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3 06:05:00  2155321
镜头说本南(下):与文明接轨 .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砂特稿

照片中的本南人,穿戴整齐等待搭木山的顺风车到邻近的城镇。

受教育的本南人不属于多数,他们当中虽不至于是文盲,但也有不少人其实也面对跟不上学习步伐的苦恼。政府也的确意识到要改变本南人的命运,让他们受教育的薰陶是重要的起步。

这些到了适龄上学的孩童都会被分配安排到最靠近村落的邻近学校求学,例如弄史里丹(Long Seridan)或更远就被安排到马鲁帝的寄宿学校。然而,大部分的他们因为没有学前教育的基础,到了学校更成了弱势中的弱势。

■教育须循序渐进

谈及教育这一块,蔡振强的想法我颇为认同。他认为,要让本南人立刻走出山林与社会接轨,他们肯定很难适应。要本南孩子马上融入大马的教育体系更不容易。最好的做法是在本南村落建设集诊所和小型学堂为一体的场所,招募有爱心的教师及护士为本南人的教育和医疗把关。

“教育他们必须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按他们的吸收能力和学习程度,慢慢教。”

■特制叉方便吃硕莪糊

以山林为家的本南人,这里出没的动物既是他们的朋友,也是他们果腹的食物,还有随手可摘的野菜也是盘中餐。蔡振强忆述,十多年前在山林里要猎到熊、野鹿、山猪、果子狸等不是难事,在清澈的溪流,还能看到鱼群,但如今情况已改变。当年伐木业的兴起,近年大事发展的油棕种植业,渐渐让动物的踪迹罕至。

本来就不擅于捕鱼的本南人,因溪流渐受污染,也影响他们的食物来源。

与此同时,本南人是不善于吃饭的民族,硕莪糊是他们的主食。本南人用竹子削制成类似叉子的用具,叉入硕莪糊卷个数圈,再撕几片山猪肉配搭,就是温饱的一餐。本南人发明的东方叉子,让蔡振强看了也打趣直呼这是西方人所不能“Lawan”的(意即不能媲美)。这种按生活实际需要设计出的叉子特别适合还不会掌握使用筷子的孩童,更特别适合用来吃面条。

早年的本南人过的是以物易物的生活,近年他们也学会把宰块的山猪肉卖给木山工人或像蔡振强这类的访客,但他们不贪,不会趁机高价卖,而是换取一些金钱用以购买日常用品和罐头等。

早年,因为猎物多,觅食不是问题,同村中有人猎到动物,他们懂得“资源分享”。不是现实让本南人变得自私,而是食物越来越少,情况演变成只够自享。

■熟悉草药 炼毒汁捕猎

每次狩猎,本南人都会带上土狗,它们就像是扮演指引的角色,靠与生俱来的敏锐触觉帮助本南人捕获猎物。诸如在森林出没的山猪和果子狸等,本南人即把他们当“朋友般”对待,必要时就宰杀他们,饱餐一顿。

狩猎需要“武器”,虽未受教育,但这些靠狩猎为生的本南人自有他们的方法,森林就是他们的学堂,靠摸索和祖宗世代的口传教导,他们知道哪种草药可以制成用以猎杀动物的毒药,哪些草药可以是他们的救命之物。

蔡振强就亲睹看过本南人如何炼药,只见他们动作俐索爬上树在树身划刀,把收集的树汁再长时间熬煮,树汁就产生毒素。把汁涂抹喷箭上就是猎杀动物的致命武器。

■编藤手艺精巧

这些年只要蔡振强若有入林都会向本南朋友采购他们编制的手工艺品,这是鼓励他们开拓生计的方式。据了解,本南人原本并不巧于编制,相信是从其他族群辗转学来,但从本南妇女编制的成品来看,他们的手艺还是细腻精巧。

在蔡振强曾到过的村落也知道有加拉毕族牧师费心教导本南人种植甘蔗,并经赞助买来可靠柴油发动或手动相两宜的绞机,生产为有机蔗糖,让他们掌握多一门谋生的技能。

“牧师有提醒,不能无止境的给予,否则就会宠坏他们,这是一种有智慧的引导。”

也有部分本南人走入社会工作,浸淫在物质社会久了,开始买摩托代步,而纸醉金米的生活也开始考验他们的定力。原来世代生活在山林的他们,因城市发展的节奏迫使他们必须从精神层面走向物质文明,也不管愿不愿意,文明已把他们推向学习重新求存的境地。

(星洲日报.砂拉越.特稿.报导.何俐萍.照片提供:蔡振强)

本南族女子不乏年纪轻轻就生育。
本南人狩猎时都会带上狗,即是引路,又是陪伴。
动物是“朋友”,也是本南人的食物。
本南妇女编制的手工艺品。
本南人发明用来吃硕莪糊的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