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7 00:01:00  2142723
黄荣文‧投资未来,但不能纵容
大新闻笔

还有2个多月,台湾又要举行总统选举了。除了传统的蓝绿之争,还有一些小党、个人候选人要参与角逐,一人一票,选出台湾人心目中的领导人;至于总统是否选对人,还是只有民主制下的“一天民主”,之后总统苦民所苦或为所欲为,那就另当别论。

近期注意到国民党籍候选人兼高雄市长韩国瑜提出一项政见,若当选要研讨让大学学费贷款(学贷)免息,结果执政的民进党,从蔡英文总统府、陆委会、教育部等首长及基层立委议员、泛绿媒体学者都跳出来抨击。

然而,向来有“苦民所苦”形象的韩国瑜,这回的建议却打中许多中下阶层人民的心,因为在生活费日益高涨的台湾,大学生就职后薪水却追不上通膨,而韩国瑜也形容此政见能够引起社会广大的回响与讨论,表示大家心中也认同,强调台湾未来必须要推行“投资更重要的下一代”政策。

不论韩氏政见能否落实,台湾蓝绿当家时在处理学贷的作法,值得我国参考或借鉴,例如根据台湾银行统计,至2019年10月,累计8年转销学贷呆账更只介于14亿元(约1.9057亿令吉)而已。

若是对比我国和台湾,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则有高达51%属于“问题借贷者”,其中19%更是从来不曾缴还高教贷学金,“拖欠不还”数额逾400亿令吉。

台湾媒体人形容,台湾大学生非常爱惜“羽毛”,对个人信用评级非常重视,若是个人有欠债不还或有呆账纪录,未来在金融行业里寸步难行,连申请信用卡都不能。

为此,大学毕业生薪资一旦超过3万5000元(约4764令吉),必定会按时缴付学贷或直接从薪资里扣除。

反观我国,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财政部长宣布高教基金借贷者在月薪达到某个程度,每个月可以2%至15%扣除月薪的形式偿还贷款的措施,却招徕许多大学生抗议,要求政府重新检讨,似乎借钱不还者反而是大老爷似的。

台湾和大马生活水平和薪资酬庸不一样,扣薪还贷也有差异;不过,不论是前朝或现任的大马政府却未能严格规定,不能将恶意拖欠高教基金贷款者等同拖欠银行贷款者一样列入黑名单,让国内信用评级形同虚设。

高贷基金问题是一面照妖镜,折射出国内政客千般的计较、万种的考量,让原本立意要投资教育的未来,变成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白眼狼。我国不应该纵容这些无信用,任借不还的新生代。

作者 : 黄荣文(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