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6 07:31:43  2147502
陈文强· 仇恨的政治灌输
古城

香港目前的局势就是一种“仇恨”政治引发的后遗症,由于政客有所意图的散播下,利用年轻人对政治的不成熟,以及满腔热血的情绪,一步一步让所谓的诉求演变成示威,然后进一步引爆为社会暴力。

如果这时你再问问那些全身包成黑色的年轻人,你们一开始的初衷难道就是为了破坏、攻击、围剿、放火和伤害市民吗?你们当初站上街头难道不是有所求,有所期盼吗?为何如今却是把路封了、把不同意见的人打了、把整个香港当作战场了?

我相信他们只会对你发出怒言,或是也把你给打了;因为,现在的他们已经无法回答任何问题,他们已成为社会里头一个严重的问题。

我更想问问已经从反对党转换成执政党的政客,难道你们也希望马来西亚走向“仇恨”的政治路向吗?

一所原本平平静静的拉曼大学,从过去到509变天前都非常祥和,即使当时的政治斗争非常激烈,拉曼大学还是一所教育温床,大家都明白政治可以乱搞,但教育必须回归教育,这才叫做“政教分开”。

不幸的,我们都以为改朝换代后,整个国家会趋向更稳定、公平、平等和自由的方向,可惜事实却无情地把华社单纯的梦想打碎,政治的触角在此刻毫无隐藏的伸入校园,不只是以拨款作为筹码,如今慢慢地将学生卷入其中。

该如何批判部长的做法,以及该如何为马华的地位做定论,就留给所有关心教育的人士去发表,我只想说说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一个部落将族人分成A等和B等,前者可以分到屋子居住,后者却只能自力更生或是离开部落生活;后来,部落里头的M组织创建了一间大屋子供B等人居住,经过多年后,B等人因这个组织而有了更理想的未来。

这段时间,另一个D组织只扮演批评角色,由始至终没有动手砌过一砖或一瓦。

某年,D成功当上了部落领袖,这时他跳出来对M喊话,要M离开创建且造福无数B等人的大屋,否则部落将不会给予拨款。

故事说到这里,如果你认为那个只会动口的D组织有权要从头到尾付出的M组织离开大屋的话,那我们的校园将不再是校园了,而是把校园列入政治斗争的圈圈里头;而往后灌输给学生的也不再是知识和做人的道理,而是一种对政敌的一种仇恨观念,华教的未来更加堪虑!

----

作者 : 陈文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