的水墨画,并没好好为这些画找个家。除了托好底放进画框挂在墙上的,其它不是夹在纸板天天涂抹日光,就是塞在书橱顶端默默沾染灰尘,要不就叠几叠,放在大画夹里被我每个星期拎来拎去上课又回家。

心里想的是,即使画不见了也无所谓吧,那些画画的过程,反而最是迷人。

在融进色彩与纸笔交汇的瞬间,时间不是时间,空间也荡然无存,有点像佛家说的入定。“入定”前,我总习惯只设定模糊轮廓,不去规划好清楚大局(老师一定又要叨念,最好先构好图,画个草稿吧!)。于是,这小小的固执可有趣了,一颗心会为笔下即将出现的点墨晕染而加快颤跳,那微微的快不是紧张,而是期待。若我不说,你不会知道在下叶子的时候,墨绿调和的心情多么欢快;在勾勒南瓜弧度时,朱砂与曙红简直含蓄结合得意气风发!然后,深呼吸再深呼吸,那两只墨色松鼠啊,始终因信心不足而留下战战兢兢的不自然,只能扼腕。也罢!就挥笔题字落款吧,最终还是得勇敢地接纳所有的自己。

一幅画完成了,当你一眼看遍了全局与结果,心底大概已评定了它的完美,或不完美。但是除了画者,没人知道画画过程真正的心情起伏与转折。如果艺术是一种比人类情绪更深沉的东西,要表达出某些超越,那么,或许就连画画的人自己也不会知道在下笔的当下,是什么阻碍了顺笔而下的信心,又是什么莫名骚动,让枝干忽然折下再扬起。

看过AI创作的水墨画作:万里磅礴的山水气势宏伟,俊俏千里马纸上飞奔跳跃,那线条的自信流畅、飞白或重墨的空间安排简直让人惊叹!怎么不可能呢?AI收集了多少画家经年累月的精髓,是以超高水准大数据计算出来的完美艺术。它不只超越真正人类的创作,还蕴含人类的情绪。是的,不要意外,它有能力计算出画家的情绪!如果需要,还能为买家量身定做独一无二的画。所以,我们到底要怎么定义艺术呢?如此完美的,是艺术吗?

当然,我这幅画哪算什么艺术?不过就是一般的练习习作,却也因为有过这些练习的过程,在看别人完成的画作时,是多么想知道下笔背后的画外之音,那些用生命经历挥出一撇一捺,一得一失的大小故事。

二女儿有一幅儿童水墨画,画了荷叶上的青蛙和好多小蝌蚪,那些小黑点游啊游的,游成一组音符般的形状,女儿甚是喜欢。然而她那5岁的小妹好玩儿,觉得这画值得盖章,于是努力在上面盖了几枚卡通红印章,以示奖励。这可不得了!一时兴起的好意惹得姐姐超级愤怒,嚎啕大哭起来。这幅画,我特地拿去托底加框挂了起来,因为画里有着两姐妹的笑与泪。

我是个不乖的学生,常暗地里故意不顺着老师说的来画,可这回老师说:“败笔就败笔,遗憾就遗憾,留着吧,一幅画没有过程,算什么画!” 我点点头。

是,谁没有过去?过程,留着吧!

作者 : 曾真(新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