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6 16:57:46  2147630
舒庆祥·西方民主制度与华人
东鳞西爪

热火朝天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经过长达16天竞选期后最终花落谁家,在本文刊出时,大家都已知晓。

这是马来西亚式民主一场最新实践,类似民主的推行,华人一直是其中主要参与者之一,扮演重要的角色,且渊源流长,本文试对华人在最初阶段是怎样与如何参与这场游戏进行剖视与检讨。

西方民主这玩意儿与马来西亚华人,并不是天生的一对。殖民统治的压制与封建思想的荼毒,加上民智闭塞,教育落后,使到马来西亚华人在最初移民阶段,根本无法与它接触,不知道它为何物。

华人较全面加入这套游戏,还是在国家于1957年独立,而成为这个新兴国家的一份子之后。

西方民主思想渊源流长,进入十八及十九世纪,挟其经济与军事上的优势,幅射波及全世界各地。

然而,在1957年之前,世界政治版图,并没有之前所谓的马来亚或今天的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概念的存在。因此,那时的西方民主,对许许多多没有公民地位的华人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

现今的马来西亚分东西马两部份,共有13州,人口3000万人,华人占700万,占总人口的21巴仙。由于篇幅所限,仅对现今马来西亚13州中,对其中最富庶,历史悠久,又独特的柔佛华人进行探讨。

溯本追源,华人在中国东汉时期开始就认识了柔佛州,中国历代史书,对柔佛有不间断的记载,资料十分丰富。

华人大批涌入柔佛,是在1844年之后,这与柔佛天猛公王朝的崛起息息相关。柔佛王朝从1113年延续至今,前后经历904年。

对柔佛而言,1819年是柔佛历史非凡的一年。西方文明第一次与柔佛马来文明碰撞。英国人的到来,不仅改变了新加坡的历史,也改变了柔佛现代史的进程。

英国人主导的西方文明,在精神与物质层面,塑造现代的柔佛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影响所及住在柔佛的华人,也比马来西亚其他地区的华人,更早接受西方民主的的洗礼。

柔佛州苏丹阿布峇卡是一位富有远见的统治者,他与华人关系密切,华人大批涌入柔佛拓荒垦殖,种植甘蜜,与他和华人这一层特殊关系及持开放的态度息息相关。

他引进了在印尼廖内执行而富有成效的港主制度,柔佛因此也一跃而成为十九世纪世界甘密产最多的一个地区。

经济蓬勃发展,人口日增,柔佛州也因而成为最富庶的一州,他治理有方,还体现在对华人会党义兴公司的宽容,他的“独尊义兴”,允许公开活动,因而让柔佛享有几近一代人的和平,更能迅猛起飞。

同时,他具有世界观,思想开明,与新加坡的英国人合作无间,借鉴西方,推行了许多现代化的政策,让十九世纪的柔佛比马来半岛其他土邦更早迈向新世纪。

他敦聘英国人为顾问,把西方民主的特征之一的议会制度引进柔佛,创立英校,发展教育,参照西方法律,制定了刑事法典。

1895年柔佛宪法颁布,设立部长议会及立法议会,这是西方民主首次在马来半岛萌芽,后来更成为其他各邦现行宪法的蓝本。

西方民主在柔佛州的传扬,柔佛州华人成为第一次与它接触的马来西亚华人。然而,毕竟这仅是少数人物得到的恩惠,当时只有被冠为“华侨侨长”的陈旭年及佘泰兴港主被选进议会。

不过,这改变意义重大,它标志著西方民主的有限实施,让华人第一次介入本地的政治,象征意义比实质意义来得大。

现今马来西亚华人身份认同的改变,西方民主竟是它的先导者而最早在柔佛开花。

随著这改变,“华巫共治”出现了,虽说是共治,仍以苏丹为主导。马来亚(后来扩大为马来西亚) 在国家独立前至现今的政治体制亦然,过去的联盟、国阵及现今希盟政府都是例证。

历史因素,再次赋予柔佛华人扮演先行者的角色。

总之,西方民主的推介与实施,让原先抱著落叶归根的马来西亚华人,包括最先受其开导的柔佛华人,机缘巧合有机会得以参与本地的政治,为这块土地区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 : 舒庆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