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2 08:10:00  2155685
张晋玮.大马经济的三大迷思
微观时事

过去10年内,马来西亚经历了很多事。在政治上,509大选迎来了60 年一次的改朝换代,在经济方面,马币经历了一场贬值风云。这一些事情的发展,改变了我对大马的想法,它打破了我过去对大马的三大迷思。

记得我在《星洲日报》第一次写的文章,那时刚好遇到马币贬值,文中我提到了货币贬值有利于出口的理念。这是一个经济学的基本理念,它也是我想说的第一个迷思。看一看数据,马币在2014-2015 年间从3.2令吉贬值到一度超过4.4令吉的水平,但同期的大马出口并没有明显的提升。

经济分析家对这一种情况给予解释,对于如大马一般的新兴国家,虽然货币贬值让它们的产品价格变得更吸引,但同时也增加了它们的出口成本。两者此消彼长下,货币贬值并不能带动出口。

反之,马币贬值为国民带来了很多坏处。以美元举债的企业得偿还更多钱,民众饱受信心的打击,首相敦马也提到,马币贬值是导致人民生活费高涨的其中一个原因。虽然货币贬值对国家有弊亦有利,但期望它带动出口,为国民制造更多就业机会,这一些说法在大马行不通。

我向来不赞同拐杖政策,当政府提出给年轻人津贴时,我的第一个担忧就是国家把拐杖给了年轻人。不少大马人也有与我同样的担忧,但参考一下其他国家的做法会发现,送钱给年轻人等于给他们拐杖是第二个迷思。

美国心理学家对印度农夫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发现当他们缺钱之际,他们的智商显得偏低;富足时,智商则回复到高水平。换言之,生活压力影响人们的日常表现,压力导致人们担忧自己的状况,让他们无法发挥他们应有的能力。

许多发达国家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它们都在研究“无条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议题,探讨无条件给国民派发生活津贴的可能性。以前的人常道,穷人需要的只是机会,但心理学实验告诉我们,穷人需要的除了机会以外,还需要一定数额的金钱。

年轻人不是失业,就是面临工资低问题,许多人还背负着PTPTN贷学金的债务。他们一方面要还债,另一方面要面对日益攀升的物价,这一些压力很容易会影响他们的心理状况。适量的援助能减轻他们的负担,确保他们可以发挥本身的能力。

第三个迷思与国债有关,国债高是大马人的口头禅,闻“债”丧胆是国人的通病。虽然债务会阻碍一个国家的发展,但很多时候,国债的负面影响常被高估。在美国,其国债频频超出国家规定的债务上限,为了让政府各部门继续运作,国会屡次提高此上限,让国家举更多的债,应付政府日益增长的开销。

实际上,债多不愁的理念开始在发达国家流传。只要一个国家以本国货币借贷,即使无力偿还债务,其中央银行随时可以印更多钱,国家就不至于破产。这一个经济理念源自于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

当然,各国国情有别,适用于发达国家的理论不一定适用于大马。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债务种类繁多,不是所有债务都是坏的,更不是所有债务都会阻碍国家发展。回到大马,大马的10年债券近年来的回报率处于3.3─4.4左右,比起过往的10年,它处于历史低位。纵使国家传出国债破兆的新闻,大马债券的回报率也没有攀升的现象。

试想如果有人负债累累,财务陷入困境,你会否愿意贷款给此人,并且接受低回报率吗?大马的债券回报率在对我们传达一个重要的讯息,投资者没有过度担忧大马国债,反之,他们愿意投资大马债券,对大马经济有相信。今年,大量的外资涌进大马,这是支持此论点的另一个证据。

作者 : 张晋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