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0 15:29:24  2144493
邱进福:不禁任何人学其他语言‧“设母语教育机构 不违宪”
教育

0079TSL201911101510176370163.jpg
起诉方代表律师沙拉鲁丁。

(八打灵再也10日讯)受访的律师认为,政府允许设立各源流学校并不违宪。

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联合主席邱进福指出,联邦宪法152(1)(a)条文清楚阐明,没有禁止任何人教导或学习任何其他语言。

他对星洲日报说,1996年教育法令的相关条文如第17条文和第28条文都没有违宪。

“有关设立母语教育机构以及进行母语教育的条文,显然并没有违宪。”

他说,联邦宪法152条文根本没有“媒介语”这个字眼。

土著权威党(PUTRA)副主席莫哈末凯鲁阿占以个人名义向联邦法院入禀通知书挑战大马政府,指政府允许设立各源流学校的决定违宪,联邦法院择定11月11日裁定是否审理相关申请。

西拉达斯:凯鲁阿占入禀程序不恰当

另一方面,律师西拉达斯指出,莫哈末凯鲁阿占首先需要先处理程序的问题,因为根据宪法128条文,联邦法院受理来自高庭或上诉庭的案件。

“如果不是来自高庭或上诉庭的案件,不属于联邦法院的权限,而且这也不是联邦与州、州与州之间的纠纷,不能个人直接入禀联邦法院。”

他认为,这项挑战不恰当,法院不会介入国会,除非国会犯下严重的错误。

他不认为教育法令有违宪法,华小和淡小已经存在许久,甚至有的学校在独立之前就已经存在,并且是大家所接受的事实,不是到了现在才说是违宪。

他说,此举相信只是为了哗众取宠,误导马来人,完全是在玩政治花招。

凯鲁阿占要求各源流学校改为国小

较早时,莫哈末凯鲁阿占在入禀通知书中称,国会无权修改1996年教育法令第17及28条文,即准许各源流学校的设立,因此要求法院宣判有关法令的修改,违反了联邦宪法第152(1)(a)条文。

一旦联邦宪法批准其入禀通知书,并宣判各源流学校违宪,他将要求原有的各源流学校易名,改成国小,并使用马来文作为教学媒介语,而不再是母语。

他援引宪法152(1)(a)条文及联邦法院于1986年对独大的判决一案,认为政府设立的学校必须采用马来语为教学媒介语。

他说,此举并非否定少数族群学习母语的权利,但是政府设立的各源流不能采用马来语之外的其他语言作为媒介语。

宪法规定非国小列国语为必修课

联邦宪法152(1)(a)条文阐明,没有任何人可以被禁止或阻止使用(除了官方用途),或教导或学习,任何其他语言。

1996年教育法令第2条文的定义中,“国民型学校”(sekolah jenis kebangsaan)的意思是政府小学或政府津贴小学。

其定义为(a)为6岁起的学生准备合适的小学教育、(b)使用华语或淡米尔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c)和(d)国语和英语为必修课。

教育法令17条文则阐明国语是主要的教学媒介语,(1)国语必须是所有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语,除了根据28条文中所设立的国民型学校或其他由部长豁免例外的学校。

根据17(2)条文,如果一所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语不是国语,国语必须列为必修课。

教育法令28条文是有关设立和维修国民学校和国民型学校,部长可以设立国民学校和国民型学校,以及必须维修这些学校。

0079TSL201911101510176370164.jpg
董总律师团负责人黄觥发。
0079TSL201911101510176370165.jpg
政府代表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
4788JN2019119182766352450.jpg
邱进福:联邦宪法152(1)(a)条文清楚阐明,没有禁止任何人教导或学习任何语言。
4788JN2019119235546357981.jpg
西拉达斯:根据宪法128条文,联邦法院受理来自高庭或上诉庭的案件。

华淡小违宪案件

土著权威党(PUTRA)副主席莫哈末凯鲁,以个人名义向联邦法院入禀通知书,挑战大马政府允许设立各源流学校的决定,是违宪的做法。

●起诉方:莫哈末凯鲁阿占
○代表律师:拿督沙拉鲁丁
○起诉方书面陈词
联邦宪法第152条款并没有赋权教育部长设立华淡小。

●答辩方
第一答辩方教育部长
第二答辩方大马政府

○代表律师
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
○答辩方书面陈词

联邦宪法第4(4)条款已清楚阐明,赋权予国会在教育领域拟定法令,因此国会有权制定教育法令17条文和第28条文,赋予教长权力设立华淡小。

●介入案件团体
董教总(代表律师:黄觥发、杨映波、拿督古迪雅星)
华理会、大马淡米尔基金、淡米尔小学校友会等等(代表律师:拿督峇斯迪安、拿督斯里兰)
△介入团体非答辩人,但将以“法庭之友”的身分在庭上协助发言。

●其余角色
行动党
马华

△一旦挑战华淡小违宪的案件获法庭受理,行动党法律局将代表吉隆坡中华独中申请介入,马华也将寻求介入成为案中的一方;介入行动包括通过干预者的申请来挑战违宪申请,或者成为“法庭之友”为法庭提供协助等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