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4 16:37:01  2141427
敏洁/文学的绝望与颓废【星洲副刊·读家】
女人与书

村上龙成名得早。他的第一部小说《接近无限透明的蓝》就把该拿的奖都拿了,作品尺度在当时还引起社会骚动。情欲、毒品和限制级青春,这些叛逆少年的关键词让他和另一位喜欢慢跑的村上形成日本当代极为相异的两种书写类型。

本书在2004年发行初版时,村上已过不惑之年。比起他在二三十岁所写的代表作《寄物柜里的婴孩》,这书中人物和场景都相对温和,甚至平凡得可怕。以至于我每翻一页,都得拿出极大的耐心对抗生活的无力感。

“所有的场所都充满了绝望与颓废。在被现代化的强大力量推着向前进的时候,描写其中消极负面的部分,是文学的使命。”村上龙说。

尽管如此,我还是输给书中那些既细腻又琐碎的片段。背叛爱情的恋人们,他们森冷的对话经过描述而变得不那么面目可憎,但挥之不去的,却是一身鸡皮疙瘩。近10年来,村上龙很少执笔,但就在这10年间,革新科技改变了人类沟通、绝望和愤怒的方式——

渐渐对交谈不感兴趣

从前在居酒屋里感觉自身渺小,但如今在键盘前找寻希望的渴望越来越急迫;坐在咖啡店里可以听到隔壁桌的谈话,但现在大家渐渐对交谈已不感兴趣,同台吃饭、夹菜、咀嚼,各自盯着手机荧幕,更无需顾及说话得不得体,有事请PM、WhatsApp,emoji背后可隐藏愤怒、失望和一切情绪。

或许,我更期待擅长掌握时代脉动的村上龙能够用他的语言说现在的世界,给孤岛们再写一遍到处存在的场所,以及到处不存在的我。

【书籍简介】在这8篇短篇小说(《到处存在的场所,到处不存在的我》)中,作者以居酒屋、公园、机场、便利店等场所作为舞台,试图将类似“希望”的东西写进文字里。


作者 : 谢敏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