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12-03 07:10:00  2156235
骆宇欣.都9021了,还在内斗
风过西窗

2020宏愿,是一代人共有的想望。特别是85后的中学时期国语作文总是少不了论述这一个伟大领袖的畅想。

当年人人心中的沈佳宜如今已是人母,当年看着遥远的年份,如今转眼间还剩下不足一个月就到了。当年发出宏愿的领袖也没想到自己会活着掌权见证这一切的来临吧?

2020了,又怎么样?

当年领袖的大本营吉打,为了表忠心,表决心,率先公布会在2010跻身先进州。是的,比国家的发展更早十年达到先进程度。自此,各小学中学的美术比赛都会有类似“画出理想中的2010/2020”之类的主题。那些海报比赛创意满满天马行空,当然也少不了看起来很先进但2019了仍然做不到的飞行车。

2019,烈火莫熄20年了。共主安华出狱,踏入国会,虽不是副首相,但依然是马哈迪手下的“未来首相”。OTAI们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如今党内又爆出“为何专宠拉菲兹”的疑问。看来不只是领导层常有的老大老二之争,更是老大老二小三之争,颇有“二桃杀三士”的既视感。

“宠”这一字眼,在中文里可就暧昧多了。也许是因为我们看多了大红大火的宫斗剧,也许是因为千年的封建王朝宫廷斗争,我们衍生了“后宫专宠”、宠臣、权宠等等的词语。再加上今年最悬疑的男男短片,向曾经身陷同样困境并获罪的实权领袖发出“为何独宠”的质问,总是难免令人笑容逐渐缺德。

至于在国语里,“宠”的字义就没那么多遐想。一句“sayang”,也许只是质问为何特别照顾。也许,只是不忿自身派系多年来助女主稳住江山待君归所经营的努力。

公正党这两派之争,可说是所谓的帝皇心术平衡之道。一派掌权进入政府,另一派则掌握民调机制、舆论力量,看似在党外制衡,实则互相牵制。至于引起争议的青年团大会邀请署理开幕的“传统”,那自然是因为当年的实权领袖身陷囹圄,传统上自然是邀请署理前往了。

近几年常听说“莫忘初心”。说白了,在政党里,初心就是理念,创党理念、斗争理念,都可以是初心。公正党当年的初心,或许是释放安华,改革政治,并且,让当年的首相马哈迪下台。当年的热血青年都以身在其中为荣,冲撞体制,不畏强权,坐牢的坐牢,墙外点蜡烛明志同在的不在少数。

现在执政了。椅子还没坐暖就大争小议不断。不止没有监督制衡,暗度陈仓、偷换概念、变本加厉的政策倒是无力阻止。

网络上常说“都9021了,你们还……”。套在马来西亚政坛,可以这么说——都9021了,你们还沉迷内斗,找不到执政兴国安邦的方向。都9021了,你们还这么善忘,看不出那些排除异己的旧伎俩。是的,桥段不怕旧,用了见效就行了。都9021了……

作者 : 骆宇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2-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