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2 07:00:00  2140232
拉温登.盗猎动物,是加速灭绝的必经之路
本报特约

“在沙巴,当局发现一头濒临绝种的侏儒象遭杀害。它的体内共发现70颗弹珠,它受到盗猎者残酷的袭击并取走了的象牙……”

这是某天我打开收音机时听到的第一件事。当听到一头无辜的动物被盗猎者无情地夺走生命时,我的心开始下沉并感到痛心。

在7月,在登嘉楼有许多困惑的村民看到了两只迷路的老虎在一甘榜内漫步。野生动物及国家公园局登州分局局长阿都马力受访时表示,老虎驯服的举止显示他们曾被作为宠物饲养,并警告说任何饲养、狩猎、伤害或挑衅野生动物的活动均属触犯《2010年保育野生动物法令》。

多年来,我每天上下班和在本地旅游时都会看到数百只猴子和各种各样的鸟类的尸体躺在繁忙的道路上,特别是在乡区。

人类是这些可怜的物种的最大掠食者,这让他们与我们共存极具挑战性。在吉隆坡,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测试案例来说明安邦的发展。安邦被吉隆坡市中心包围,猕猴时常侵入住家觅食。我有一位计划搬到安邦居住的朋友非常担心要如何处理安邦的猕猴入侵住家的威胁。

吉隆玻市政局或地方当局在处理此问题上扮演什么角色?森林局是否知道安邦发生这种事情?他们是否有任何计划将这些绝望和迷失的动物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

是的,我们正在从铜线发展到光纤,如今正迈入人工智能。当我们以极大的热情、效率和精准,努力迈向数码革命的同时,我们是否应该确保与我们共享这个地球的其他物种不会落在后头?

大马的野生动物盗猎活动正在上升,这让人担忧。这是人类的贪婪和欲望的真实体现。人类的贪婪,欲望和无休止的渴望很快会将这个世界变成没有人可以生存、成长或繁衍的地方。智者圣雄甘地总结了他的观察并说:“世界满足了每个人的需求,且不能满足每个人的贪婪。”

在大马,盗猎活动并不是一个新现象。实际上,在过去的100年内,它已经让爪哇和苏门答腊犀牛灭绝,但在现在,这个趋势已经转向猎杀任何具有商业价值的物种。居住在森林附近的人们也参与其中,有时甚至成为中间人。与此同时,国家公园和保护区由于拥有大量的野生动物和生物多样性而成为目标。

你可以想到的任何野生动物都可以成为盗猎的目标,比如说,从老虎到海参再到蝴蝶。从走私动物者那里查获了大量的鸟类和爬行动物。穿山甲也以惊人的速度被消灭──在2019年2月7日,在沙巴亚庇就查获了30公吨的穿山甲。

在负面影响方面──老虎的数量减少到不足200只,主要是其身体部位而遭到盗猎。它们的主要猎物,黑鹿和赤麂也遭到严重盗猎,进一步加剧了老虎的灭绝。对于像沙巴这样的州属来说,情况更让人担忧,因为那里是侏儒象的唯一栖息地。

非法线上野生动物贸易在很大程度上涉及盗猎年幼的野生动物,包括马来熊、长臂猿、眼镜食叶猴、豹猫、懒猴和各种飞禽。

在国际盗猎贸易方面,大马是非洲的象牙、穿山甲、乌龟和犀牛角的大型中转站。

野生动物作为宠物(如,年幼的野生动物、稀有和特别品种的动物)、传统药材(如,熊胆、犀牛角、虎骨)、传统信仰(如,老虎身体的某部分可以当成护身符)、食物(如,特定餐厅提供的各种异国菜肴)、装饰品(如,象牙)、服装(如,蛇皮和动物皮毛)、收藏品(如,鹿头)等等的需求,是这些可怜的野生动物被盗猎的主要原因。

整个东南亚的盗猎和非法贸易处于危险水平。整个区域的许多国家都在对抗这群祸害。森林里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要记住的是,如果我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大马将损失惨重。那是因为我们还有许多野生动物仍然需要保护。

西马半岛拥有本区域最严厉的野生动物法令。沙巴最近也修订了其法令,但砂拉越要赶上西马半岛和沙巴的法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在最近宣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和警方的支援上,关于保护野生动物和栖息地的资金和支援严重不足。虽然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但大马仍然可以做得更多,尽管沙巴和砂拉越的实际情况仍有待观察。联邦政府正在做出一定的承诺,但我们只能希望它不会做得太少、太迟。不幸的是,州政府(除了沙巴)仍未表现出足够的决心。

与此同时,每个公民都必须采取以下措施来保护野生动物:

1.拒绝购买。这是遏制需求最重要且最有效的行动。你不需要熊宝宝或眼镜食叶猴幼崽来当宠物。你的生活不需要靠它。但野生动物的生活需要。向鹿肉/保护动物的肉说不。它不会让你变得更强大、更好看、更聪明、更快或更坚强。有很多种替代品可以取代以野生动物制作的药物。只有大象需要象牙,其他人不需要。

2.接受教育──教育自己、朋友和家人。许多人知道有人在触犯法令,但却不会指出他们或建议他们做出不同的选择。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团结起来阻止盗猎活动了。

3.举报违反法令者──这将引出下一个重点──如果你发现有人违法,请不要保持沉默。请拨打野生动物罪案热线:019-356 4194(仅限大马)。

英国主持人和自然历史学家大卫·艾登堡(David Attenborough)注意到自然世界正面临严重的问题。它需要我们前所未有的帮助,因为我们正在持续失去丰富我们生命的珍贵野生动物。

我完全同意。盗猎动物,从字面上或数字上来说,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野生动物是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为我们的自然发展增添色彩、活力、多样性和美丽。

我们的政府最近正朝向正确的方向迈进了一步 ,在2020年的预算案中拨出8300万令吉来保护日益减少的野生动物和保护我国热带雨林。在8300万令吉拨款中,有1500万令吉将拨给大马老虎保育联盟(MYCAT),西必洛人猿庇护中心、和其他保护濒临绝种动物的非政府组织。

展望未来,我们不仅需要当局,也需要像你我这样有爱心的大马人,来提供更多关注和监督。

作者 : 拉温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