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3 11:35:25  2140613
来自恶魔的审判·人人有罪
娱文热

0684TFN20191121745436209836.jpg
李欣怡当过歌手、作家、DJ、主持人、填词人、演员,被誉为“大马才女”,对于网民的谩骂声讨,她说:“其实酸民写那些恶毒留言不一定真的是他们心声,只不过网络成了他们宣泄不满的平台而已。”

报道:黄宝君

年仅25岁的韩国女团f(x)前成员雪莉长期受忧郁症及网络霸凌所带来的痛苦,在家中自杀身亡的消息震惊演艺圈,引起各界探讨“网络霸凌”议题。网络盛行的时代,相信艺人朋友们或多或少都曾遭遇酸民留言批评或攻击,《星洲娱乐》找来李欣怡、Juztin刘界辉以及赵洁莹分享自己面对恶评攻击,如何走来的心路历程。

其实,网络霸凌和言语暴力,不只会发生在艺人身上,许多非公众人物,也成为酸民的箭靶。无论是时事课题所引起的舆论,大多网民都抱持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既视感进行网络公审。殊不知,网民站在道德角度做出的批判,往往是为自己的情绪说话。网络键盘手之所以肆无忌惮地批评,是因为在网络世界留言无需背负任何责任,但这不代表使用者可以肆无忌惮的去侮辱,辱骂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值得被尊重。

直白而言,霸凌者到底在爽什么呢?或许他们还真回答不上,究竟自己在霸凌高潮些什么。网络键盘手们往往为了批判而批判,从未思考过这些行为所带来的后果。在你发表任何言论前,请善良一点,理智一些,不要把自己认为的正义,乱套用在别人身上。

雪莉的不幸事件或许能让我们反思,然而却是“短暂的”,因为语言暴力在所谓自由言论的网络国度之中,一再搬演、复制、延续。

李欣怡

0684TFN20191121745436209835.jpg

“多做运动,长时间打字会肩膀酸痛。”

李欣怡今年3月因针对电子召车(Grab Car)服务的新收费制度,关于征收等待费及取消预约费一事发表意见,开玩笑式的说:“如果我想大便(迟到了)是要给3至5令吉,很贵咧这坨!”李欣怡因一番“屙屎论”遭受网民围剿疯狂谩骂,认为她是“奥客”,不懂得体恤司机的辛苦。

于李欣怡而言,与其说受伤,更震惊的是当经纪人告诉她,公司手机收到:“不要给我看到你用这个召车服务,不然我会强奸你。”的恶毒恐吓短讯。当面对网民攻击,李欣怡不会回呛不会无视,反之会正视问题。虽然被骂,但她却有耐性地回复网民,“我比较不会有‘我在受伤’的感觉,更多是想办法减轻伤害。”然而她试着与骂她的网民对质时, 才发现对方在网上写的只是为了宣泄情绪。

0684TFN20191121745446209837.jpg
李欣怡在脸书公开讨论“Grab服务的新收费制度”引起网民反弹,引来许多Grab司机纷纷到其脸书进行谩骂。

关注心理卫生与精神疾病

受韩国艺人雪莉轻生事件影响,对于“网络霸凌”,李欣怡反而会从忧郁症的角度去看这件事,关于心理卫生和精神疾病,一定是未来更需要关注,也是我们不得不关注的议题。“这样的状况,只有在真实世界,人变得更懂得如何关心人,才会有改进。”

面对网络霸凌,每个人的处理方式也不尽相同,李欣怡分享属于她的“网络生存技能”,她认为,要表达自己,就不要觉得全世界都会认同你。至于想要对键盘手说的话,她也发挥名嘴功力,叮咛键盘手们:“多做运动,长时间打字会肩膀酸痛。”

0684TFN20191121745456209838.jpg
不少网民对李欣怡展开群攻,频频在其脸书留下恶意留言并作出人身攻击,甚至遭“粗话问候” 。

赵洁莹

“在写每一句话之前,能不能先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会成为下一个凶手!”

2016年,赵洁莹发表了一首关于网络霸凌的歌曲《这是你要的吗?》 ,这也是她想要对键盘手说的话:“这些事情的发生让你们开心了吗?上网打几个字,很容易。但造成的伤害,不是我们能想象到的。在写每一句话之前,能不能先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会成为下一个凶手!”


