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17 00:45:34  2148038
陈绍安‧愤怒是一种病
天马行空

今日香港的氛围,真会让国人想起“烈火莫熄”运动前后的心情,想起那个国内大集会此起彼落的年代,包括镇暴队出动水车驱散群众,以及蔡添强螳臂挡车的画面,都会随香港事件反扑眼前。

所幸,那些年代上街参与集会的群众,都没有今日香港黑衣人的暴力倾向,大马军警确也不会动轧举枪射击,整个过程虽有受影响的商家喊苦,认为集会群众妄顾沿街商店业者生计,但是整体上都在控制范围内。至少,每一场集会过后,社会都会很快恢复正常,至少不曾有过持续好几个月,几乎每到周未假日都有人上街示威的情况,每次大集会参与者也都没有沿街破坏公物,没有严重臻打击国家经济,搞到人人喊苦境地。

当然,重述我们自己的历史,志不在抨击香港事件执是执非;吾非香港人,岂知香港苦?

只是,资讯爆崩的今时今日,一接触互联网即难逃香港事,尤其脸书涌现的香港画面,会让人不在现场者都有惊心动魄的感觉,也因此各有自己认为的看法和心态,都在进行非香港人的场外论辩;有维护黑衣人者,也有维护香港执法单位,甚至维护中国大一统者,所发表言论也直接矢责对方无人性,很多时候也都争到非香港人也因香港而翻脸。

非香港人对香港事的过热讨论,尤其各别自认站在正义的一方,因此各不相让,各执一词,争至翻脸断交的个案比比皆是,有时也确会让真正的旁观者啼笑皆非,觉得有够滑稽;而这些真正旁观者的滑稽表情,又会让另一些人觉得没正义感,过于冷漠,近乎没人性了。

只是,自古至今,似乎没有完全的正义。西方世界如美国所谓的“正义”,很多时候也都是于已无害形势下,甚至有利于己情况下才算“正义”,尤其彻底跨入特朗普时代的大美国,“正义”的假面更已昭然若揭;唯独美国至上才称得上“正义”,反之无关美国利益者都免谈,包括免谈正不正义这一回事。

中国会对香港说,无关中国人利益,就免谈香港正义。同样的,香港示威群众也会说,无关香港利益,就不是所谓的香港正义。接踵,看似毫无关连的世界各地,也开始出现类似香港示威的乱局,包括玻利维亚人民直接攻击女市长,强行剪去女市长长发,甚至朝女市长泼红漆,逼女市长赤脚游街示众……这些,不都是以正义之名出发,终至衍生暴力行为的案子吗?

和平示威至如此,都还算得上和平?

抨击示威群众逞凶施暴者,有时还会遭网民霸凌围剿,事态发展至此时,再问何为人性,再问何为正义?不都已惘然。

一些专家开始发出警告说,这就是反全球化的国家主义,这等自我保护的意识形态,终将演变成趋向极端的暴力行为,在这等极端意识操纵下,所有正义都会根据本身角度和位置,趋渐扭曲至符合本身的利益为准。

专家们都已开始发出警告,呼吁全世界引以为鉴,声称已经全球化的今时今日,适当的国家主义足以自强,但是极端的国家主义,根本就是一种毒害全球的病,如此国家主义去到极点,会如“纳粹”引爆世界大战。

而我们自己的国家更可悲,日趋抬头的宗教和种族主义,几乎都要凌驾国家主义之上,等如面对举世乱局当儿仍不思自强,反在自我行使极端暴力,是要不断的去撕裂需要团结才可抗衡的全球冲激吗?

这里指的,不只是倡导马来种族和伊斯兰主义的政治人物,也包括都还分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和立场,却自以极端言论去抨击他人极端,自以极端手法去围剿极端言论的失控网民,感觉在自己家园都还站不稳,却已自先陷入香港还是中国正义论,因此都在拼命选边站的,人在马来西亚的大中国和大香港人。

想说的是,何不先做好自己,才去对人评头论足呢?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州採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