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1 01:16:00  2149930
郑翊‧如何旁观卵石之争
特色专栏

村上春树曾说:“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无论高墙是多么正确,鸡蛋是多么地错误,我永远站在鸡蛋这边。”

当个体走出各自的窝巢,试图共同去对抗体制时,在握有权力的石头面前,它们便是一群鸡蛋。

近日在脸书上看见昔日同窗在谈论香港发生的事情。自从香港大乱,四散的我们身处不同地域,接受到的媒体主流资讯差异极大——这我当然可以理解。

但苏珊·桑塔格在《旁观他人之痛苦》一书中曾提到:“所有的照片都静候被文字解释或扭曲……任何与己方的素有信念相违的图片证据,都会遭到斥逐,视为在镜头前刻意乔装的假象。”

如果你是一颗鸡蛋,你会无缘无故去撞石头吗?

有些人忘记直面这个问题,不愿暂闭偏见去凝视不经修饰的中立影像,而轻易被文字的偏颇所主导,犹如管中窥豹,舍去探讨事件源头的时间,就此任意发言。然而正因处在资讯爆炸的时代,才要学会在意识形态之间找寻自我的主体思考。

我或许不赞同你的立场,但我尊重你的发言。前提是你的话语在出口前,必须经过思考。网络使任何人都能任意发言,但言论自由并不代表不需要负起责任。

理性思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却是这个时代极其重要的能力。在谩骂鸡蛋撒得满地蛋液之前,是不是该问一下鸡蛋为什么这么傻去撞石头?

总会看到一些同乡质疑马来西亚人的立场——香港到底关我们什么事?

我也曾是一个犬儒主义者,任时代纷乱,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艺术生。但后来我发觉这只是一个避世的借口,拒绝去凝视时代发生的事件,后果只会沦为无知的一员,无意间平庸地拥护了邪恶,告诉世界的恶意:我不在乎。

我并不想成为一个这样的人。尤其身为大学生,正在一个广泛接收知识的思想活跃尖峰,更有义务去批判大是大非。我和港生讨论、也和陆生讨论,试图用一个马来西亚生的视角去凝视、评断所发生的事情。正因身不在其中,才能用他者的视野,去广观各个面向,做出自己的判读。

为什么我们课本里要读世界史?事件本身或许有地域性,但背后的意识形态是普世的。尤其今日血淋淋的历史正在重演时,不要等到它再次成为历史,才来虚伪地说要从历史中铭记教训。

再套一句苏珊·桑塔格的话,“人长大到某一年纪之后,再没有权利如此天真、肤浅、无知、健忘。”

作者 : 郑翊(留台电影系学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