赵洁莹的中性打扮加上个性大剌剌,曾遇过最受伤的攻击留言:“不男不女,你妈妈不会觉得难过吗?”这样的人身攻击波及家人,抵触了赵洁莹的底线。“以前参加选秀比赛的时候曾被批评没实力,每天嬉皮笑脸装模作样,直到入行之后,跟其他艺人合照有时也会被说我Take Advantage(占便宜)。”

对于网民的酸言酸语,赵洁莹一律选择无视,“感觉上酸民都有自己的一套思想逻辑,不太能接受别的想法,除非有大事件发生,不然他们也只觉得这是言论自由。所以,呛回去也许会造成更大的麻烦。”赵洁莹庆幸自己是幸运的,到目前为止,算是没遭受什么严重的攻击。

0684TFN20191121745486209843.jpg
《这是你要的吗?》唱的是网络霸凌,赵洁莹以柔克刚的唱腔,不仅是向霸凌者先发制人:“这是你要的吗?”同时也是在为被霸凌者发声。

每个人承受力不同

提到雪莉轻生事件,赵洁莹感到心疼和痛心,“已经有那么多的例子了,键盘手们还不怕吗?还不收手吗?或许是他们根本没在怕?不觉得自己有错?”尤其是看到网络上的冷言冷语:“雪莉自己承受不了别人的眼光,她可以不理会的啊!”、“常听到谁谁谁也是承受着网络攻击啊,他不是还很快乐的活着?”这句话让人觉得好失望,每个人承受压力的程度不一样,当攻击言论太多的时候,要做到不理会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赵洁莹在此劝诫网络键盘手们,“与其批评别人,教他人应该怎么做,不如先做好自己,不让自己成为凶手。”尊重这道理大家都懂,但渐渐的,好像被遗忘了。

0684TFN20191121745456209839.jpg
赵洁莹在分享她的“网络生存技能”时,引用了《唐伯虎点秋香》的经典对白:“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你要说你就说个够,反正我的世界你不懂 哈哈!”

刘界辉

“别老是抱着键盘刷存在感,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回馈社会吧。”

凭《前度》、《后备》等歌曲而为人熟知的刘界辉(Juztin),早前“终结单身”认爱女网红Quennie受到一班艺人好友及粉丝的祝福,然而新闻底下却是“这是谁?”、“不认识”、“没有新闻可以写了吗?”、“他是谁”等留言。可曾想过,你随手打的这几个字是在抹杀了那些在音乐圈拼命的歌手的付出?刘界辉虽然对于这些留言已经见惯不怪,反而谦虚表示,“我觉得不认识我很正常,我又不是天王巨星,但这种留言没必要吧,大家马来西亚人,不认识就去认识一下啊,何必挖苦呢……”。

刘界辉曾目击身边一位很要好的朋友遭遇网络霸凌,“我亲眼看见他度过了地狱般煎熬的两天。从他本人到他家庭成员无一幸免,连一个婴儿也不放过。这些键盘手,说白了就是没人性。”这是刘界辉第一次感受到网络霸凌的威力,让他不禁心有余悸感叹:“好可怕!”

0684TFN20191121745466209840.jpg

0684TFN20191121745476209841.jpg
刘界辉今年8月初认爱小4岁女友Queennie,两人感情十分甜蜜,时常在社交平台放闪。但在认爱新闻曝光后,许多网民都在底下留言“谁来的”,其实许多娱乐新闻无论是海内外艺人,都会有类似的留言,刘界辉是其中之一。

身为歌手、公众人物,难免会招来酸民的语言伤害,“记得曾经有一位网民,好几次来留言说我唱的是伪造香港歌手唱腔的伪粤语歌,令他作呕,不配当马来西亚歌手。”这些语言攻击令刘界辉很受伤,“我很用心对待我的作品,我热爱粤语歌,我希望让更多人听见粤语歌,我没想到hater在抨击别人的用心可以这么无情。”

切记不要上当

面对恶评攻击,他表示,只要不是太离谱,伤及个人名义或家人的言论,都会选择忽视。“这些人主要目的就是要激怒你,如果你上当了,那岂不是让他们得逞?”很多人说当艺人需要一颗大心脏,曾经刘界辉也很在意网民的负面留言,直到经纪人的一句安慰:“不要因为10个不喜欢你的人,忘记了100个喜欢你的人。”慢慢地更懂得如何去面对了“酸民无处不在,但支持和爱你的人不会离开。”

0684TFN20191121745476209842.jpg
刘界辉表示“网络霸凌”现象已经日益严重,悲观认为不会有任何的改善。
作者 : 报道:黄宝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