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0 08:20:00  2149418
刘惟诚.选民智慧最终白费?
纯粹诚见

尽管很多人都心里有数,但丹绒比艾补选成绩揭晓的那一刻,还是让好多人始料不及,无论是一度觉得自己“选情告急”的国阵领袖,还是一度觉得自己有机会以“500票上下”险胜的希盟领袖,都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赢(输)得那么漂亮(狼狈)。其实这也难怪,丹绒比艾在第14届大选时希盟仅以524张多数票胜选,而在不足两年的时间内这里除了从红变蓝,多数票还急速拉宽到1万5086张,其前后差距竟高达前所未见的97%,震惊朝野。

这种变化不只快,而且很狠。这场补选除了是希盟509变天后所取得的最差战绩,更是历年多票数变化最大的补选,守土的希盟以26.7%的得票率,打破国阵在1988年8月25日捍卫新山国会议席补选中所创下的最低得票记录(29.8%),成为大马执政党在历届补选中得票率最低的席次。当然,新山在31年前所举行的补选,主要败笔是巫统内乱和低投票率(61.5%),与局势相对稳定和投票率较高(74.3%)的丹绒比艾相比,后者的指标性、民意依附性显然会更高。

我之所以说这个补选很“狠”,是因为丹绒比艾选区的27个投票站内的127个渠道中,当地选民只让希盟以15%的差距赢得崩山路(Jln Rimba Terjun)投票区第3渠道,这个投票区虽然是华裔选民占了81%的希盟票仓,但其原本3个由希盟包揽的渠道,国阵反以14.9%的票数差距夺下,而其余的华裔投票区,如北干那那东区、北干那那西区等20个渠道全数转蓝,令华裔支持率从原有的72%跌剩36%。

至于希盟向来最为关注的马来选民,其对国阵的支持率同样也是从原有的60%提升至72%,而马来人占绝大多数的投票区中,除了龟咯区的直落吉兰和安迪莫里,国阵在其余5个投票区的总得票差距以超过70%的比数远抛希盟在后头。虽然丹绒比艾传统上对希盟(或国阵时期的在野党)的支持率并不算高,但这足以制造出华巫选票“双失”的局面,令希盟(特别是第二次任相的马哈迪)面对变天后最惨烈的挫败,选民要“教训”希盟的意味极致浓烈。

好在,大部分希盟领袖在选后有展现相应的风度,既接受败选的事实,也表明会认真履行承诺,这种被打趴在地上时没再抓一把沙的态度,是值得赞许的。虽然目前仍有一些领袖依然不愿放下姿态,继续将错误归咎他人,但民众都希望这种政治伤痛,能够让政府及时体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当然,有者会觉得这场补选将让希盟更专注马来选票,间接加速伊斯兰议程,但若你仔细观察所有投票渠道,你会发现这场补选的各族选票其实都拥有相对的重要性。

怎么说?希盟的马来选票尽管流失了至少10%,但若华裔选票没有大举回流国阵,反之能维持原有的支持,希盟依然有望以微差比数险胜丹绒比艾,所以奠定509后国阵表现最标青的补选,华裔选民是最关键的造王者。希盟只要不被失败打得失心疯、国阵只要不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是不可能看不到这种“一票都不该少”的趋势。好在,国阵在补选前有表现出这方面的态势,比如巫统和伊党很有默契地在华裔选区中表现低调,在马来选区也尽可能克制,避免挑动种族情绪。

另外,选民突如其来的同步倒戈,也让政客见识了选民就好像弹簧,被压得越紧,反弹力量就越强,所以你也可以很乐观地觉得,政府搞不好会因为这场补选而有所感悟。当然,尽管这场补选带有那么多正面讯息、正面结果,但你若问我,我依然会暂时保持观望,一来,是因为这只是一场补选,伤痛会是短暂的,二来是因为政治人物都有一种叫“忘记”的习性。如果,朝野在这之后确实有所感悟,认真地思考制度改革,那这场补选会带我们往成功的方向走。

相反的,如果政治伤痛还是比不上金钱与权力的诱惑、胜利的果实还是抵不过对私利和势力的追求,那么,希盟可能很快就会忘记自己为何会输,而国阵也很快忘记自己为何会赢,到时我们的国家,很快就会走回原有的道路上,选民和政府要继续纠结于已争论了一个甲子的议题,政治人物还需要将全副精力,以种族条件来权衡资源分配。如果这会是到时的“现状”,那选民在丹绒比艾给希盟的教训和国阵的提醒,显然都是白费力气。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