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1-28 00:00:00  2153829
大新闻笔/黄荣文‧陈平让笔者奔波百里的因缘
大新闻笔

那一年的9月16日,刚刚把马来西亚日列为国内公共假期,笔者本来是在家里颓废躺著,放空自己翱游在假日的海洋里,不知道人间是何年。

讵料,一通来自槟城的电话,像汽球被针扎般刺破假日的快乐幻境,某个主管指示马上收拾行李,背上行囊,前往一般国内即熟悉又陌生的泰南勿洞市采访:原因是马共总书记陈平逝世了。

这一趟突发行程,要探访的是陈平领导的马共签署《合艾协议》,走出森林,放下武器,目前遗留在泰南勿洞的马共党员或后裔,大家对陈平的离世之感想,以及了解勿洞遗留的一些马共历史足迹。

笔者(2013年时)驾驶那一辆已有逾10年历史、里程逾10万公里的老迈灵鹿,一路南下,亚罗士打经双溪大年、华玲到霹雳高乌马泰关卡。

由于人生地不熟,在跨过国境后,只能依靠乘坐当地的“嘟嘟车”到勿洞市区。这里摆了一个乌龙,因为接到主管的指派后行事匆忙,没有时间做好准备功课,结果到了勿洞市区后直驱“友谊村”采访,抵达后才搞清楚友谊村虽也是前马共后裔聚居地,但是友谊村前人是与陈平闹翻后出走的亲马列派系。

那时候,脑海中像有天雷滚滚般掠过,错愕不已,回过神后,又急冲冲返回市区,再想办法坐顺风车赶到和平村;祸不单行的是,位在市郊的和平村因暴风大树倾倒压断电供柱杆,当晚和平村停电,唯有先行休息一晚后,隔日大清早再完成采访工作。

和平村确与陈平有很多故事,村里也建有一座马共纪念馆,记载了马共和陈平的故事,馆内展出许多珍贵的历史图片。

遗憾的是,历史是由胜利者所撰写的,虽然马共的完整名称是马来亚共产党,但是基于“政治不正确”的现实和氛围,能够在马来西亚出现的马共历史,全都是当时英国殖民政府和现在马来西亚政府眼中的负面角色。

不过,真正的历史、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根据非官方“野史”记载,马共自1930年成立,直至1989年在泰南宋卡府的合艾签署三方和平协定走出森林,近60年经历了反殖民、抗日军、反英军争取独立以及建国的历史过程。

这意味著,马共在对抗日军和英军等“外敌”方面,还是相当有建树的,只是作为当时的失败者,马共也注定是大马历史上一个负面的代名词,真真假假的故事,也注定湮灭于瞬间万变的滚滚历史洪流里。

陈平于2013年9月16日逝世,其骨灰于6年后回到故乡,了却他生前的心愿。

不过,共产党的故事却还没有结束,因为不仅中国是共产党主政,东盟国家同样也有共产国家如越南,所以在我国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矛盾政治意识形态,对内(国内)高举反共旗帜,对外却需与共产国家建交。

陈平魂归故里,也许有人刚拿起笔来撰写故事……接下来的故事会怎样演变?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作者 : 黄荣文(本报高级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1-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