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2 17:07:20  2156188
左行风/轻盈自在的诗
马华读立国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彭敬咏的诗,我首先想到的是,轻。

诗集《安全岛》的时间跨度有十多年,大多作品以抒情为主题,不仅没有宏大叙事,叙事简洁明了,如“我的袜子里/却有圣诞老人留下的/岁月的胡子和智慧的肚腩”(〈南国圣诞节〉)、“老树的年轮涟漪般荡了开去/最末端是我微笑的鱼纹”(〈夏夜之河〉),甚至直白,如“终将于落幕后卸下鼻樑/小丑的脸像离场的票根/连魔术师的镜子也无法分辨/微笑的表情算不算表演”(〈即将落幕〉)、“阳光照进窗里/她撅嘴的轮廓/泛着浅浅的光芒”(〈有一段爱情是这样开始的〉)。

某些诗句也显老派,如“这寂寞的礁岩啊/这仲夏夜里/可有歌舞的鱼虾”(〈望月之歌〉)、“把门咿呀地开了一条缝/留给风钻进来/牵我的手”(〈上楼〉)。

但无论如何,如此的叙事风格形塑了诗集特殊的轻盈感。彭敬咏的轻盈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更多是在抒发一己胸臆;二,简洁直白而仍保有诗意的叙事风格。在此基础上,我认为这赋予他的诗一个更珍贵的东西,叫自在。

写作的当下,和成品的样貌,是截然不同的事。从成品去推敲写作的状态,就像从周星驰电影猜测其创作过程也一样欢乐,极易出错。至少从成品来看,《安全岛》少了野心,少了条框,不过是在娓娓道出一些心事与妙想。

由于诗是长得那么的自在,读者自然也读得自在。在这样的状态读诗,当那些灵动的诗句忽然蹦了出来,如“她起床时的午后/睁开遥远的星辰/梦刚在外面晒干/她拉起昨夜的睡意/从天花板垂下一只糊涂的蝴蝶”(〈有一段爱情是这样开始的〉),“太阳被想像在天空/鱼在池塘里围着炉光”(〈星期天的诗〉),总觉得它们特别可爱。


作者 : 左行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