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8 07:00:00  2141727
李系德/金河总统 入错戏院睇错戏
隆情岁月



3620SWY2019115121466265178.JPG
金河戏院售票处和入门处前面的大堂相当空敞。(星洲日报照片)



金河广场最兴旺时期,二楼有两间大戏院,就是放映华粤语片的金河(Sungei Wang),及专映西片的总统(President)。

1960年中国拍了部山歌名片《刘三姐》,但那时马中两国尚未建交,极少中国片能在本地上映,有些倾慕此片盛名的国人竟跑到新加坡去看,可算夸张!隔了十多年后,《刘三姐》终能在有2000个座位的金河戏院上映了。对中国有浓厚情意结的安哥安娣,都一窝蜂“仆崩鼻”赶去“扑飞”,相当墟冚,使这山歌片的映期持续了很久。那时坊间常可听到有人唱戏里对答的山歌,如:“什么结子高又高呢?嘿高又高!什么结子半中腰呢?嘿半中腰……”

另一次金河戏院人山人海排长龙,是放映《蛇形刁手》,原本做龙虎武师的成龙担正男主角,施展矫健刁钻滑稽的武打身手,令人眼前一亮,尤其是把5只手指聚拢形成蛇头形状,一下下的往对手身上迅速“啄”下去,极像猛蛇进击的动作。加上对白风趣,成龙每打出一招,都不忘耍嘴皮“润”对手几句,气得对方骂道:“死𡃁仔,你咁好唱口,梗系食咗草龙定嘞!”暗讽他像刚吃了蚱蜢的鸟,才“唱”得如此动听。就是靠添加这类谐趣抵死的对白,令此片大大卖座,成龙也一片成名。

不知是成龙旺了金河戏院,还是金河戏院旺了成龙,也许是“龙游河水,黄金滚滚来”。他下一部《醉拳》在金河上映也是万人空巷,票房更上一层楼,奠定了他的功夫巨星地位。他扮演少年黄飞鸿(该是影史上第一个留着蛊惑仔式长发的黄飞鸿),由苏乞儿袁小田演教他醉拳,喝醉后脚步东歪西倒耍出一套醉酒佬的拳法,还把“醉八仙”的8位“仙家”套进招式里,诸如“吕洞宾醉酒提壶力千钧,曹国舅仙人醉酒锁喉扣 ……”耍到何仙姑的招式,成龙更如“姣婆上身”摆出“乸型”动作,换上阴柔女声念出:“何仙姑弹腰献酒醉荡步。”令观众笑到碌地。

金河与总统两院面对面分隔两旁,中间大堂相当空敞,却常挤满人潮。我有两名同事买了金河的戏票,却摆乌龙误进总统戏院。曾有部粤语片叫《剥错大牙拆错骨》,他们却是“入错戏院睇错戏”,结果论为笑柄。

后来金河广场3楼再开设两间迷你戏院,已忘了叫什么名字,有人说好像是叫Bintang 1和Bintang 2,却不敢肯定。我记得在此看过《梁祝》,初登大银幕的杨采妮青春娇俏可人,令人为之惊艳。但吴奇隆所唱的那首粤语版主题曲,却是把优美的〈梁祝协奏曲〉旋律唱得最难听的一个版本!


作者 : 李系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8


广告

其他新闻
李系德/金河广场书香vs啦啦文化
李系德/南苑二轮戏院 中山京都广东
李系德/南苑的大戏 弄迎 脱衣舞
李系德/学生周报学友会的日子
李系德/国泰戏院冷得我腾腾震
李系德/光艺借尸还魂变柏威年
李系德/从前的Pavilion──光艺戏院
李系德/乱闯马路到马图“朝圣”
李系德/垃圾堆寻获“武林秘笈”
李系德/513 Jalan Sarawak洋房避难
李系德/住印度理发店惹误会
李系德/白锌屋旧人旧事回忆
李系德/木板屎坑“屙茄”夜惊魂
李系德/邵氏广场富都戏院“放势郁”
李系德/从大坑渠到香港商店
李系德/印刷厂林立的“囍帖街”
李系德/乐园木屋族挑水点大光灯
李系德/半山芭美食飘香取代书香
李系德/半山芭大巴刹抵到烂
李系德/别有靔合发关了 仍有适苑
李系德/半山芭三大酒楼之一合发
李系德/梅绮为食街传教引发示威
李系德/为食街猪杂粥 粥浓情更浓
李系德/为食街炖蛋飘香不再
李系德/在星光被余丽珍吓餐死
李系德/513金华看戏夜惊魂!
李系德/神眼辨认东方巴士车牌
李系德/辟智师生感情深厚
李系德/运动会“骑呢”竞跑项目
李系德/校庆宴会校友一曲惊四座
李系德/念口簧式唱文言文校歌
李系德/大华戏曲片风行一时
李系德/大华戏院小孩就地屙殊殊
李系德/枷锢楼示威大肉博
李系德/自毁最长壁画世界纪录
李系德/枷锢楼“天台的月光”
李系德/云吞面敲竹板招生意
【隆情岁月】李系德·半山芭十二间卧虎藏龙
【隆情岁月】李系德·半山芭波打吹喇叭
【隆情岁月】李系德·荷哩书馆拿手打荷哩?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