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6 07:00:00  2152298
【主妇的美好时光】秘密约会/白洁玲
星云

两个星期前的一个下午,我在邮局办完点事出来,刚好遇到邮局附近的小学放学时间,我受困于车上约10分钟,看着一个又一个带着笑脸从学校走出来的孩童,有的跑啊跑,一蹬就蹬上了校车,有的则奔向在校门口等候的家长群,一扑就在爸爸或妈妈的怀里。

曾经,我也试过像这些家长一样,站在校门口等待着大儿子放学,和他们不同的是,我不是每天都能来接孩子,因为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平日孩子上学的接送,还是需要靠校车叔叔帮忙。和许多职场妈妈一样,对于不能亲自照料孩子的所有事情,总会有一股莫名的自责。那个时候,小儿子还是个幼童,加上他是个特需孩子,我们不得不关注他多一些,往往就忽略了大儿子,所以对于大儿子我的愧疚感就更多了。为了赶走内心的愧疚感,我想到一个方法,不惜“牺牲”了许多年假,以换取与大儿子的“亲子时光”——我会选在工作量比较少的时候,跟上司请半天假,然后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儿子的校门口。我混在一群家长堆里,当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我就睁大我的眼睛,在一堆喧闹奔跑看起来没有分别的白衣蓝裤孩童中,找寻自己儿子的影踪之余,还要担心他没看到我而上了校车。大概是我这妈妈长得壮又胖,儿子倒是不曾错过我,往往都是他跑到我的跟前喊我一声“妈咪”时,我才被他吓一跳,我的眼睛还停留在远处的那一堆孩童身上呢。

每天都腻在一起

接了儿子,我们会去学校附近的快餐店用餐,看着他在快餐店遇到同学时欣喜地打招呼,他脸上的笑容,我一厢情愿地解读为“我妈妈来载我放学”的喜悦。再看着他一边大口吃着鸡腿,一边说着平时很想和我分享却总是被弟弟拦途打断的事情,这个时候妈妈就属于他一个人的。我对他说,这是我们的秘密约会,不能告诉弟弟。真想不到时间流逝得那么快,一眨眼就十多年过去了,那个以前牵着妈妈的手的小男孩,现在牵的是女朋友的手了。回首过去,真庆幸我们俩曾有过那么美好的时光,虽然当时我的钱包是那么地吃紧、我的时间是那么地吃紧。

带着这一丝丝感触回家,和现在已经24岁的大儿子说起这桩往事,经过了十多年,原来我是多么地在乎他是否还记得和妈妈秘密约会的这些事情。大儿子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我记得,但是细节就不记得了。”一向爱吃干醋的小儿子听了,马上很不是味儿地说:“我都说了,妈咪你疼哥哥多一点,你都没有这样细心安排和我来一个秘密约会。”我慢条斯理地说:“你读一年级的时候我辞职了呀,我每天都载你上学和放学,我们每天都腻在一起,除非我现在回去工作,那就可以跟上司请假半天和你约会。”小儿子听了,马上嬉皮笑脸地说:“你不用回去上班,我喜欢现在这样,每天放学都能看到你,就只差没有带我去吃快餐而已。”

这家伙,过了今年就迈向17岁了,明年还会这样黏住我吗?还会说这些酸溜溜的话吗?还会以惹妈妈生气为乐吗?

突然,想跟他来个秘密约会,在他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之前。

作者 : 白洁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