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3 17:00:08  2140992
黄启灏‧诈欺
特色专栏

房东庆大叔把在槟城购置的房子放租,也不找当地认识的韩国人帮忙,反而情愿委托我远程管理。

出门在外不相信素未谋面的同乡,宁愿尝试和当地人深交的韩国人,不胜枚举。如果在异乡得到帮助,欠人情是自然的,但很多心怀不轨的人回到家乡,却借这个原因贪图便宜。

所以,很多人很讽刺地认为,韩国人当中坏人太多,骗子太多。

但这个世界,往往不能以偏概全。你全心全意相信的人可能会背叛你,而给你留下刻板印象,总是让你看不顺眼的人,却有可能单纯和老实得可怜。

没来韩国以前,我在槟城的韩国小圈子当中有点知名度,毕竟可以和他们流利沟通的本地人不多,其中有一个陪读妈妈私底下找过我帮忙。

陪读,就是丈夫继续留在韩国工作,自己带著孩子到马来西亚的国际学校接受英文教育。在一个即陌生又几乎无法沟通的环境中,人生路不熟,妈妈通常要在很短的时间内习惯和韩国相反的右驾,要知道去哪里买菜,要学会和学校的其他父母交流,要清楚哪里看医生、交水电费,遇到问题都要自己想办法解决。

老公一般只能每个季度往返几天,一年就跟老婆、孩子真正相聚三四次,久了就难免产生问题。

我遇到的这个陪读妈妈,先生常年不在身边,因为孤独寂寞,上网认识了一个「英国人」。自己英文水平有限,却被对方的甜言蜜语捧上了天。

对方说自己在沙巴的投资出了问题,需要把一笔现金周转。把事情说得十万火急,还声明问题解决了自己才能马上飞过去槟城,和她见面。

结果朋友满怀期待,放下戒心,用韩国的提款卡取出马币,分几次汇了过去。当发现自己做了回不了头的蠢事之际,已经太迟。

对方已经人间蒸发。

她被骗了4000多万韩元,大概15万令吉。当中除了自己的储蓄,还有老公留下来的「非常金」,以备不时之需用的。

我带她跑了几趟百大年路警局。只要是马来西亚人,都听过这种由非洲诈骗集团布局操作的事件。负责的警官直接说,歹徒就算落网,只能在集团的层面起诉,基本上没有任何法律可以帮到个别的受害人。因为,钱不是被勒索去的,是当事人自愿汇进他人户头的。

来韩国以后就没再和她联络,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她家人知道这件事情没有。

失去了钱,其实对她的家庭财政不会造成非常大的问题,但要如何面对丈夫,如何在槟城这样一个小小的韩国人社区中继续立足,只有她自己能承担了。

很多人都会毫不留情地嘲笑像她一样的「傻瓜」。我相信人性,也相信报应,但也会先把全世界当好人看待,也会觉得自己敦实诚恳,对方也应该会谦恭仁厚,我也是潜在的傻瓜。

我不想去评论她思想上有否出轨,但我们现在的社会在批判行使诈欺的人之前,总会先来责怪被骗的受害者。

我们只能默哀。

作者 : 黄启灏(旅韩职场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