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1 07:50:00  2144624
温思恳.稀土做肥料可行吗?
磐石之上

一谈到稀土,大马人总是闻之色变。然而,稀土真的可怕吗?它到底有多危险?从剧毒到无毒,如今甚至有建议把稀土废料制作成肥料,老百姓的脑袋瓜,真的无法跟上改变的步伐。

一来,我们经历过红泥山的惨痛教训;二来,民联(前希盟)曾经支持轰轰烈烈的反稀土游行,使我们对稀土产生洗脑式的恐惧。笔者在大学时期也参与过绿色盛会的游行,还亲自领教了催泪弹的威力。

在此,让笔者尝试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这个课题。综合一些论证以后,我们便能理性的作出判断。

首先,我们要了解什么是稀土。

稀土其实是金属矿物,拥有多达17种不同的金属元素,可用来制作高端电子设备。不同于一般的金、银、铜、铁,稀土中含有一些具有天然放射性的元素,像是铀(Uranium)和钍(Thorium)。换句话说,稀土带有辐射。

事实上,辐射无所不在,并分成电离辐射(ionising radiation)和非电离辐射(non-ionising radiation)两大类。稀土的辐射是前者,是属于比较危险的类型,因为过量吸收可导致癌症。当然,我们千万不要错把稀土当成是核辐射原料,因为稀土的辐射值,是远远要低过核原料的。

莱纳斯在开采稀土的过程中,会产生两种废料,那就是WLP(water leach purification)和NUF (neutralisation underflow)。实际上,只有WLP是含有辐射的。NUF是无毒无害的副产品,而且还富有镁与钙,遂可被制作成肥料。目前,来自博特拉大学的研究已证实,NUF的确可以提高棕油的产量。因此,使用NUF来作为肥料添加物并不存在任何问题。

然而,成为争议的是将WLP也制成肥料的建议。WLP的辐射值为6 Bq/g,这超过了大马1 Bq/g的辐射顶限。实际上,国际标准为10 Bq/g,大马的标准是严苛了10倍!说句公道话,我们并没有为莱纳斯降低监控水平。也正是如此,政府才会要求莱纳斯建设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来置放这些具有辐射的WLP废料。

莱纳斯目前有多达58万吨的辐射废料。要寻找适合的存放地点是一回事,而要建造并维持能够容纳上百万吨废料的设施,肯定要涉及极高的成本。笔者相信,莱纳斯必然希望可以将WLP转换成肥料,一来可以减少废料管理的成本,二来还能增添利润。要知道,政府让WLP废料留在大马,已经是对澳洲极大也极不应该的让步,如今莱纳斯还打算用WLP来生财,岂不欺人太甚?

实际上,贵为稀土大国的中国,也早已开发和使用稀土肥料超过30年。中国的研究显明,只要稀土被稀释,它对环境的冲击不会太大,并能增加农作物的收成(大约2至3成)。那么,我们可否复制中国的经验?

让我们做个简单的计算。稀土肥料的用量在千分之一到万分之一不等。大马有95万公顷的可耕种土地,而肥料的年用量为每公顷1700公斤。如果将稀土以千分之一的释稀比例来计算(也就是在1700公斤的肥料加入1.7公斤的稀土),就算全国的农地撒上稀土肥料,每一年最多也只能消耗1600吨的WLP。

这比起58万吨的废料是小巫见大巫,却要冒着将辐射散播到全国各地的风险。哪怕只是微量的辐射,经年累月也会带来灾害。况且,稀土废料的总量还会随着产能提升而增加。也许有人会说,我们将稀土肥料出口到国外,就能解决废料过多的问题。然而,要出口稀土肥料的话,大马本身还必须全力使用,才能说服潜在客户。

当然,笔者绝非农业专家,这个计算纯粹是抛砖引玉。以上估值也许错的离谱,但原则却是十分清楚,那就是没有必要为莱纳斯的利益来冒险。

当今世界除了中国以外,仍然没有大量使用稀土肥料的国家。先进国如德国与澳洲虽然有展开研究,但针对稀土肥料对人体健康和环境的影响,仍然缺乏清晰的概念。

大马的棕油业一直想摆脱破坏环境的恶名,政府发出大马永续棕油认证(MSPO)的理由莫过于此。因此,使用WLP稀土肥料,是否违背了永续经营的理念,并极大可能打击已经萎靡的棕油业?读了此文,相信各位读者心里有数。

作者 : 温思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