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2 18:37:00  2145388
“马新影人不该矮化自己的创作”·原腾信心十足出战金马
星人物

2302CLF201911111815566396748.JPG
原腾形容25岁的自己性格爱玩爱闹,去年到台湾拍电影《乐园》饰演染上毒瘾的勒戒少年“鼠仔”,以偏激方式甩肉并迫出张狂又凶狠的眼神,拍完电影后花了一个月才真正走出来 。


(八打灵再也12日讯)原腾凭台湾电影《乐园》爆发力十足的演出,入围本届金马奖最佳新演员,他表示,入围金马奖是每个演员的梦想,“但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有指今年在中国、香港电影皆缺席的情况下,才让马新电影人占到便宜。他对此表示,“我认为我们不该矮化自己的创作,毕竟我们是颇特别的存在。而且,即使有中国、香港演员参与,我未必没机会入围。”

原腾今年6月凭《乐园》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荣膺最佳男演员奖,当时更有机会跟苏有朋、《疯狂的石头》导演宁浩交流。“宁浩导演说过我的演法和传统套路不同,可能我没什么所谓的演技,只是让自己一直维持在那状态。”他拍戏期间靠熬夜、断食、空腹跑步等方式甩肉,刚从高雄电影节宣传电影《乐园》回马的他,更指王识贤曾形容他“为了进入角色采取很激烈的手法。”

扮毒虫精神紧绷
花1个月舒缓回来

原腾指自己的“鼠仔”角色是孤独的,常武装自己,为了精准呈现戒毒人的痛苦,不但精神紧绷还曾在片场恍神。“有场农场失火的高潮戏,我被火烧到膝盖和脚板,在地上滚了两圈,但导演没喊卡,我只能继续演。”他更形容拍完电影后,有种虚脱而且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回到大马,花了一个月时间,见朋友聊天打屁才慢慢舒缓过来。”

因为《守百年之约》“泰禾”角色被大马观众熟识的他,在金马奖宣布入围名单当天,其实正在拍摄明年的贺岁剧《春天花花花啦啦!》,“当时现场的Coby庄可比、Emily陈子颖都尖叫出来,我却头脑一片空白,接到《星洲娱乐》访问电话时更只懂傻笑,觉得很不踏实。”



2302CLF201911111816196396756.JPG
原腾对自己是“校草”一说哈哈大笑,并表示“以我的审美观而言,我从不觉得自己帅。”他欣赏的都是性格演员,包括香港的刘青云、中国的黄渤和台湾的陈竹昇。“我看过陈竹昇《大佛普拉斯》的访问,觉得他很有想法。因为我没什么想法,所以很想跟他合作。”


争金马持平常心
未准备得奖感言

原腾几年前曾到台湾念书,只是后来积蓄不足加上父亲逝世,唯有辍学回马,加入剧组担任幕后工作人员。他后来参演电影《这一刻,想见你》,被摩尔娱乐负责人看中,才成了东于哲的师弟。“我很谢谢家人给我很大的自由度,妈妈也一直没把家里的经济压力放在我身上。”

原腾这次在金马奖对上《大饿》蔡嘉茵、《下半场》范少勋、《我的灵魂是爱做的》邱志宇和《返校》曾敬骅,他尚没机会看到他们的作品,所以没法判断自己的胜算。“我抱持平常心,但我知道大家都希望我能为马争光。”那他会为23日的颁奖礼先准备得奖感言吗?“呵呵,等接近时才打算吧!”

想和杜琪峰刘青云合作

对于自己是“校草”一说,他哈哈大笑表示,“这样形容我的人是佛心吧!以我的审美观而言,我从不觉得自己帅,只是过得去而已。”曾学过跆拳道的他也打泰拳,并表示那是很好的舒压方式。他希望以后有机会拍动作戏,也想跟杜琪峰导演合作,“他很会拍男性电影,我想成为他镜头下的男人。”

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刘青云对戏,并很欣赏黄渤和陈竹昇。“很想和他们合作,知道他们的历练。”他自谦还是新演员,所以从不为自己定义,“我还很新,什么都想尝试,并觉得这阶段的自己可塑性很高。”



2302CLF201911112039206399212.jpg
原腾刚从高雄电影节宣传电影《乐园》回马,并表示电影里和他最多对手戏的王识贤形容他“真的很努力,为了进入角色采取很激烈的手法。”


作者 : 报道:谢丽芬 摄影:赖国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