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4 00:00:00  2151667
陈绍安‧当今大马笑话特别多!
天马行空

今日马来西亚,有让人民喷饭的二大笑话,至今都还在菜市场和咖啡店流传。

笑话一是飞行车;人民不会怀疑未来车子可以天上飞,更相信会是美国、中国、日本、韩国、德国等车子先飞上天,然后才到东南亚,才到马来西亚。原因是,我们现在连路上行的国产车都做不好,国产车都一直做来亏大钱又赢不了人民口碑,正所谓;路上都还行不稳就要梦想飞上天?

但是,企业发展部长礼端尤索夫就坚持,我们的车子现在就可以飞,还要人民想像如何从吉隆坡飞到槟城去,说到好像已经不需要南北大道了,甚至已经不需要马航、亚航都可自己飞到任何一个角落去。

更可笑的是,礼端还会不满官僚主义程序破坏他测试飞行车的计划。

是的,人民也痛恨官僚主义,从各个政府部门应对人民的态度,就可了解人民有多厌恶官僚主义,就偏偏厌恶官僚主义的人民,会耻笑礼端的官僚主义阻碍测试飞行车论,为甚么?礼端说测试飞行车需要马来西亚民航局批准,但是民航局就是不批。然后,礼端还直指如此官僚主义阻碍了“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生态系统”的发展,言下之意,是指我们要创新,我们要创造具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去开拓别人不敢想望、不敢奢求的发展,但是民航局阻止这样的创新。

礼端再理直气壮,人民还是不买单。

倒是交通部长部陆兆福一句“飞行车其实就是一种无人机”,就让人民马上听懂了;怎么可能叫人坐上“无人机”从吉隆坡飞到“槟城”去?即使非常短途的试飞,也说服不了以无人机概念放大的飞行车安全性。再说,即使真从吉隆坡飞去到槟城去,降陆点在哪?我们已经有了飞行车专用跑道?还是已经有了可以监控飞行车在人们头顶三五百尺高处飞来飞去的交通安全准则?甚至已有特别技术可让交通灯浮悬在空中?

再说下去,不就是硬把最玩笑的事情,当成最严肃的课题来辩驳吗?

笑话二是;一天摄取一汤匙棕油,真可保健康长寿?这听取来,不就像多层次传销商自吹自擂的养生保健产品的桥段吗?

彷间封郭素沁为棕油部长,是因为人民几乎完全忘了国家还有一个原产业部长,几乎忘了原业部长要管的还有很多很多,只是到了郭素沁手上,当代原产业部长管的大小事,好像只剩下棕油了。

没错,这是一个非常讲究养生的年代,诸多养生风气当中也包括喝油,尤其冷压初搾橄榄油,是鼓吹直接喝油的养生者首选。但是,郭素沁力推的红棕油,直接饮用会与冷压初搾橄榄油同效?超级“棕油推销员”郭素沁还送红棕油给每一位国会议员,一些国会议员还真当场喝了以示支持,就不知这些为了支持喝下红棕油的国会议员,回到家里会不会出现胃胀气、泻油,甚至放油屁现象?

或许,郭部长的喝棕油有其理论根据,但是人民听不懂深奥的理论,只知过去长期避免喝棕油者,会特别关注食用产品是否标示无棕油成分,结果郭部长就认为商家无需特意贴上“不含棕油”的标签,甚至有意对付贴上“不含棕油”标签的商家,是要刻意提高消费人误买含棕油食品机率催谷棕油销量是吗?

郭部长力推喝棕油的手法,近乎把棕油提升为神级养生保健品了,还真担心传销商借机推出“棕榈神仙油”产品,那时就真要拜郭部长所赐,一瓶“棕榈神仙油”落到经典传销商手中,成本10令吉都可卖上300令吉、500令吉甚至上千令吉了。

礼端和郭素沁,只是彷间传出的很多很多小笑话中的其中二大而已。

如果要排三大,第三大应该就是张念群的“爪夷文无关伊斯兰文化”;果真如此,乩童画的神符,也无关道教文化了。

如果真要排十大,余下一大把,称堪随手可得,包括拉曼拨款争议里头那个“把马华踢出拉曼大学学院”之说;人家拼死拼活几十年,好不容易才拼回一个大事业,改朝换代过程中也算是唯一守得住的事业,林财长却一句话就要人家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拱手让出来,这叫人家如何笑话?这叫人家情何以堪啊?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州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