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9 17:45:00  2152473
从森林里传出的哈啰声/因原(古晋)
星云

“我匆匆地走入森林中

森林它一丛丛

我找不到他的行踪

只看到那树摇风……”

那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老牌歌星崔萍唱的〈南屏晚钟〉,小时候就耳熟能详。歌者唱得那么轻柔优雅,听着,听着,仿佛也来到一座森林。

小时候,家后面有一座森林,我年纪还小,不敢贸贸然走入森林。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童话故事里的森林有时也被妖魔化,里面住着凶残的野兽和狰狞的树木。其实,那一带原本是胶林,由于胶价低落,许多园主被迫转行,胶林也荒芜,杂草丛生,人烟稀少。

森林的树木,提供厨房土灶烧火之用。在父母与哥哥们率领下,我壮胆踏入森林,紧跟在他们后面,怕掉队了,出不了森林。我戴着草帽,穿着长袖衣,手持把小镰刀,猛兽与怪树没见到,唯有饥饿的蚊子成群,如网笼罩。

除了橡树果实爆裂落下的声音,或不知名的鸟叫声,森林还算静寂的。阳光从树叶缝隙溜了下来,我看得清楚森林的面貌,各类树木爬藤都有。猪笼草是精致的艺术作品,细毛茸茸,笼口还长着薄薄的盖子呢!有的树还结出怪异的果子,妈妈说是亚答子,壳硬,子多,我不敢吃,二哥向来大胆,他尝试了,说味道不错。森林是红蚂蚁筑巢的地方,它们沿着树干爬行,像守护边疆的一支军队。我最担心它们爬上我的头,若钻进衣服,那就更麻烦了!

森林太大了,我们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一路上二哥在树上划一两个痕迹,以免失去方向。我家黄狗更聪明,它沿途撒尿,凭着嗅觉,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我们进入森林不曾遇到什么人。直到有一天,有一个戴着鸭嘴帽的中年男子,背着小书包,沿路撒下纸张,从森林里钻出来,见到我们,友善地微笑。他沿着碎石子路匆匆走了,一路上,不断地撒下纸张。

我好奇地捡起纸张,浅灰色的长方形的纸,上面打印好几排的数字,还有一些小孔。我感到纳闷,车票又没那么大张,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大概一两个小时后,居然有一群洋人从森林里跑出来,沿着路上的纸张跑着,一路上还高喊“哈啰”。我不懂这是洋人打招呼的方式,还以为是男性身体的某个器官名称,差点笑了出来。

跑步的洋人,男女老少皆有,我平时没机会出门,突然眼前出现那么多陌生脸孔,有点害怕,但他们都没有什么恶意,只忙着跑步,我乐得当观众。

洋人都跑远了,我们在地上捡起纸张,这是很有纪念性的东西,我收集了一大叠,给了几张弟弟,他还不会写字,就让他画图画吧。

记得有个邻居,年龄比我大,向来喜欢恶作剧。有一次,洋人尚未出现,他竟然把路上的纸张藏起来。当洋人“哈啰”“哈啰”地从森林里跑出来,却找不到纸张,不懂往哪一个方向跑,急得团团转。我躲在房子里面,偷偷从窗口观看,不敢出去,不然他们以为是我干的好事,找我算账。后来他们大概找到其他记号,迅速离开。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洋人那么喜欢赛跑。多年后,我从报上获悉,原来他们是捷兔会的会员,那是慢跑活动,非比赛性质。会员们热爱跑步,而且喜欢冒险,无论隐秘山区、荒山野岭或穷乡僻壤,他们都敢闯。我上网搜寻,我国的捷兔会还很活跃,可惜如今我住在城市,没机会看到他们慢跑了。

从森林里传出的哈啰声,已经渐行渐远,童年收集的那叠纸张,早已遗失,唯有在脑海里浮现。纵使年华逝去,我相信它们依旧忠心耿耿地指引慢跑者的路线。偶尔,它们被恶作剧者取走,慢跑者突然失去方向,感到紧张、焦虑。在人生道路上,我们也曾来到瓶颈,困在其中,彷徨无助,究竟路在何方啊?只须冷静下来,与伙伴们仔细分析,一定有解决的方法,因为即使路标不在,但路还在呢。就效法捷兔会慢跑健儿的体育精神吧,尽管路途坎坷,大伙儿勇往直前,一路上“哈啰”声不绝于耳。

作者 : 因原(古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