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2 18:08:44  2145506
牛粪满地“赶客”.困扰15年商贩头痛
大都会

0875CSL201911121425126410509.jpg
巴生武吉丁宜2早市奈何多年来饱受牛粪问题困扰,加上近来市议会执法人员频密执法,向泊在大路旁的车辆开违规泊车罚单,令小贩和顾客都大喊吃不消。
0875CSL20191112142596410503.jpg
叶金发(左五)联同早市商贩申诉牛粪问题带给商家的困扰。


焦点社区:巴生武吉丁宜2早市

(巴生12日讯)牛粪、垃圾和执法人员频密抄牌,三大因素让巴生武吉丁宜2早市商贩申诉生意大受影响,甚至跌了二至六成的生意量;尤其遍地凡“牛魔王”走过必留下的“黄金”,让早市环境显得臭气熏天和不卫生,使得顾客却步。

当地商家敦促巴生市议会能严正看待上述3大问题,特别是呈环环相扣,一包包堆放在路旁的垃圾,吸引了傍晚至晚间时段放牧的牛群过来觅食,演变至拉屎为满地牛粪的卫生问题。

以93顺利茶餐室业者施世鸿为首的当地商家与早市商贩,今日在巴生市区流动小贩公会主席叶金发安排下召开新闻发布会,阐述困扰武吉丁宜2早市和峇都尼兰27路商家的“三大痛”,希望巴生市议会能介入采取行动,特别是把从2004年起,困扰迄今15年的牛群和牛粪问题给解决掉。

施世鸿:垃圾清理后没载走

施世鸿表示,尽管市议会委派的早市清洁承包商,每日都有派人打扫小贩留下的垃圾,但只是打包成堆后放在路旁而没有载走,使得傍晚时段放牧的牛群被吸引而来,并想办法咬开垃圾袋觅食,“顺道”留下许多牛粪。

“清洁承包商照理要每天把打包后的垃圾给载走,但根据早市小贩说法,承包商大约只会在两三天、有时甚至一星期后才会把垃圾载走。堆积的垃圾吸引了不只是牛,还有乌鸦和流浪狗过来觅食。”

牛群出来觅食滋扰商民

他指出,相信是设在附近高压电缆保留地上的牛栏为违规运作,不解这么多年以来,地方当局如巴生市议会和巴生县署及土地局都没对养牛业者采取行动及要对方搬迁,任凭每日傍晚六七时至晚上10时,自由放牧的约廿三十头牛群出来游荡觅食,滋扰商民。

施世鸿说,牛群在商业区游荡肆意拉屎,一坨坨留在路上的“苏州屎”被车轮碾过时,路面留下成串的土黄色牛粪,臭味四溢严重影响食客用餐。

他形容,甚至一些牛只看到夜间摆放在路旁的餐桌有食物时,还会“好奇”地凑过鼻子去闻一闻,吓坏正在用晚餐的食客,更令小孩被吓得嚎啕大哭。

他透露,本身曾在3年前向市议会投诉牛群滋扰与牛粪问题,但一直都没有下文,相信受影响的住家居民,也有不间断向市议会作出投诉。

泊车位不足频接罚单

对于市议会执法人员从近半年以来,以“接获有人投诉”为由而频密前来早市,向违规泊在大路旁的的车辆开交通罚单,引起顾客吃不消,施世鸿希望市议会能给予通融,毕竟早市泊车位不足,执法人员可在车辆不阻碍交通的情况下,不要过于严厉执法。

他表示,曾就抄牌课题向负责当地的市议员颜维才陈情,后者的说法是有人向市议会作出投诉,所以市议会才不得不执法。

叶金发:承包商应按时收垃圾

叶金发透露,今年7月中曾召开新闻发布会,透过报章陈述牛群和牛粪带给当地商民的困扰,但问题依旧;而市议会既然收了约100个档口小贩,缴交包括清洁费的早市小贩执照费(每日约四五令吉),就应督促承包商按时每日收垃圾,而非“收了钱却不做事”。

也是巴生社会工作者的他表示,有住在峇都尼兰28路的居民申诉,牛群也游荡到住宅区去吃居民栽种的花树叶,并投诉住区的沟渠阻塞许久没获得清理;他在向颜维才反映,经过市议员的督促后,承包商才派员清理沟渠。

促速向养牛者谈搬迁

他促请市议会能尽快向养牛业者交涉,安排对方搬迁,必要时更应“硬起来”采取强硬行动,透露过几天将联同商家代表,会见市议会执照与小贩主任阿兹哈,商讨如何解决牛群滋扰与垃圾等民生问题。

0875CSL201911121425106410505.jpg
施世鸿(52岁,茶室业者)


施世鸿(52岁,茶室业者):养牛者不愿搬

“有向颜维才反映牛群游荡造成的牛粪问题,市议员透露市议会准备了一片地,献议养牛业者搬迁,但业者不愿搬过去。”

0875CSL201911121425136410511.jpg
孙再源(36岁,早市豆浆水小贩)

孙再源(36岁,早市豆浆水小贩):对牛棚还运作感费解

“既然隔壁绿林镇的牛棚都拆了,我感到费解为何武吉丁宜2附近的牛棚还能继续运作。牛群问题从2004年起便开始了,除了带来牛粪卫生问题,到处游荡的牛群也容易引发交通意外,尤其在夜间昏暗时分。

我曾目睹整廿三十头的牛群要过马路时,路过的车辆都需紧急刹车,相当惊险。

牛群一般在晚上游荡后留下的‘黄金’,我们次日清晨6时早市开档时,都需用工具自行清理,相当麻烦。”

0875CSL201911121425136410512.jpg
西华(37岁,早市菜贩)

西华(37岁,早市菜贩):牛粪臭味吓跑顾客

“从早市开档起,便一直都是牛粪臭味围绕,顾客都受不了不愿来买菜,导致我的生意下跌。”

0875CSL201911121425126410510.jpg
莫哈末赛益(40岁,早市臭豆小贩)

莫哈末赛益(40岁,早市臭豆小贩):频密抄牌影响生意

“我曾向养牛业者反映,要求不要把牛群在这一带放牧,对方有短暂两三天把牛群关在牛棚,但之后故态复萌,对解决问题于事无补。

早市本来就有牛粪问题,加上近来执法人员频密抄牌执法,使得我的生意惨跌60%。顾客一听到‘抄三万’,就赶紧把车开走,之后就不再回来了。”

0875CSL20191112142596410503.jpg
叶金发(左五)联同早市商贩申诉牛粪问题带给商家的困扰。
0875CSL201911121425106410504.jpg
“牛魔王”在夜间时分自由放牧觅食,带给巴生武吉丁宜2峇都尼兰27路商民困扰。
0875CSL201911121425126410508.jpg
顾客下车即见牛粪“黄金”,若晨早不幸踩中还真泄气。
0875CSL201911121425116410506.jpg
商家申诉早市清洁承包商,没有按时把打包好堆放在树下的垃圾给载走,结果傍晚时分引来牛群觅食,留下坨坨牛粪污染环境。


0875CSL201911121425116410507.jpg
由于峇都尼兰27路商业区的泊车格充作早市摊格,使得当地泊车位不足,被迫乱停车而中罚单。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