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09 07:00:00  2143784
【一个错字,一段故事】此“生”非彼“身”/达拉(新山)
星云

还记得自从识字以来,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讲的故事:“何瑞奇医科”的招牌被错读成(或因近视眼而看不清楚)“阿端哥酱料”。父亲还耐心的教我这10个字的笔划、读音的不同点,也让我以后认识更多中文单字时更了解中文字是可以单独成立、单独发音、单独解读而又自成一体,真的是一个“字”、一个“字”,不像其他国家种族的语文要两三个甚至更多字母连接在一起才能够拼音、才能凑够组成让人明白和理解的字。

佛家有四句话:“佛法难闻今已闻,人身难得今已得,此身不在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这“生”和“身”两个字用得很好、很巧妙,中华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啊!

可是我的一位从小受英文教育的邻居(他后来也成为佛教徒),一直搞不清在这4句话里的“生、身”两个字的真正用意。每次都要我解释清楚,可是多几天他又忘记了,时常都读成“此生不在今生度,更待何身度此身”。有时我都让他给搞糊涂了,只好又再费尽唇舌向他解释:此“生”不是彼“身”,彼“身”不是此“生”啊!

作者 : 达拉(新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