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6 07:00:00  2152299
【雾都寻梦】涉世/石欣颖
星云

新学年,有了一份新兼职。

面试的情境还历历在目。常规问题都顺过一遍,负责人饶有兴味抛出一句:“说说你的3个缺点?”

名副其实的地雷题,透过答案彰显的自知很可能一不慎就越过妄自尊大或妄自菲薄的界限。在技巧性回答和中规中矩的诚实中我选了后者。“容易纠结、不善拒绝、面对高压会紧绷。”

值过几次班后能在逐渐游刃有余的掌握中反思自己的表现,无法否认当初的录取是宽容的。或许是对我其他潜能的肯定,但我所坦白的那些短板,放到这份兼职、甚至未来职场上,都是有欠适宜的特质。

像墙角积的灰、毛衫上起的球。不致命然而碍眼,是要求好就必须去除的存在。

大三是毕业年,时间表因为选修课占多数反倒空了下来。机缘巧合下通过熟识的学姐们了解到这份活动助理的兼职,部门也有意招新,便果断递交了申请。

打工是精彩大学生活的必修学分之一,这话在来留学之前就听说过。一直以来选择的都是校内工,环境安全、时间弹性化,10英镑起跳的时薪又优厚,是校外的学生兼职未必能提供的稳定和自由。

从大一开始就在国际预科学院兼职学生大使,只不过工作量少,全年只有几个线上策划和为新生举办的活动。现在隶属的部门算是整所大学的活动命脉,负责对内对外各种项目。小至讲座研讨,大至晚宴酒会,每周都有不同工作需要我们选时段值班。

这学期接下的第一份工作是每周一傍晚在总校区前台值班。当初选定时沾沾自喜以为入手了轻松大肥差,下课后过去坐满4小时,空档时还能用工位的电脑读读资料写写作业。一个月工资就够抵三分之一的生活费,怎么琢磨都挺划算。

一切挣扎都有意义

只不过涉世未深,这又是一次思想太天真资历太稚嫩。首次值班全程高度紧张的状态,就打我个猝不及防。

前台是真真正正的服务业,接的是八方来客,所有未知都考验急智。高峰时段成堆拥来的学生和外宾各有各的疑问诉求,捕捉信息、确认问题、给出答案,是我们职责所在。一次次的快狠准处理都是把紧绷化作敏锐的练习,曾经难于适应的,被逼成渐入佳境。

穿上制服,套着正装,没人会把工作中的你当小孩、当学生。面对的难题不再是作业考卷的模拟,需要被即时解决,要灵活应变也要照章办事,不符合规则制度的就绝无通融的余地。面对蛮不讲理的人依旧淡定而坚定地说“不行”原来也是宝贵的能力,粉碎我一遇大事就容易滋长的软懦和犹疑。

年轻是总想体验各种不同的好奇与跃跃欲试。打工就是途径之一,让我迅速挖掘出对自身和外界的新认知。

才发现自己的脾气或许没有自认的那么温柔。被在签到名单上看漏自己名字的外宾烦躁使唤着查找,白眼差点没忍住向上翻(当然,还是忍住了)。最后面对一句“Oh, sorry”的敷衍,我硬气地完全不给眼神。

后来一想,身处这个岗位,本就是要见识各路神仙妖魔,千万种态度性情。那些能牵动我情绪的小事在广大世界里实在稀松平常,是从来就习惯被服务,是过往对待生活的疏忽,才落在我眼界以外。

如今便是角色逆转,去亲历生活的全新维度。温暖瞬间也多,像发光碎片坠在日常的罅隙。听罗马尼亚同事念叨伦敦房租太贵,和黑人保安一起吐槽学校系统,职员小哥指着我脚上的鞋说他前阵子买到了清仓半价的男士同款。他们在大城市求更好的机遇和生活,我听着故事领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容易,但一切挣扎都有意义。

在外留学,这阶段所经历的事用什么词都不尽合适。学习不只学习,入社会未至入社会,仿佛在保护圈内长见识,却也是没有浮木的泅泳,在这片异地的海。

作者 : 石欣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