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6 21:44:24  2147993
郑丁贤.敲醒沉睡心灵,张开你的眼睛──补选后记
星期天拿铁

希盟在丹绒比艾惨败,是人民对一个沉睡的政府,要用选票来敲醒它的心灵;对两个无视无觉的政党,要通过选票张开它们的眼睛。

一个执政政权,怎么可能会在一场补选,输了超过1万5千多票,得票率不足30%?

希盟在所有27个投票站,完全败北。补选成绩没有侥幸,也没有拉锯,纯粹是一面倒。不管是马来选民或华人选民,只有一个共识──展开一次教训行动。

希盟掌握了压倒性的资源,通过发展计划、建设工程、红包福利,以及天女散花的承诺,都无法动摇丹绒比艾选民的意志。

一年半的执政表现(正确而言是缺乏表现),选民心里早已打了分数。只是,希盟看不到,或是拒绝接受。

甚至在竞选期间,依然冷漠的回应人民对经济不景的申诉,傲慢的对待人民对打压拉大的不满;天真的要人民给予更多的时间。

人民已经给过了机会,只是希盟拒绝了机会。

x  x  x

选前之夜,希盟的选情,明眼人已经看出崩盘。

最后的造势活动,是整个补选的高潮。希盟在笨珍市区的造势大会,集合了土团和行动党的高层头头,包括慕尤丁、林吉祥、沙拉胡丁、赛沙廸、刘镇东等。

但是,这一晚的情况很诡异,凄清。

原本预定在晚上7点举行;但是,将近8点,现场只看到一些工作人员和记者,而民众却是寥寥无几,使得讲座会无法开始。

著急的火箭党工,四处拉人;到了近9点,勉强凑集了2、300人。

大会终于开始,主讲者一一上台,林伯依然声嘶力竭,但是,台下少了听众,掌声疏落,激情凋零。

整个过程不足1小时,造势大会草草结束,无势无气。

这或是行动党有史以来最冷清的选前之夜。过去的大选或补选的选前造势大会,出席者动辄数千人,甚至上万人。

希盟行动党或许要问,群众和掌声去了哪儿?选票和民心又去了哪儿?

行动党政府之后可以静静,人们也可以回应以静静。

惨败之后,行动党在华社的神坛地位,已经动摇。华社发现,原来他们也可以拒绝火箭。

行动党以林氏父子为核心的领导路线,如今面对严峻考验。它是否会向华社民意低头,还是一意孤行,坚持到来届大选?

x               x                  x

半小时车程外的北干那那,在巴刹前的空地,进行的是国阵马华的选前之夜。

场面热烘烘,出席者近2千人。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和前防长希山慕丁代表巫统演讲,也获得台下群众的欢呼。

轮到总会长魏家祥上台,平常演说力已经强劲的他,这晚更是慷慨激昂,连珠砲发,把氛围带到沸点。

这也是马华很久以来未尝到的热情,政治上的解冻,迸发新的生命力。

魏家祥说,马华要的不只是胜选,而是要华人支持马华。

对马华而言,这场补选胜得特别有意义。马华这一次不是依靠巫统而胜,也不只是胜在马来票,而是在华人选区也全面获胜。

它的胜选有底蕴。马华可以理直气壮告诉巫统,它有华人支持,在国阵有一定的地位和谈判条件。它也可以告诉行动党,它不是靠马来票生存的华人政党。

然而,马华必须感谢林冠英。

“100万令吉拉大拨款”、“一旦马华退出拉大,就有3千万令吉拨款”,并没有打击到马华,但伤害了华人的心。

马华的讲座会,几场都轻易筹到数千令吉的拉大基金;一场义卖会,筹到5万多令吉;一个年轻企业家,匿名捐出2万令吉。

这应该让行动党人想起美禄桶的美好日子。要赢得华人的票,要先赢得华人的心。

华人对教育的热爱,超越了对政党的依赖;从爪夷文到拉大,华社受伤太深,抗议无门。补选,是一个表明态度的出口。

x  x  x

在马来区甘榜沙哇举行的人民和谐大会(Muafakat Nasional),没有排椅子,没有免费食物。

超过1万人席地而坐,密密麻麻,从这一端,看不完另一端。

观众虽多,但井然有序;主讲者谈的是政治和补选,但没有火药味。语言是马来社会特有的幽默嘲讽,说到共鸣处,全场欢笑,大家都享受这种氛围。

候选人是黄日昇,一个华人,但没有成为排斥的对象。人们不满当权者的共识,远远超越了族群和宗教的区别。

相比之下,之前两天,马哈廸出席在龟咯的政治讲座,同样以马来穆斯林为争取对象,却只吸引了十分之一的人潮。而椅子上摆放的“购买穆斯林产品,只选穆斯林候选人”的传单,看来没有效果,买不到穆斯林的心。

马来民众最需要的是改善经济状况,但是,马哈迪指著他们骂懒惰,候选人卡敏说1千令吉也可以生活,郭素沁说油棕价格已经大起,每吨高达435令吉。

还有,那些竞选承诺,不要以为甘榜人善忘,他们的记性可真好。

x   x   x

丹绒比艾之后,两只大象之间,会有一只大象要倒下。

土团的资源战,输了给巫统的游击战。以后的对阵交量,不管是补选或大选,胜败已经发出明显的讯息。

土团的警报已经响起,不过,它还有3年多的时间,看它是韬光养晦,还是捣乱全局。

而马哈迪的地位和声誉大受打击,民心不再。那些伺机跳槽的巫统投机者,也要打退堂鼓。马哈迪要担任首相直到完成他的使命,如今面对内外交迫,更是困难重重。

经过这次痛挫,希盟内部要他退位的压力将会更大。然而,以老马的性格,他愿意准时交棒吗?土团可以没有马哈廸吗?

丹绒比艾补选,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局面。不过,是否能够敲醒沉睡的希盟,张开土团和火箭的眼睛?

答案由他们自己决定。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