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6 00:00:00  2142044
李发联‧治了又淹,淹了再治
大新闻笔

吉辇县有两大河流──吉辇河与古楼河,两河全长皆逾百公里,贯穿吉辇县,吉辇河更贯穿槟吉霹三州。

农业大县,尤其吉辇县是全马第三大米仓,种稻面积超约2万公顷,稻农约有8000余人,农田一年2季需要大量水源灌溉,而吉辇县主要水源来自武吉美拉湖,还有一部分是取自吉辇河等。

有河有湖是农业重要支柱,但河流或人造湖,一遇雨季,河水爆涨,居住在河流区域边旁的低洼住宅村民总会首当其冲,面对水患引起的不便。

上个月雨水过多,每天持续的豪雨令河水高涨,许多甘榜区,尤其是章吉罗峇吉辇河旁的数个甘榜在上月19日水灾,因住家淹水,为安全起见,当局把受影响民众疏散至附近的国民小学。

最严重的数天,灾民也增至百余人,副首相旺姐也莅访慰问灾民,并了解详情以寻对策,解决当地长期面对水患问题 。

阿罗邦士至章吉罗峇第15至16公里处的道路也因高涨的河水,淹没道路约2呎半,对小型车辆造成危险,当局也封路约2周,积水日前退去,才恢复通车了。

其实吉辇县武吉美拉、柏烈区及阿罗邦士一带因地势较低,当武吉美拉湖泄洪或吉辇河水高涨,就常发生水灾,数年前,国阵政府当权时也曾拨了4亿9000万令吉治水,在吉辇河及古楼河展开筑河堤,清理武吉美拉湖的杂植物等。

虽然过去几年还是有发生水灾,但一些黑区情况似有减缓,但水灾事件还是一再发生,当局有强调,要顾全的地方太大了,而且大自然威力如过多雨量,未能计算,当局唯有见步行步。

当局有提出多兴建多一个人造湖,以再次治水及储水大计,因农田一遇干旱季节,也是苦哈哈,过多的雨水也能存储至第二湖,但由于建设第二湖大计耗费甚钜,当局至今未有决议 。

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在执行各行政工作,展开各项为民福利、发展大计,最基本的民生课题,路平、灯亮、水沟清。我国的天灾属少,但水灾频传,尤其是大雨只下了数小时,各地就传出灾情,大城小镇都有,这都是考验各政府应变的能力。

政府每年都有治水预算,但市民总希望能有一劳永逸的治水大计,可还不能如愿。

当局唯有治了再说,淹了再做。

我们希望政府单位能多请治水专家做全面评估,治水从源头治起,看看中国地大河长,建了长江三峡大霸之后, 解决许多内涝发生,治水治农也发电,还成为游客游景区,一治多用,太有智慧了。

作者 : 李发联(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