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2 06:20:00  2145192
林瑞源.土团党引发信心危机
风起波生

丹绒比艾补选让人们用放大镜来看土团党,检视其功过,因此出现教训土团党的声音。在这种情势之下,土团党领袖竟然不断出错,例如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发表“独战行动党”的言论。

表面看来,阿末法依沙是不够聪明,忘了在手机时代,胡言乱语会被人放上网,但追根究底是他拥有“巫统基因”,脑袋里都是种族念头,所以他才会说,他正在孤军作战对抗行动党人,他要捍卫马来人的土地、必须为马来人的宗教斗争,他很感谢巫统里面一些朋友并没有骂他,他们和他很要好。

阿末法依沙所谓的“捍卫马来人土地”应该是指行动党要求发出永久地契给新村居民,在他反对下,永久地契变成99年地契,让行动党被马华炮轰没有兑现大选承诺。

土团党的种族路线是造成希盟无法兑现一些竞选承诺的主要因素,土团党变成“巫统翻版”,导致希盟拿不出更多与前朝不同的表现。在阿末法依沙领导下,霹雳希盟矛盾重重,州政府举步维艰。

行动党中委刘天球的“希盟没土团党也能执政及纸老虎”论,让土团党暴跳如雷,要行动党对付刘天球,现在轮到霹雳大臣乱讲话,一些土团党领袖却认为不是大问题,这种双重标准的态度,和巫统执政时期一样。

阿末法依沙的言论让巫统和伊党指控行动党操纵政府、侵犯马来人权益有了“凭据”,最终也打击到自己。

土团党领袖占据政府的主要职位已经引发信心危机,因为他们的思维和巫统一脉相承,对解决国家问题的办法不多,比如多年前,巫统收编飙车族,巫统部长建议在晚间封路设立跑道,让飙车族在吉隆坡进行街头摩哆车赛,巫统少青局主席阿都阿兹士还说“飙车族可以协助解决攫夺案”,现在土团党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提议为蚊型脚车爱好者提供培训,并指我国有知名脚车运动员也是从蚊型脚车活动“出身”。

不管是在马路上飙摩哆或飙脚车都是危险的活动,不应纵容,土团党不敢得罪“蚊型脚车党”将促使更多小孩不专心学业,去飙脚车,衍生更多意外。

在制造就业机会方面,土团党和巫统都是走捷径,前首相纳吉之前劝告毕业大学生驾电召车、卖椰浆饭,而赛沙迪则引进电召摩哆服务,作为解决马来青年失业的方案。

马哈迪提出第三国产车,土团党企业发展部长礼端更厉害,计划推出飞行车,忘了脚踏实地的工作。

一些土团党领袖和巫统一样拥有单一源流学校才能够团结人民的观念,比如土团党最高理事达哈依斯迈提出迈向单一源流学校的建议。土团党领袖的思维在很大的程度上决定国家教育政策,因此承认统考的课题存在极大的悬念。

敦马重提土著政策,没有新的执行方针,只会重复以往的失败。土团党附和种族主张,根本无法引导和教育甘榜人民舍弃种族政治,也加剧了种族情绪。

土团党作为希盟政府的主导者,也无法解决民困,包括生活费高涨、油价、原产品价格低落的问题,因此丹绒比艾补选的土团党候选人卡敏才会发表“小园主1000令吉够吃够用”的言论。

对于马来人贫穷、教育及失业等问题毫无办法,应对方式和巫统一样,那么马来人为何还要支持土团党?土团党变成巫统2.0,不只是自己走入死胡同,也将拖累希盟政府。

土团党的失败,将让巫统重新获得欢迎,即使纳吉涉及的SRC国际公司案件表罪成立,也无助于补选选情。

土团党教育部长马智礼在助选时促请选民不能为了惩罚好人,而选择选择邪恶、腐败的人。但是有的时候,错误的决策比贪腐还要可怕;不管是执政不足两年,还是60年,都不是走错路的借口,也不能责怪选民翻脸无情。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