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0 17:45:31  2149868
窜改1MDB稽查报告案‧诺莎瓦妮:包括纳吉‧6人获1MDB稽查报告草稿
全国综合

5504CCY201911201554596584698.JPG

(吉隆坡20日讯)总稽查署稽查主任(管理)诺莎瓦妮说,据她了解,1MDB的稽查报告草稿已于2016年2月22日,由时任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派发给6人,包括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他获得编号一的1MDB稽查报告草稿。

其余5人为纳吉时任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安比林、总检察署的拿督祖基菲里阿末及1MDB时任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他们依序获得编号2至6的稽查报告草稿。

编号9报告草稿交反贪会

她是纳吉及阿鲁尔甘达涉及窜改1MDB稽查报告案第5名证人,她在主控官阿末阿克南副检察司引导下念出书面证词说,编号9的1MDB稽查报告草稿是于2018年11月2日交给反贪会,编号7、8及10的报告则被销毁。

她指出,1MDB稽查报告草稿是于2016年2月20日,在总稽查司的指示下影印,在隔天完成影印后基于安全考量,收藏在保安办公室(CGSO)。

首批报告草稿影印60本

她说,影印1MDB稽查报告草稿是为了在2016年2月24日提呈给国会公共账务委员会。

她指出,首批影印共有60本,为了方便总稽查署稽查团队的工作,报告上拥有编号1至60的水印标签。

她说,她于2016年2月22日从保安办公室取走其中10本,将编号1至6的报告交给安比林,编号7至10的报告则收藏在总稽查署内的铁橱里。

她获得安比林指示,依据保安办公室的销毁程序销毁剩余的报告。

按公账会要求组织稽查队

诺莎瓦妮较早前指出,国会公共账务委员会于2015年2月27日要求总稽查署稽查1MDB,内阁则于同年3月4日议决,由总稽查署稽查1MDB账户,再将有关稽查报告交给公账会。

她说,由时任总稽查司委任稽查团队成员,她被当时的总稽查司安比林委任成为1MDB特别稽查团队协调员。

她指出,该团队的工作由队长莎达都分配,她负责处理摘要、引言及1MDB在SRC的投资。

她说,稽查工作是从2015年3月10日开始进行。

中期报告获1MDB集团核实

她说,从2015年3月10日至2015年6月15日的稽查工作已纳入稽查1MDB的中期报告,该报告在2015年7月9及10日提呈至公账会前已获1MDB集团核实。

她指出,总稽查署准备的中期报告内容为1MDB集团从2009年2月27日至2014年3月31日的财务报表及财务地位分析,包括为1MDB集团的贷款和政府担保、1MDB集团资产地位、融资和利用款项及审查1MDB集团从2010至2014年的所有财务报表。

她说,稽查1MDB的中期报告提呈至公账会后,1MDB的稽查工作持续进行至2015年10月31日。

“从2015年10月31日至2015年12月15日,稽查团队从根据稽查工作,准备稽查观察(Pemerhatian Audit)。各章内容的队长依据各自负责的章文准备有关报告。”

诺莎瓦妮说,其团队准备稽查观察后提呈至1MDB以获取反馈,接获后者的回应及采取行动后,他们安排在2015年12月16日与1MDB进行总结会议。

总结会议聆听1MDB反馈

她说,在总结会议上,团队与阿鲁尔甘达及1MDB高层详细商讨所接获的反馈及课题。

她指出,总结会议旨在提呈考量反馈后的稽查结果,该会议也让稽查司敲定稽查报告草稿。

她说,接受稽查的一方可借此解释或回应稽查司提出的课题,总稽查署将以专业考量任何建议,以定夺是否接受或拒绝受稽查方的解释。

“之后,最终稽查报告在稽查团队与前总稽查司商讨后敲定。”

庭上播放会议录音
安比林曾质询阿鲁尔

控方今日在庭内播放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于2016年2月24日主持的会议录音,长约2小时40分钟。

阿里韩沙在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的引导下核实,该录音的声音包括他、总稽查署代表为时任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和官员莎达都娜菲莎、财政部代表拿督斯里莫哈末依沙、首相办公室代表丹斯里苏克里。

阿里韩沙:录音抄本非我准备

阿里韩沙说,有关录音抄本不是由他准备;该指盘内容是有关窜改1MDB稽查报告的会议。

他是本案第4名证人,今天第二度上庭。阿里韩沙昨日供证时指出,纳吉曾表示对1MDB稽查报告的内容感到不满意,也不希望在1MDB稽查报告中纳入1MDB两个不同的财务报表,并指示他代表1MDB的阿鲁尔甘达之间召开协调会议。

根据今日在庭上播放的会议录音显示,当天的会议讨论了有关1MDB稽查报告,并出现数次激烈的争论,阿里韩沙核实声音的人物,是安比林在质询阿鲁尔甘达。

指1MDB与SRC银行账户有差异

从播放的录音片段,隐约听见安比林说,他发现1MDB及其子公司SRC的银行账户有显著的差异。

他说,1MDB及SRC是财长机构下的公司,而总稽查署会稽查有关公司的账户,惟他并没有详细说明银行账户的差异。

无论如何,此会议录音模糊,因此法庭上未能清楚听到整段的录音内容,也无法鉴定争执者的身分。

在播放录音期间,承审法官莫哈末再尼、控方和辩方团队皆有录音抄本在手。

在录音播放完毕,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就录音内容提及的“国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字眼,问阿里韩沙这指的是什么。

阿里韩沙指出,“国家利益”指的是国家名誉和福祉,而1MDB是涉及国家名字,因此需要确保所有(关于1MDB)的事情是属实的。

阿里韩沙指出,当时纳吉要求安排这场会议时,是针对1MDB稽查报告中纳入1MDB两个不同的财务报表一事。

“但是在当天的会议上,首相办公室代表和阿鲁尔甘达提出了其他的事项。”

根据录音内容显示,会议上触及的课题包括刘特佐所属的Good Star、PetroSaudi International(PSI)、1MDB及SRC国际公司。

沙菲宜:发现60处需修改部分
将挑战录音可接受性

此外,在上述录音播放前,代表纳吉的辩方首席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和阿鲁尔甘达代表律师拿督西华纳登表示,他们将会挑战此会议录音的可接受性。

沙菲宜表示,其团队在控方提供的录音抄本中发现60处需要修改的部分,因此需要时间整理出最终的录音抄本。

西华纳登也说,其团队已开始修改录音抄本,可在本周五提呈予控方,并表示他们将寻求阿鲁尔甘达的协助,以确认录音中的人物身份,因为阿鲁尔甘达有出席当天的会议。

斯里南表示,控方也会和西华纳登一起找出录音抄本需要修改的部分。

斯里南和沙菲宜告诉法官,基于两人下周一和周二,有其他案件需要处理,因此申请腾出下周一和周二的审讯,获得莫哈末再尼批准,并表示需要再择定替代时间。

此案于明日续审。

5504CCY201911201554586584697.JPG
诺莎瓦妮准备上庭供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