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0 00:23:00  2149395
刘黄来‧老校长与晚宴
大新闻笔

早前去采访一场晚宴,是某校毕业生的周年聚餐。

(别以为我又要投诉什么,记者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投诉的,我只是把看到的情况写出来,当成交一篇大新闻笔,交“功课”之余也赚稿费。)

校友们聚会之余,也不忘尊师重道,邀请以前教过他们的师长们也出席晚宴,把酒言欢,共聚叙旧。

筹委会安排师长坐在一桌,与记者同桌(我不是投诉这个),所谓的师长,也就是老师与校长,他们都双鬓斑白,全都已是退休人士。

宴会还没开始前,师长们之间的见面也充满欢乐,都是几十年没有见面的旧面孔,重见后旧时回忆顿时涌上脑海,欣喜之情表现在脸上,气氛欢欣。

就是因为要贯彻“尊师重道”,原本与老师们同桌的老校长,被筹委会安排坐到主桌,那一桌,除了老校长,其他都是筹委会成员。

一开始他们还会与老校长喝酒交流,但多杯黄酒下肚后,毕竟没有共同话题,众人也逐渐不再跟老校长说话,只跟旁边的人聊天,甚至离开席位,四处去找其他老同学叙旧。

(其实他们跟前校长没话聊是正常的,一般上,学生在学校只会跟老师们亲近,谁会亲近校长啊?除了特别好学生或特别坏学生。)

晚宴期间,老校长只能坐在主桌,静静地夹菜送嘴,或听听台上的人唱歌、司仪讲话,不过,由于台下的毕业生都在喝酒聊天,基本上没人去留意司仪讲什么,或谁在台上唱歌、唱什么歌。

至于跟记者同桌的老师们,彼此都多话聊,毕竟当过同事。此外,许多毕业生也主动过来跟老师们打招呼,所以我那一桌的气氛非常热闹,我跟同行讲话都需要提高声量。

相比观念上需要贯彻的尊师重道,我觉得筹委会应该要更仔细地察颜观色,这场晚宴的宗旨,就是要所有人来叙旧,老同学要叙旧,老师们也要叙旧,但老校长却因礼貌上,不好意思拒绝而坐在主桌,但全场闷坐到底,而错过与很多人叙旧的机会。

虽然整个晚宴还算搞得不错,大部分的人都很开心(只有记者不大开心,因为邀请函注明晚上7时开始,但迟至7时45分才入席,而且仪式安排得太迟,拖到记者的时间/这就是我要投诉的,但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所以放在最后一段),但老校长的孤行单影,我觉得,会是这场晚宴的小遗憾。

作者 : 刘黄来(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