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6 14:00:00  2142309
【狼的日与夜】生锈的钢铁人 / 方肯
星云

在未得红斑狼疮以前,朋友们常称我是铁人,时间都分给了工作和生活,很少休息,却很少生病。患病后,认识的病友几乎都和我一样──一直很少生病。这或许就是家人忽略我患病的原因之一。他们不知道,红斑狼疮是一种致命的病。

最初发病的原因是溶血症,接着是甲状腺亢进,虽未解决这两道难题,但上天大概觉得我战斗力不错,决定提升战役的难度,再添一敌──类风湿关节炎。这也是自体免疫性疾病的一种,但并不是所有红斑狼疮病患都会受累。

在我患溶血症不久后,曾为某健康杂志担任特约记者,访问了木木三瑜伽的骆纡蕙,得知她曾患类风湿关节炎。那时觉得这病症很陌生,岂知它很快找上我。人生真奇妙。

关节炎有数种,有运动型关节炎、退化性或老化关节炎、痛风等。简而言之,如果以上都不是,那就是类风湿关节炎了。关节炎多数是骨质增生,而类风湿关节炎是软骨被破坏,受累的地方除了大关节,也包括小关节,红肿、发热,而且是对称性。

患病初期,对自己的饮食避忌不甚了解,常误食“地雷”便在体内爆炸,而且身体已不如从前,稍微劳累都会诱发关节疼痛。初期是膝盖,然后是手腕手指手肘,慢慢是脚跟,甚至是脚趾足弓。轻微的时候,痛处只有一个;大爆发的时候则是以上全部。

早晨醒来时是类风湿病患最无奈的时刻,称晨僵。醒来后,全身关节僵硬无力,只能默默躺在床上等引擎 “发热”才可以起身,否则必定需要旁人协助才能起床,宛如生锈的铁人,可以听见齿轮卡着的声音。等待的时刻很清醒,不断尝试移动手指、握拳,再慢慢挪动上半身。下半身还没有准备好,又要按摩膝盖、小腿肚到脚板。等到终于可以自行离开床时,一个小时过去了。病发期,我每天醒来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睁开眼,而是握拳。如果握拳失败,我可预想到今天又是困难重重,便很不想睁开眼面对这一天。

诚实身体的反应

最具挑战性的时期,是在出版社朝九晚五当编辑的时候。我的身体是千疮百孔,溶血症、甲亢、类风湿关节炎、血管炎等日日纠缠着我,没有休战的机会。当编辑无可避免需要使用手指,无论使用电脑键盘或是写字。类风湿发作时,痛处在尾指则无碍,难挨的痛处是在食指或拇指,而且每次发作一定是左右对称。

长期的发作之下,我的食指已略有屈曲,无法还原,所幸不至于影响日常生活。虽然如此,类风湿关节炎的晚期关节,会纤维化或骨性强直(软骨下骨硬化),导致残废。因此,类风湿关节炎患者应及早接受治疗,以及对于作息、饮食都要格外自律。每一次的发作,都是一种无可挽回的伤害。而我,已经没有多少冒险的机会了。

伴随类风湿关节炎向我而来的,还有纤维肌痛症,这更难让人理解了。医学上无从诊断(无论是血液或X光),痛楚涉及关节到肌肉,甚至是皮肤。我特别容易痛,被勒紧皮肤会痛,连戴项链一两个小时也会酸痛。我不再是铁人,而是一个豆腐人(某个老同学给我取的有趣外号)。

从前到西药房,我都会买许多膏药布,市面上各种膏药布我都用过了,有的像辣椒,有的很温和,有的黏性特强。我的身上常有几处长方形、光秃的皮肤,那都是膏药布撕开过的痕迹,一点汗毛都不剩。另一种舒缓疼痛的方法就是使用缓和肌肉疼痛的药膏,一般上是运动后使用,但效果不比膏药布效果持久。每天例常给膝盖穿戴绷带,保护膝盖,也能减缓关节疼痛。因此,每次出门前、回家后,繁琐的事是数不胜数。最重要的是要穿好的鞋子,不只保护足部关节,也保护膝盖、脊椎,大问题往往是小细节累积而成。目前,仍没有特效疗法可以根治类风湿关节炎。每个患者都各有自己的疗法,且看个人是否合适。

被类风湿纠缠了七八年的有一天,医生建议我不如尝试服用鱼油(Fish Oil),他不保证一定有效,只是听其他病人告诉他鱼油对关节炎效果甚好。于是,我开始服用含量EPA 1000mg和DHA 250mg的鱼油──关节炎的确稳定下来了。虽然我也推荐其他关节炎的朋友服用鱼油,但是效果因人而异,未必见效。患病若是倒霉,但在服药方面,我算是幸运的。

即使如今类风湿关节炎已经鲜少发作,我不再一拐一拐,弯着腰走路;不再不能蹲、跪;不再只能坐附有椅背的椅子(最好是软垫),但我仍不敢掉以轻心,作息和饮食的影响最直接,身体会知道我做了什么好事,并给予诚实的反应。

作者 : 方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